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988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长苦笑着摇遥头道:“最近在帮我干姐处理地产公司的事情,所有的装修公司都不合作,我还得去市区跟他们好好谈谈,这事儿挺棘手的。”
  “装修?”邓晓蕾双眼一兴奋,一把将看戏的老爸扯到面前,大叫道:“装修找我爸啊,找他准没错!”
  我知道!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来了!方长暗叫一声,明面却是有些不解地说道:“邓叔?邓叔还会搞装修?”
  问着话,方长从兜里掏出一包梅花烟,给邓军散了一支,客气地给邓军点着了火。
  邓军抽了一口,看着指间过滤嘴下方的牌子,有点不敢相信,一个当老板的,居然会抽四块五一包的烟?抠门儿了吧?
  “没想到小方还喜欢抽这个牌子的烟啊?”邓军不禁叹了一句。
  方长干笑了两声,说道:“劲大,抽着带感!”

  邓军一下子就笑了,说道:“有意思,像你这么实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多见了啊,不像我的那些个徒弟,出去挣了几个钱,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六七十块一包的烟抽着玩儿,还整条整条地往家里送,有什么意思啊?”
  “徒弟?”方长好奇地问了一句。
  邓晓蕾马上说道:“你不是要找搞装修的吗?我爸的徒弟就是专门搞这些的,木工、泥瓦、灰工、水电改造,干什么的都有,只要吆喝一声,六七百个工人随时到位,别说装修房子,就是装修楼都够了。”
  “六七百!”

  方长咂舌的样子让邓晓蕾一阵得意,哼,还以为你能淡定一辈子呢,结果还不是一样被吓傻了。
  事实上,方长的确知道邓军有这个能耐,而且实际上可能更夸张。
  邓军在业内有个外号叫“鲁班在世”,只凭这个外号,先不说他有没有鲁班的本事,但是一手木工活绝对称得上华丽。
  早些年,习惯于一技傍身,所以邓军这一手本事那是让很多人眼馋的,十里八乡的村民家里要做家具,都来找邓军,也有许多人拜师在他手底下学本事。

  陆陆续续的,邓军大约带了上百个徒弟,有的徒弟年纪比他这个当师父的还大,有了徒子就有徒孙,这一来二去的开枝散叶下,随随便便召集数百人,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逢年过节的时候,邓军家的门槛都会被踏平,真是一点都不夸张。去年邓军虚岁六十大寿,摆了一百桌(流水席),比起那些桃李满天下的老师来说,一点也不差。
  这当然也是邓晓蕾随时都不愿意在家里待的原因,前些年的客人太多了,每天都很吵,只好躲得远远的,图个清静。
  这会儿邓军被揭了底,白了他女儿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怎么这会儿说起老子的事来,你感觉挺光荣啊!老子的本事,你激动个什么劲啊?”

  这话顿时把邓晓蕾的脸都给说得红了起来。
  “必须光荣啊!”方长抢先说道:“想不到邓叔还是隐世高人啊,在大都镇隐居过着逍遥快活的日子!”
  “隐个屁!”邓军笑骂了一声道:“我生在大都镇,户口就是农村人,还隐居呢,你这小子真能瞎说。”
  “爸,别废话了,你快给你那些徒弟打个电话知会一声,能不能帮方长把事情给办了。”

  邓军瞪了邓晓蕾一眼,哼道:“急什么,老子的肚子都饿了,有什么话不能吃过午饭再说啊?”
  说着,邓军瞅了瞅方长,再问,“小方,你没什么急事吧?”
  “没有没有,我这就去帮阿姨做饭去,今天中午,好好陪邓叔喝几杯!”
  一听方长这话,邓军笑道:“怎么,小方还会做饭?”

  方长嘿嘿一笑道:“会一点儿,会一点儿!”
  说着,方长就来到厨房当中价,邓母一见方长进来,说什么也不让方长插手的,不过也倔不过方长,也只得由着他来。赶紧从院子后的鸡圈里,抓了只不足年的嫩鸡,方长一见顺手就接了过来。
  手拿鸡翅,指尖掐冠,扯掉脖子上的绒毛,利刃抹了脖子,血水顺势流进早就摆好的碗当中,放干血的时候,锅里的水也就烧开了,瓜瓢舀出一大盆子,顺手将死透的鸡往盆子里一扔,扯着脚在滚开的水时浸透,借着这水的高温,手指飞快地将鸡毛给拔了干净,然后把一些没拔干净的毛桩子在火上一燎,一只打理得干干净净的鸡就这么放在了盆子里。
  这麻利的动作,把围观的人给看得目瞪口呆,这也太专业了吧!
  从杀到打理再到开肠破肚,一连串的动作把邓家一家子看傻了眼,而艾洁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苍总的干弟弟,又是一家厂子的老板(刚听说的),再怎么说也算是个富家公子哥吧,可是,他怎么就会干这些粗活脏活呢?
  艾洁有些不适应鸡皮的恶臭味,在这一刻居然让方长的表现给直接屏蔽掉了,的确让她挺惊讶的。
  鸡头、鸡脖子、鸡胸、鸡翅直接线宰成大小如一的鸡块,扔油锅时捞两铲子,加了姜蒜,炒香,一个大勺子里舀了豆瓣、酱油、料酒、沙糖,顿时往锅里一抖,哗哗哗地翻炒,一瓢水倒进去,大锅盖子一盖上时,再不去看,转身将两只留下来的鸡大腿上的肉给剔了下来,骨头带肉筋软骨的剁成小段,再把剔下来的肉切丁儿,加了盐料酒和胡椒腌制上。顺手把刚才从肚子里扣出来的郡肝和肠子打理好,备在碗里。

  洗过手,旁边一口老坛子揭开了盖儿,酸爽的气味一下子弥漫开来,闻着让人留口水。
  方长二话不说,伸手就进去捞了一大碗酸菜出来,什么豇豆啊,萝卜啊,还有青菜等等,也不管什么是什么,混在一起切就对了。
  “这小子,怎么比老子对这家还熟悉啊?”
  听到这话时,邓母瞪着邓军低骂道:“你个懒鬼,连厨房半步都不肯迈进来,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邓军老脸一红,拉着旁边看得目瞪口呆的邓晓蕾小声说道:“男人窝在厨房里算什么本事啊,这样的男人千万不能要,没出息!”
  “爸,你说什么呢!”邓晓蕾一下子把脸都给羞红了。
  几人说话间,方长把刚才滚刀切好的胡萝卡倒到锅里,翻了两铲子之后,再次把锅盖给盖了起来。
  就这样,众人居然在厨房里看着方长把一桌子的饭菜给全部做了出来,一个个的心情复杂,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邓军也是要面子的,这个家本来是他说了算,大家都崇拜他,会做饭有什么了不起。
  不过看到三个女人对方长一直保持着这种崇拜的目光,他转而一想,老子一手木工神技比不过他在锅里挥两铲子?

  不就是挥铲子吗?我也会啊!
  看着似乎不错,闻着也有些香味,味道肯定一般!邓军不屑的撸了撸嘴,拿起筷子赶紧夹了一块干煸鸡腿肉塞进嘴时。
  哇……吐到了碗里!
  好烫,舌头都烫得伸出来了!
  哈……哈……邓军赶紧哈了两口气,那舌头被烫得发木,半天没有恢复知觉,不过那爽辣的余味立刻在口中散开之时,迫使他一筷子再次夹起来塞进口中,啮牙咧嘴地嚼了起来,直到那高温散尽,这才感用口腔最薄弱最敏感的地方去感受这鲜香爽辣。
  日期:2018-11-18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