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29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田挠了挠脑袋,“年底没什么事了,我爸和许叔让我过来看看您这里需不需要我帮忙做点事。”
  马文生一边开门一边笑,“我这里哪有什么事。”他把这话刚说了一半,忽然想到了许彩风这个人心眼多,莫非许彩风把李田放在他这里,有些什么样的打算不成?
  李田进了门,果然说道:“许叔说你一个人在这里,也许会有什么样的危险,你没有留意到。让我跟着你呢。我来是告诉大哥一声,许叔让我住你这里,让你住宾馆。这是宾馆的房卡。是县迎宾宾馆。”
  马文生嘿了一声,这是先斩后奏啊。不过,他想了想,还是将宾馆的门卡接了过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这两天的确有些心惊肉跳的,所以陆艳梅没过来,也真是件好事。
  小心能使万年船,许彩风也不见得是多虑。
  “我马上送您过去,”李田憨憨地答道。
  李田帮马文生收拾好了衣物,将这些全部装进了一个箱子里,这才和马文生先后出了门,他驾着车,将马文生送到了县里的迎宾宾馆。一直把马文生送进了房间之后,李田又拿出一张票据,递了过来,“许叔说这个发票你留着,会有用的。”
  马文生接过来一看,原来是宾馆的包房费用。因为是长住,这个包间倒也不贵,只收了一百块钱一天。票据上写着预付四个月,收了一万块钱。

  马文生暗叹许彩风简直是军师一般的存在,他这么感叹着,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李田,去了自己住的地方之后,要留心些。
  李田应着,跟着就离开了。李田一走,马文生发现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问题,他让李田住在出租屋里小心些,岂不正是证明自己在出租屋里不安全吗?
  李田走后,却没有直接回到马文生租住的房子里。许彩风告诉过他,要想做一番事业,手下必须有一帮人。李田和许彩风在承建县城农贸市场商铺时,就已经网罗了一帮小兄弟。李田跟在许彩风后面,是有样学样,遇到花钱的时候,向来是眉头都不皱一下,这让那些县城的小兄弟对他言听计从。
  自古以来都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加上李田这个人又够义气,一来二去,他在县城搞了两个月的工程,竟然有了数十个小弟。

  他一直在马文生门口等着,却在另一个酒店里摆了场子,宴请那帮小兄弟。因为许彩风告诉他,说马文生在县里,估计是挡了别人的道了,一定要小心为上。
  李田把马文生送到迎宾宾馆,这边就再去了酒店里。那帮小弟还没有离开,一个个喝得眼珠子都红了,见到李田进来,便一起叫了起来,“李哥来了,李哥来了。”
  一个叫甘三子的早就喝趴下了,听到李哥来了,他哼了哼道:“李哥,哪个李哥?”李田听到这话,心里老大不高兴,走过去猛地拍了甘三子一掌道:“我就是你李哥,怎么,不认识了?”这一顿可是他李田请的,不能因为你猫尿喝多了,就什么人也不认了吧?
  甘三子以前搞建材,李田在承建县城的农贸市场时,用的建材基本上都是甘三子倒腾来的。甘三子被李田在后脑上拍了一掌后,一个激灵站了起来,火冒三丈地骂道:“你***是谁呀?”
  李田听到这话,冷笑一声,“你小子猫尿灌多了,连我都不认识了?”李田回到腾龙镇之前,在外面也闯荡过几年,从来就不是一个怕事的人。
  甘三子装作揉眼睛,可是他已经听出了李田的声音。
  这个时候认栽,就等于承认了李田是老大。甘三子现在还不想这么快就认栽,他可以和李田搞好关系,但不想认李田这个外乡人到县里来当老大。
  于是他嘟哝了一句道:“别惹老子,老子喝多了。”
  李田见到这个情形,就已经知道甘三子有退却的意思了。这个时候,其他人都一个个看着李田,想见识一下李田的手段。
  李田抡起掌来,一巴掌重重地扇在甘三子的脸上,只听到啪的一声脆响。

  甘三子也恼了,他没想到李田如此不给他面子,一伸手,就抡起了旁边的椅子,朝着李田砸了过来。
  李田完全能让得开,可是他丝毫不让,而是伸手一架,只听得那木椅砸在李田的胳膊上,发出一声脆响,李田也是一脚就踢了过去,正中甘三子的小腹。
  甘三子痛得哎哟一声,手中的椅子也落在地上。他捂着肚子不停地叫唤着。
  那边李田一脚踩到甘三子的脸上,静静地说道:“甘三子,老子知道你在这里有点势力,你乖乖地跟我,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要是你不肯,我告诉你,今晚老子非得把你废了不可。”
  李田这么一说,甘三子真怕了。因为他的椅子刚才砸到李田胳膊上,分明是发出了声音。李田的胳膊不断,也会受伤。而此时的李田神情自若,甘三子不能不怕了。
  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这话向来不假。
  “老大,”甘三子终于认输了,他来到李田身边,恭敬地鞠了个躬,然后左右开弓,给了自己两记响亮的耳光,“对不起老大,我,我真是喝多了,没想到是您回来了。”
  李田知道这小子在撒谎,可他也不点破。因为他到了县城,用许彩风的话来说,一定要多收几个小弟。只有这样,才能在今后的日子里,不断壮大自己的势力,也才能保证马文生从此不会被人所惊吓,所暗害。
  甘三子这么一认输,李田也就见好就收了,“我李田到了城关镇,做了一个农贸市场的商铺,只要大家愿意跟我,以后吃香的喝辣的,只要我有,大家都有。”
  他这么一说,又按人头拿出十多张卡来。

  “每张卡上面有一千块钱,接了卡,以后就是我李田的兄弟。”李田说着,把卡放到了桌上,任由那帮人去取。
  钱是亮眼之物,众人一直觉得李田能接到城关镇的工程,显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刚才他又生生地接了人家一凳子,更是折服,于是纷纷将卡收了,恭敬地叫了声李哥。
  李田朗声大笑,跟着又叫老板重新上菜。那酒店这个时候只剩他们这一桌客人了,刚才见到打了起来,老板刚刚报了警,这边又见到他们和好如初,心里后悔不已,早知道就不报这个警了。
  老板一边上菜,一边赔笑道:“各位,刚才有人以为这里出了事,可能报了警,等会儿丨警丨察来了,由我来解释,千万不能误了大家的酒兴。”
  李田是个粗中有细的人,他听到老板这么说,立即就猜到是老板报了案,他便潇洒地挥了挥手道:“好说好说。”他这么说着,心里却想假如警方将他们带去问话,他正好看看这帮人对自己信服的程度。
  果然,不到十多分钟,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带着三名干警走了进来,那女警生得标致,英姿飒爽,只见灯光下,她弯弯的眉儿,瓜子般的白嫩脸儿,那身深色的警服穿在她的身上,却是紧身衣一般,她这副装扮,倒是让李田这些人眼前一亮,对丨警丨察的提防倒是忘了。

  “这里有人闹事?”那女警扫了他们一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