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886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韩希朗扬声反问,“是吗?你以为我是你吗?这么好唬弄?宁黛,是不是我上次吓到你了?好,大宝哥哥跟你道歉,那是……那是男人的正常反应……”
  他很想要解释,可是这种事只能是越解释、越麻烦!
  “啊……”
  果然,杭宁黛捂着了耳朵,直摇头,“大宝哥哥,你别说了……”真的好尴尬,好让人脸红啊!
  “宁黛,我是你哥哥,我不会做伤害你的事……”韩希朗也明白自己的解释很荒唐,只会让杭宁黛更害怕,情急之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别说了,我要去换衣服!”
  杭宁黛脸颊火烧一样滚烫,一转身往内院的方向跑。韩希朗的西服外套在她奔跑间从她身上滑下,孤零零的落在地上。
  “宁黛!”
  韩希朗疾步追上去,却被人给挡住了,抬头一看,是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
  “希茗……”韩希朗抬头看着弟弟,一脸的无奈。
  韩希茗弯腰把他的西服外套捡起来,递还给他,起初只是斜勾着唇角浅笑,可是最终没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笑什么?”韩希朗瞪了弟弟一眼,随即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耸耸肩叹息,“哎……我现在知道了,另一半太小,麻烦真不少。要是能像爸妈那样相遇,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
  “也不是啊!”
  韩希茗看他哥一眼,英俊的双生子在安静的情况下真的很难分谁是谁。
  “怎么说?”韩希朗疑惑的蹙眉。
  “呵呵。”韩希茗揉了揉鼻尖,笑道,“我们来做个实验吧!让我这个做弟弟的,也稍微让你高兴一下。”
  “实验?”韩希朗挑眉。
  韩希茗点点头,韩希朗突然明白了。
  杭宁黛换完衣服出来,心跳平息了一些,脸颊也没有刚才那么滚烫了。最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跟大宝哥哥在一起,会觉得这么不舒服?心里不舒服、身体也不舒服,总之就是不舒服!
  “宁黛。”
  一身笔挺Armani西服的‘韩希朗’站在杭宁黛面前,浅笑着问她,“换好衣服了?刚才跑那么快干什么?我叫你,你没听见吗?”
  “嗯?”杭宁黛抬头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小宝哥哥,你不是陪着爷爷在和官员们聊天吗?什么时候到这边来的?你刚才叫我了吗?我没听见啊!”
  “嗯?”
  韩希茗挑眉,神色颇有些自得,“小宝哥哥?宁黛,你认错了,我是大宝哥哥。”
  “嘁!”杭宁黛根本不信,笑着摇摇头,“小宝哥哥,你别逗我了……没事装大宝哥哥干什么?你是你,他是他,又不一样……”
  “噢?”韩希茗眼里有了笑意,“不一样吗?那你怎么知道我是小宝哥哥?我穿的是西服、不是总统府制服啊,怎么认出来的?以前不是经常认错我和大宝哥哥吗?”

  “嗯……”
  杭宁黛一怔,被问住了。是啊,她原来不是觉得大宝哥哥、小宝哥哥傻傻分不清楚吗?
  “我……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觉得不一样嘛!”
  “噢……”韩希茗别有深意的笑了。

  “宁黛!过来!”
  一旁有人招手叫着杭宁黛,都是她的名媛闺蜜,杭宁黛答应了一声,拎着裙摆走了,“小宝哥哥,我走了啊!”
  “好。”
  韩希茗点头答应,身后韩希朗走了过来。他一转身,看向大哥,“怎么样?这个实验结果,你还满意吗?”

  “还行。”韩希朗话不多,可是微扬的唇角却泄露了他此刻颇好的心情。
  “哎……”韩希茗抬手搭住兄长的肩膀,不无艳羡的叹道,“开心了?小嫂子也能一眼就认出来我是我,你是你了,尽管我就是你的翻版,可是……你对她而言,终究是独一无二的。慢慢来吧!”
  韩希朗笑意不减,“谢谢啊!不过,你没有动静吗?外公给你物色的那些,你没有一个相中的?”
  “呼!”韩希茗摇摇头,“暂时没有……过段时间要出远门,回来再说吧!我没大哥你好命,也许就要娶个外公丨安丨排好的也难说,哈哈……”
  兄弟俩把酒言欢,很晚才散。
  凤城,葡萄园。
  梁隽邦一觉醒来,时间并不晚,清晨七点钟光景。可是,葡萄园里早就热闹的开始工作了。
  他在用早餐的时候,发现只有自己,不由问到,“宣四小姐呢?她还没起来吗?”
  心想着大概昨晚她一个人在作坊里,守着红酒也许很晚,所以早上起来的也晚。
  不过,工人却笑嘻嘻的告诉他,“宣四小姐啊,她早就起来了……这个时间,应该已经和工人们一起到葡萄园里摘葡萄去了。”
  “嗯?”梁隽邦怔忪,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她连这些事都做吗?”
  “是啊!”工人笑着点点头,“宣四小姐真是没的说,来这里的商家这么多,却没有一个像她这样……虽然说惦记我们师父工艺线的人也多,可是,能像她这么诚心的,没有第二个。先生,您慢用。”
  听了工人的话,梁隽邦若有所思。
  虽然是短短的时间,可是对于宣芷菁却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如此认真、勤奋、努力生活的女孩,他之前实在不该那样对待她。看来,做个朋友、给予她尊重,果然是最好的做法。
  从饭厅出来,梁隽邦和后续的工人一起,赶往葡萄采摘地。
  成排的葡萄架,绿阴如盖,梁隽邦放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宣芷菁的身影。
  “麻烦你,能带我去宣四小姐那儿吗?”梁隽邦拉住一个工人。

  “宣四小姐啊!她不就在那儿吗?”工人一听,随手一指,梁隽邦抬眼一看,果然看到了坐在梯子上剪葡萄的宣芷菁。她没有化妆,素颜迎着阳光,这样子看起来……更是像早早。
  这个想法一旦冒出来,梁隽邦立即蹙眉摇摇头,朝着宣芷菁走了过去。
  “宣四小姐。”梁隽邦站在梯子下,仰头看上去。
  “嗯?”早早低头看下去,微微笑着,“你起来啦?你这么懒可不行噢……偷师怎么能成功?快来干活吧!”
  “好。”梁隽邦点点头,踩着梯子上去,却是茫然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呵呵。”早早摇头笑笑,指导着他,“像我这样,抓住枝桠的一端、千万不要剪坏了,好的红酒要保证每一颗葡萄都是最好的。”
  “这样吗?”梁隽邦有样学样,不过显然还是生疏。
  早早看着着急,帮着他纠正,“慢点,不是这样……是这样,嘶……”
  突然间,早早捂着手轻呼着皱了眉。
  “怎么了?”梁隽邦蹙眉,紧张的问到,“划破手指了?”
  “嗯……没事。”早早摇摇头,“枝杈勾到了,没什么事……你陪我下去看看吧?”
  梁隽邦点点头,一口答应了,毕竟都是他连累的。两人一起下了梯子,坐到一旁,早早正要脱下手套,梁隽邦看着她说到,“我去找工人拿医药箱,你等着……”
  “哎……”

  早早没能叫住他,只好看着他跑远了,无奈的摇头……怎么这么笨啊?你要是离我这么远,什么时候才能知道我就是早早啊!
  很快,梁隽邦带着工人一起来了,工人拎着医药箱走过来蹲在早早面前。
  “宣四小姐,脱下手套……我看看您的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