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85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想说什么?”上官处长咄咄眼神直逼韩光。
  “是刘子光帮他包扎的。”韩光毫不畏惧的和上官处长对视着。

  今天是大年初一,各单位都在放假之中,即便是韩局长亲自打电话协调指挥,效率也高不起来,等水上城管局的巡逻船开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情,工作人员听说要打捞尸体,纷纷摇头表示没这个可能。
  水上城管局的主要任务是打捞江面垃圾或者蓝藻之类的东西,哪有深水打捞尸体的经验,大家合计了一下,认为请海军方面或者海洋局的专业潜水员来打捞最为合适,可是江北是内陆城市,等调来潜水员怕是几天以后的事情了,眼下最便捷的办法就是请在江叉子一带专业打捞尸体的渔民来。
  沿两岸搜索的干警们也发来报告,说已经搜索到五公里以外,没有任何发现。
  大家乱糟糟的讨论着,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上官处长叹了口气,走到一边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任务失败了,k处于逃亡之中。”
  对方说了些什么,上官处长连连点头。
  滚滚江水顺流而下,一块巨大的浮冰在江水中浮沉飘荡,冰面上有个不起眼的小窟窿,一根芦苇管伸了出来,水面下的刘子光计算着冰块漂流的速度和行程,向江边潜游过去,终于在荒草丛生的江滩上登陆了。
  忽然,一阵汽车轰鸣声传来,刘子光急忙趴在半人多高的草丛中,听引擎声应该是武警部队装备的猎豹越野车,警车就在不远处停下,然后是一阵杂乱的开关门声和脚步声,夹杂着一两声凶猛无比的犬吠。
  刘子光从腰间拔出手枪,退出弹匣一看,哗哗往下滴着水,虽说枪械设计标准是泥水中浸泡后仍然可以使用,但关键时刻还是小心为妙,他一边倾听着远处的动静,一边快速拆解着手枪。
  从声音判断,有四名战士牵着警犬在江边搜索,两个干部在岸边抽烟聊天,他俩的对话飘进了刘子光的耳朵。
  “案子闹得挺大,听说总队副参座亲自出马了。”
  “我也听说了,老陈挨了一枪,帽子都飞了,差点爆头。”
  “罪犯什么背景?枪法这么准。”
  “不清楚,好像是退伍军人吧,哎,这年头……你懂得。”
  刘子光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爬上来的地方,淤泥上几个深深的脚印分外醒目,警犬已经越来越近了。
  两手加快了动作,迅速将简单擦拭后的手枪组装起来,慢慢的拉动枪栓,推弹上膛。
  “行了,撤吧,这他妈都八公里以外了,神仙也游不过来。”带队干部丢下烟蒂,招呼了一声,战士们立刻收队撤走,听到汽车引擎声渐渐远去,刘子光才感到后背上一阵剧痛,伸手摸去,一片鲜红。

  脱下湿衣服,撕下一幅布扎住伤口,爬起来慢慢向前走去,找了个避风的角落坐下来,额头上已经冷汗淋漓。
  搂了一些干草堆在地上,从手枪里退出两枚子丨弹丨,又取出匕首拔出弹头,一枚弹壳里的火药洒在干草上,另一枚弹壳依旧填回弹膛,扣动扳机,枪口射出一团火焰,引燃了干草。
  匕首在身上擦掉泥沙,放在火上烤了一会,退出弹匣咬在嘴里,扯下包扎伤口的布条,用微微发红的刀尖探入了伤口。一股皮肉烧焦的味道传来,刘子光闷哼一声,额上大滴的汗珠滚落。
  刀尖挑出一枚已经变形的64式子丨弹丨头,他将弹头收起,用将匕首在火焰上烤了一会,一狠心按在伤口上,滋滋拉拉类似韩国铁板烧的声音传来。

  子丨弹丨取出,血止住了,此时天已经暗了下来,空中又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刘子光赶紧将火堆踩灭,静静的等了一会儿,直到直升机的声音远去,才站起来朝马路方向慢慢走去,步伐比往常沉重了许多。
  夜深了,淮江两岸漆黑一片,水上公丨安丨分局的巡逻艇还在四处游弋,花重金请来的专业打捞队在探照灯的照明下撒着渔网,在桥墩附近寻找着什么。
  天上的直升机还在轰鸣,雪亮的光柱照射在江面上,两岸尽是拿着手电和竹竿的协警队员,在岸边的草丛中搜索着。
  指挥车里,上官处长一遍又一遍看着直升机拍摄的录像,现场录像显示刘子光落水之后就再没有浮出水面过,省厅和市局的领导都判定目标已经落水溺毙,只需要在下游打捞尸体即可,但上官处长却固执的认为目标还活着。
  虽然上官处长年龄不大,但是来头够大,据说是省里重量级领导亲自下了指示让省厅配合的,所以大家对她都很尊重,业务方面也尽量配合,不过正值节假日,警力本来就很紧张,现在再抽出上百人来搜捕布控,更加显得捉襟见肘,基层干警虽然没有怨言,但工作效率明显还有很大提高余地。
  这次抓捕行动可谓相当的不成功,包括一辆装甲车在内的三辆警车损毁,七名干警负伤,其中一名重伤,此外还引发了一场连环追尾事故,三人轻伤,损失财产上百万元。

  唯一庆幸的是没有人员伤亡,即便是那位重伤干警也因为刘子光处理得当,成功止血而挽救了一条命,不过所有的知情人都被告知,在任何场合不允许提到这件事。
  至于刘子光是怎样挣脱连体式手铐脚镣的,很多老刑警心知肚明,但没有一个人提出疑问,上官处长似乎也没有兴趣管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大家心照不宣也就过去了。
  “刘子光如果没死的话,一定会打电话回家。”上官处长这样说。
  刑警已经在至诚一期刘子光家附近进行了布控,数十名特警埋伏在周边,只等目标出现就一拥而上,刘子光所有本地社会关系的电话全部被监听,华清池门口每隔几分钟就有警车经过,全市摄像头都进入了工作状态,可谓天罗地网密布。
  五号码头,大年初一所有货运业务都停止了,货场上冷冷清清,一盏碘钨灯高悬在高杆上,锈迹斑斑的铁丝网后面,是堆积如山的集装箱。
  一个人影从齐腰深的枯草中钻出来,悄无声息的翻越了铁丝网,巧妙的规避着监控镜头,来到货站深处的一个集装箱门口,转动门上密码锁的转盘,轻轻打开货舱门钻了进去。
  电灯打开之后,集装箱内可谓别有洞天,两边摆满储物柜,还有一张折叠椅子,一张行军床和一个铁皮桶。
  刘子光脱下身上依旧湿漉漉的衣服丢在地上,从储物柜中拿出一块浴巾擦干身上的泥水,找出一套新衣服换上,但依旧赤-裸着上身,又在柜子里搜寻了一番,拿出一个医药箱来,对着镜子处理了后背上的伤口,6-4式手枪子丨弹丨威力较弱,钻进皮肉也不算深,活动一下,似乎并无大碍。
  从柜子里端出一个小巧的炉子来,在里面放了两块固体酒精,用打火机点燃,放上一个小茶壶烧着。
  趁着烧水的时间,又拿出单兵自热干粮和军用罐头来打开,支起折叠桌子摆上饭菜,想了想又开了一瓶二锅头,梅菜肉丁米饭,咖喱牛肉罐头,花生米罐头,压缩的紫菜块加上热水就是一锅汤,狼吞虎咽一番后收拾了狼藉,打开了另一侧的铁皮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