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25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明芳当天晚上再次去见苗圣国。苗圣国在县委招待所接见了她,见到穿着一身大红色的王明芳,苗圣国有些动心了。
  “明芳同志,天这么冷,你还来了。有事就在电话里说嘛,”苗圣国说着,手就伸出来,拉住了王明芳的手。他一握住那肉嘟嘟的手,就再也不松开了。
  王明芳朝着他浅笑着,“苗书记,我来了,你连杯热水也不给喝,”她一边说着,一边抽出手来,走到饮水机边,取了个杯子,便倒了杯水。

  苗圣国跟在她后面,就在她弯腰倒水时,他的手伸向了她,“这里好圆,”他微微叹道,“也不知道有几个人有这样的福气。”
  王明芳早知道自己和苗圣国走近,会有一天会发生这样的事。但她已别无选择。
  她跟的是曹文雪。曹文雪文化程度不高,上了年纪之后,曹文雪做事越发得小心翼翼。以前是曹文雪提拔王明芳的,但到了后来,王明芳始终原地踏地,这与曹文雪胆子变小也有关系。再说了,就算曹文雪胆量不小,她也无法再让王明芳再进一步。
  曹文雪是副县级,王明芳也是副县级。从副县级的实权上来说,王明芳已经强过曹文雪了。
  苗圣国则不同。他管人事,人脉关系早已形成了。他如果真要让自己更进一步,走进县政府当一名副县长,还是有推荐权力的。
  王明芳身子一扭,朝着苗圣国送上一个微笑,“领导什么福气没有?”说着,却拉开了房门,说要透透气。
  “我说王书记,龙敏那里的工程款拨付,你作为一个书记,可得要上些心。你总不能拖欠农民工工资吧?这可是影响稳定的大事儿,”苗圣国淡淡地说道。这个女人,鬼精鬼精的,不好弄。
  王明芳应了声好的,我这就回去安排。
  从招待所回去,王明芳没有再坐自己的那辆车。她沿着县城的大街小巷走着,心里窝火至极。苗圣国想做什么,她非常清楚。可是,她不愿意。
  不知不觉间,她走到了沿河路。等她看到她自己所处的位置时,不由得愣了。她正站在马文生所租的那个出租屋门口。
  是什么时候,她和马文生越走越远了呢?王明芳想道。她其实是喜欢他的阳刚,喜欢他的干劲,喜欢他的努力。可是为什么,她对他又如此害怕?

  那门紧紧地闭着,里面也是黑漆漆的一团。马文生显然没有回来。
  他跟着那个省里来的领导走了,那个女领导也看中了马文生的能力了吗?
  王明芳忽然眼里涌起了一层雾气。她默默地离开了这里,继续往前走去。
  马文生回到津县这一夜,陆艳梅就来了电话,“文生,你回来了吗?”

  “回来了,”马文生答道。
  陆艳梅便把前一天的常委会上内容说了一遍,“农县长现在是孤掌难鸣。你要小心一点,不要被那些人给整到了。我也想办法在帮你。”她是组织部长,不管苗圣国怎么对付马文生,她这一关是苗圣国绕不过去的。
  “嗯,我记下了,谢谢你,梅子姐,”马文生很认真地答道。“你吃过饭了吗?要不要我来做?”他想想又问道。
  “文生,我也想你,可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还是小心点好,”陆艳梅心里一阵潮涌,但她的理智告诉她,她和他不能交往得过于频繁。
  第二天一早,马文生洗漱之后赶去上班。周才能照例来接他。
  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才坐了一会儿,副镇长刘安国就走了进来。
  “马镇长,您回来了?”刘安国客气地向马文生说道。
  “安国呀,快坐,”马文生说着,正要给刘安国泡茶。
  刘安国却笑道:“马镇长,我到这里来,还能让您动手为我倒茶呀?我来我来,我自己来。”
  说着,刘安国拿了一个一次性纸杯,又找到茶叶罐,自己取了茶叶泡茶,这才汇报道:“镇长,能不能再在农贸市场旁边多征一点儿地?那里已经有两家进场营业了,卖的都是服装,生意都挺火的。”

  “都有人进场卖东西了?”马文生有些惊讶。他出去这才两天不到的时间呢,农贸市场旁边的商铺都开始有人营业了。
  “是啊。事后诸葛亮的人很多,有人说城关镇早就应该这样动手了,还等到现在才搞,都是牢骚怪话。这年头,老百姓也学坏了,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碗来骂娘,”刘安国对老百姓的评价,还是很不满的。
  马文生摆了摆手道:“安国镇长,话可不是这么说。依我说啊,你刚才说的这句叫官场流行语,什么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碗来骂娘,这话其实是不对的。是谁让老百姓吃上了肉?不是我们这些干部,而是老百姓自己。他们依靠勤劳的双手,苦做苦累搞到了一口饭吃,对政府有些埋怨,觉得政府这里没做好,那里也没做好,这是应该的,也是对的。我们不能倒过来指责他们。我想到古代有副对联,叫尔俸尔禄,民脂民膏。说起来,我们吃的用的,都是他们的。”

  刘安国对马文生现在是言听计从。这主要是因为马文生担任镇长后,把农贸市场商铺建设的事儿交给他管,让他着实赚了一笔。而且马文生的目光奇准,搞经济的确是个好手,也实在不能不让刘安国佩服。
  刚才马文生批评他,他虽然听着逆耳,但能接受。要是换个人来说这样的一番话,估计刘安国早就跳了起来了。
  刘安国静静地想了会儿,觉得马文生刚才说的尔俸尔禄,民脂民膏这话,可是一点儿也不假。于是刘安国叹息着说道:“镇长,您有一副悲天悯人的情怀,这不能不让我佩服。但我说,现在您暂时还是不提这些为好。县里的事情,包括我们城关镇的种种做法,越来越让我看不准,也看不懂了。”
  马文生知道刘安国最后肯定要说县里的人事变化,果然,刘安国最终的确是说了。
  “有什么看不懂的?我说,你只要把农贸市场那一带再搞得干净些,县城里的路灯建设做个预算出来,先把主干道搞起亮化来,我相信,看懂看不懂,都是一样的,”马文生满怀信心地说道。他相信池薇这趟到津县来后,很快就会让这里稳定下来。
  “好。预算我来安排人手,但是要花钱,这个要不要开个会?”刘安国对王明芳一天一个主意,弄得也是晕头转向了。
  马文生上次出差去省城,王明芳开了丨党丨委会,把财权一把抓到她的手里去了。等马文生回来,再来个省里的领导,王明芳的态度又是一个大转弯,把财权再次交还给马文生。
  现在,一切都是处于不明的状态之中。天知道王明芳会不会以这个道路亮化的事再来发难呢?
  “你先做预算,其他的,我来找王书记。安国镇长,你可给我记好了,我刚才说的可不仅仅是道路亮化的事,还有农贸市场里的卫生,你都要搞起来,”马文生提醒道。他决定明天一早,就去农贸市场那里看一看。
  日期:2018-11-17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