《屋里,屋外》
第133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伍长华却没有招呼动手,而是笑眯眯地说道:“等下面一道正宗的汤上来了,我们一人喝一小碗,然后就动手。”
  六名穿着镶金旗袍的高挑女子一人端着一个小盘,来到他们跟前,整齐有序地将那小盘放到了众人跟前。马文生定睛一看,原来盘子里是一个小碗,碗里装的,却是血红血红的液体。
  “新鲜鹿血?伍老板,这可是大补啊,”杜向阳尽管见惯了大鱼大肉的宴席,也忍不住叫了一声。
  伍长华眯起了眼睛,向杜向阳伸了伸拇指,“高,杜书记就是高啊。这个喝了,旁边的人可就是为你准备降火的。各位,尽管放开来喝吧。”

  六个人,六个标致的女郎,这个杜向阳,安排得可谓十分到位。马文生瞅了一眼自己身边的那个女子,只见她眉眼含春,那裸露在外的肌肤晶莹一片。
  杜向阳一直悄悄地观察着马文生,见到马文生的目光扫视在旁边的旗袍女郎身上,他不由得乐了,“我说伍总,这男人不好色,枉在世上活;男人不爱酒,枉在世上走。你说得好,当浮一大白。”
  杜向阳坐在公丨安丨局长这个位置上,也不是白给的。
  他今晚有心结交马文生,便没再把这个人当成了王谨的秘书来看待。当初马文生做王谨秘书的时候,杜向阳免不了和马文生打交道,却是公事公办性质的。如今,他有意和马文生走得更近些。
  杜向阳这个话,赢得了伍长华和金明亮二人一起鼓起掌来。

  刘安国见到这个情形,也随即鼓掌。就连马文生,也不得不表态,说杜局长说得很到位。
  杜向阳和伍长华对视了一眼,伍长华便指示再加几个凳子,“你们几个,好好陪陪几位领导,让他们喝酒也喝得尽兴些。有道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嘛。哈哈。”
  那六个女子加了凳子,自然按刚才送鹿血的次序,坐到了男人的身边。马文生只觉得刚才给自己送鹿血的女子一坐下来,那小手就很随意地搭到了马文生的大腿上。
  马文生心头一凛,正好将腿挪一挪位置,那女子手又往前伸了一点,马文生的脸也腾的一下红了,他拿过了那个女子的手。
  “来,喝,喝,乘着新鲜的,赶紧喝,”伍长华叫道。他抢先端起碗来,将那碗鹿血一饮而尽。
  马文生也端起碗来,只觉得一种毛腥味儿直冲鼻翼,但他还是强忍了,将那碗鹿血喝到了肚子里。有道是入乡随俗,他既然来了,就是要安于现状。
  “好,好,拿酒来,”杜向阳的豪气越发高涨起来。那边有服务生送来一件高档白酒。孙才旺坐在外面,这斟酒的活儿自然要落在他的身上。可是他身边也有一个旗袍女郎,那女子将一件酒一一取了出来,每人发了一瓶,然后脆生生地说道:“姐妹们,今天我们就陪着领导们尽回兴。”
  马文生不觉头大,他知道,按这个情形发展下去,以后他就是这个阵营里的人了。他想到这里,对刘安国还是有些恼火的。早知道是这个样子,自己根本就不应该来。
  那几个女郎手似穿梭似的斟着酒,不但给他们斟了,而且她们自己也斟了一些。
  杜向阳更是来了精神,“好,好,这真真的是巾帼不让须眉啊。来,我们难得聚在一起,今天借着伍总的酒,我们共同干杯,祝伍总的买卖越做越大,生意越来越火,今年更是大展鸿图。”
  伍长华激动地将酒杯端在手里,连声说道:“谢谢杜书记吉言,我们共饮此杯。”伍长华一口将这足足有二两的酒喝了,然后亮了亮杯底。

  杜向阳也是一口喝光,然后瞪着一双犀利的眼睛看着马文生他们。
  马文生酒量其实很大,他故意皱了皱眉,但他也是一口喝光了。
  刘安国和金明亮加上孙才旺,更不敢稍有怠慢,也是将杯中酒喝了。
  一杯喝过,杜向阳提议再敬马文生一杯。“我们津县政坛新秀,今天我们不把他给陪好了,也委实说不过去吧?我先来。”他拿着杯子,和马文生碰了。
  马文生连连推却道:“杜书记,这样喝下去,我非得趴下不可。”
  杜向阳答道:“文生,这个话你说得不好。今天有我为你保驾护航,谁能让你喝多了。这样,每个人来敬酒的时候,你只喝一口。等大家敬遍了,都喝了一杯了,你把你手中的酒也喝了,如何?”
  杜向阳的意思,显然不是让大家和马文生玩车轮战。而且他的话里,讨好马文生的意思却发得分明了。他作为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还兼了公丨安丨局长,这样的身份,为马文生保驾护航,不但马文生听了诧异,就连刘安国和孙才旺也是面面相觑。
  论级别,马文生和杜向阳一样,都是副县级。可是人家这个副县级的含金量可是远远高于马文生的,不说如今公丨安丨牛气,就凭着杜向阳这个常委的身份,就比马文生高了半格了。所以,杜向阳说是为马文生保驾护航,委实让人惊讶。
  马文生只好接受了杜向阳的提议,他很恭敬地答道:“杜书记这个话,让我无地自容了。我哪里敢让杜书记为我保驾护航呢。”他说着,先和杜向阳把杯中酒喝光了。
  杜向阳见到马文生如此豪气,连连竖起了拇指,却又不忘关切地说一句,“别喝太猛了。”
  马文生听到这话,更觉得奇怪至极。他也没往深处想,只是和几个人各自喝了一杯,自己主装作酒力不支的样子,趴在了桌上。
  杜向阳见到马文生这个情形,连忙向自己身边的那个旗袍女郎和陪在马文生身边的那一位说道:“你们俩个,送这位领导去休息。”
  那两个女子随即站起身来,在伍长华的嘱咐声中,将马文生扶上了楼上的宾馆。

  刘安国见状,心里不定,和孙才旺两个也尾随而去。
  等到刘安国和孙才旺进了马文生的所在房间,马文生便示意让刘安国走到他身边,“我不在这里久留了。你等会儿告诉他们,说我喝多了,吐了一身,非要回去。你记住了吗?”
  刘安国连连点头。
  那边马文生又让那两个女子出去,说自己要换衣服。那两个女子毕竟脸皮尚薄,再说也没有得到伍长华的进一步指示说要陪马文生一夜,于是便出去了。
  马文生见到她们出去,便让孙才旺给周才能打电话,把车开出来。
  周才能虽然也在长华大厦,但他是驾驶员,今晚并没有被请进去和马文生他们一桌,而是在另一个房间里吃了饭。
  周才能接了电话,便匆匆下楼,将车发动了。
  孙才旺担心马文生酒多了,不能走,便要送他。
  马文生想想,让孙才旺送他一程,也是不错的,便点头答应了。
  等马文生和孙才旺离开长华大厦,那边杜向阳已经知道了情况,他心里很是不悦,不过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

  有了今晚这一顿,他和马文生应该是走近了很多了。
  没有了马文生在桌上,几个人也草草结束了。那边伍长华告诉刘安国,今晚只是叙叙旧,请镇长就在这里休息吧。
  杜向阳和金明亮早已在旗袍女郎的搀扶下进了各自的房间,刘安国有心不去,可是他生怕自己惹恼了杜向阳,于是也搂住了一个旗袍小姐的纤腰,走进了房间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