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24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的津县,已处在一个群龙无首的情况之下。
  农加国有心主持津县的大局,可是苗圣国哪里是省油的灯呢?
  苗圣国和县人大主任贾全才不知不觉间就联起手来。
  农加国刚刚主持工作,就已经被苗圣国和贾全才这两位地头蛇困住了。
  就在马文生跟着池薇去腾龙镇的时候,农加国召开了县委常委会。他出于客气,没有坐到主持人的位置,那个主持人座位,一向都是王谨坐的。农加国坐在主持人座位的旁边,也就是他往常坐的地方。
  “省委领导刚走,我请大家来,是就新的一年工作,大家在一起讨论讨论,我们怎么开一个好头,布一个好局,”农加国没有说布置,而说讨论。那字里行间的意思,已是分明。
  农加国的客气,却并没有得到苗圣国的尊重。苗圣国来得最迟,他见到主持人座位没有人坐,开了句玩笑道:“贾主任,你可是正县级领导,那个位置,你也可以坐一坐的嘛。”

  贾全才如何不懂得苗圣国的意思。苗圣国当初是副书记,他是组织部长。如今,他是人大主任,苗圣国还是副书记兼政协主席。
  苗圣国说贾全才是正县级,言下之意,恰恰是在表明他苗圣国也是正县级。
  “苗书记拿我开玩笑了。农县长不坐,我哪里敢坐呀,”贾全才虽然门生故旧很多,但他没有直接和农加国叫板。
  农加国本来心情还不错,被他们这么一闹,他就觉得津县的领导班子,他要完全掌控,还真需要一点时间。
  农加国清了清嗓子,把池薇布置的任务说了一番,跟着就开始提要求,“县委办和政府办要联合行文,通知各县单单位和乡镇,做好开年后的安全工作,稳定工作。安全工作,要牢记警钟长鸣。县公丨安丨局也要召开各个乡镇派出所所长会议,布置年初的治安防范工作。县安监部门和工商部门,也要联合开展一次安全大检查,真正把安全工作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我们不能年底查,年头松。”

  苗圣国这个时候跟着提了要求,“我同意农县长的的提法,要把安全工作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还有,对于一些年轻的同志,还要加大考核力度,不搞走过场。”
  苗圣国的话音刚落,贾全才就提了出来,“苗书记提出的对年轻干部加大考核力度,这一点我完全赞成。对于干部人事的管理,必须要严格把关,不能凭着热度提拔干部。要完全按照上件的有关文件执行。我看,有个别大镇很不像话了嘛。三十岁不到的人都能主持政府工作了,这个很要命嘛。”
  曹文雪见到贾全才的矛头似乎指向了马文生,她也插话进来了,“对,提拔干部,我们纪委也要主动参与进来,不能带病提拔干部嘛。”
  农加国听到这里,如何不明白这几个人的矛头冲着马文生过来了。马文生在城关镇的做法,实在是替自己出了大力。以后向上级汇报工作,城关镇百分百是个亮点。这个时候向马文生发难,就是向自己发难。

  马文生跟着池薇出去考察,参加县委常委会,这些情况,在座的常委哪个不清楚?甚至可以说,马文生随时都有被调走的可能了。这一调走,就是高升。这是秃子头上虱子,明摆着的事。
  这三个人把话说到这个程度,意思就是逼着农加国表态。如果农加国这个态表得好,那么池部长对他就是很信任。如果他表得不好,会给池薇造成什么样的看法?
  这几个人哪里是逼马文生,分明是用马文生做文章,来达到陷害农加国的目的。
  农加国忽然觉得这几个人心中的龌龊与卑劣。
  “我们这个会,今天不是讨论人事问题的会。再说,在市里对我们津县的班子作出更进一步明确的时候,那时,由新任的书记来定这个事,也不迟。至于刚才大家提到的个别乡镇,三十岁不到的同志担任政府一把手的事,我这里也要说几句。年轻不是错误,年轻不代表能力就差就弱。有些年轻的同志,敢闯敢试,不但给当地的工作带来了全新的局面,也给津县全县的工作带来了活力,比如,城关镇的镇长马文生同志,我看,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同志。还有,我们开常委会,大家的发言,都是有文字记录的。”农加国说到这里,很有底气地看着刚才发言的几个人。

  你们别以为能在我身上玩什么花样,别忘了,到时候有会议记录呢。
  苗圣国勇敢地和他对视着,“农县长既然点题了,我还得说上几句。我们县里,对于马文生同志的任用,是没有走考核这一关的。从组织程序上来说,是违反纪律的。曹书记刚才的意见,我完全赞成。这次补一个组织程序,我想,对于马文生同志个人而言,也是件好事。名正则言顺嘛。不知道农县长是什么看法?”
  农加国此时气得身体都在发抖了。这不是针对马文生了,这是针对他农加国来的。他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苗圣国依然不肯退步,这说明什么?说明人家根本没有把你放在眼里。
  如果真要对马文生进行考核,曹文雪再加入其中,这明显就有给人一种错觉:那就是马文生肯定犯了事,否则,纪委怎么会插手呢?有这样的错觉在前,马文生的考核,还会有好结果吗?

  苗圣国当然知道池薇对马文生不错,但他更加知道,不在这个时候打压马文生,只怕再也没有机会了。而且,把马文生打压下去,他的侄子在城关镇的教师小区工程,才能顺利地得以完成。
  同时,又能达到用池薇来压农加国的目的。
  苗圣国这一招,岂只是一石二鸟,连三鸟的目的都达到了。
  至于会议记录,苗圣国暗暗发笑。农加国还是太缺少基层经验了,难道做记录的冀豫什么都写吗?幼稚。冀豫一直是跟在苗圣国后面的,除了王谨用过几天之外。

  “既然苗书记有这样的想法,我想,这也不失为对马文生同志负责任的一个态度。因此,我作个决定吧,等正月过了,我们就来着手安排这件事。今天散会,”农加国沉着脸说道,他把笔记本一夹,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县委小会议室。
  农加国刚才这一招,使的是拖字诀。官场之上,用拖字诀处理问题的,早就不鲜见了。拖到后面,看看问题还存不存在。也许到了问题该解决的时候,大家发现,原来的问题早已不存在了。
  马文生到底要不要被考核?显然是不用。
  农加国对这一点非常清楚。一个经过市委常委会作出的决议,由马文生任副书记,提名代镇长,享受副县级,还需要由县里组织考核吗?这不是开玩笑吗?但这个时候,农加国不说这个话。因为他坚信,用不了多久,大朗市的领导班子会发生变化。这个变化,只会朝更好的方向迈进。
  这次的常委会上情况,很快就在全县传开了。就连水利局长刘富贵都知道了,刘富贵是苗圣国的心腹,他对马文生还是有好感的,便准备找个机会,把这个情况告诉马文生。
  但此时县里的风向转得太快,曹文雪要参与对马文生的任职考核,引得刘富贵又改变了主意。他决定还是静观其变。这个时候去找马文生,会让他变得惹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