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23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池薇也不说话,继续抬脚向山走。池薇的体力,倒是很让马文生吃惊。她竟然没有感觉到累,这委实不易。像她这样的人,一贯是养尊处优惯了的。
  池薇今天换了一副装束,那蓝色的牛仔裤,配上一双白色运动鞋,让她看起来极是青春,哪里像是一个中年妇人呢。
  池薇显然感觉到了马文生的目光,她微微掠了掠耳边的头发,继续往前走着,并且走过了马文生的身边。这样一来,她的背影就落在马文生的眼里。
  这一趟上山的人很多。除了两位县官和几名驾驶员随行,还有县委办的工作人员。
  见到池薇走到了前面,那些工作人员慌了,急忙追赶上去,却又不敢走到更前面。这官场等级,向来森严。走得远了不好,走得近了,也未必就是好。
  马文生看到池薇走得急,急追了几步,正要说话时,忽然看到池薇在接电话,“嗯,好的,你们过来吧。”说着,池薇就站定了。
  见到马文生过来,池薇说道:“我们今晚不急着走。等会儿,你和小贾去打听一下,看看山上有没有住宿的地方。我们要在这里等几个人。”
  马文生嗯了一声,也不问是什么人。

  那边小贾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一边喘一边说道:“领导,您太快了。”说着,小贾看了马文生一眼,心说这个死家伙,跑得也这么快。
  马文生看到小贾追了上来,便指着着山顶那一带松树林叫道:“池部长,我想庙应该就在前面不远了。”
  他这么说,其实是想利用那个望梅止渴的话,来让小贾更加有信心爬上去。
  池薇分明听懂了他的意思,回头微微一笑道:“再远些,也是不要紧的。”

  老子庙并不在松树林中,出了松树林,又走了约摸半个时辰,这时一座巍峨大庙矗立于眼前,高高的檐壁下面,一块匾额上三个大字,却是红漆刷就的,“老子庙”。
  池薇仰首向山上看过去,只见几个僧人正站在庙门,陪同着几个敬香的女眷。
  “你来过这里吗?”池薇走到开阔地带,站定了,向陶良春问道。
  陶良春也是直性子,直截了当地答道;“报告池部长,我们对这里还真不是很熟悉。”
  “不是不很熟悉,而是根本不熟悉,”池薇语气有些硬了,这让陶良春和童能斌相视一眼,心里都有些怯了。
  再往前走,便来到了庙门前。一个中年僧人双手合什走了过来,向池薇问道:“这位女菩萨,不知是来敬香,还是来求签的?”

  池薇问道:“求签?这里还能求签吗?”
  “能,当然能。这四乡八邻,甚至邻县,都知道敝寺签解极灵。如果女菩萨有这个要求,那就请往里面去吧,”他说着,替池薇引着路。
  等迈进庙门前那一刹那,马文生叫了一声,“池部长,可不要踩到了门槛之上。”他说着,弯下腰来,伸手一托,便把池薇刚要踏下去的鞋给托住了。
  那僧人回头看到这一幕,不觉颔首,等他把池薇迎进大殿,只见正面那尊大佛,却是佛祖之像,宝相庄严。
  一个方丈模样的和尚正守在一旁,见到来人,他双手合什作礼,便口呼佛号。“阿弥陀佛。”
  池薇正要说什么,马文生已从口袋里拿出两张百元钞票,递给了池薇,指了指功德箱。
  池薇连续两次让马文生帮了忙,心里欢喜,接过钞票,就放进了功德箱里。

  那方丈再次施礼,中年僧人已拿过三柱香来,递给池薇。
  池薇略略一思索,就在蒲团上跪了下去。
  陶良春和童能斌见到这一幕,不由得暗暗称奇,可是他们哪里还敢说上一个不字。
  等池薇行过礼,马文生和随行的众人都一一跪拜施礼。

  “女菩萨,入乡随俗,抽根签吧,”方丈端的是慈眉善目,他拿过签筒来,递给了池薇。
  池薇接在手里,再次跪在佛像之前,不停地抖动着签筒,许久,一根签落到地上。
  中年僧人将地上的签拾起,接过签筒的同时,又将那签递给池薇看,只见上面写着18的字样,下面写的却是上上签。
  “恭喜女菩萨了,”方丈从池薇手中接过签,又拿起签书翻到对应的一页,便有一个字条倏然飘出。
  方丈正等解签,池薇却叫道:“大师,我想先来看一下。”
  方丈答道:“好,女菩萨请了。”

  池薇依旧跪在那里,手已将那字条轻轻握住。马文生虽然没有过去看签的内容,却是注意到池薇脸色微变,一张脸由红润,已变得苍白。
  马文生不知道池薇如此色变的原因,于是站在一旁静静地候着。
  池薇看过签,那方丈问道:“女菩萨还需要解签吗?”
  “不用了。”池薇又向佛像作了个揖。

  陶良春和童能斌有心也想求签,可是只有池薇一个人求了,他们哪有那个胆子。
  这一夜,一行人便住在老子庙中。
  晚餐用的是素斋,池薇倒也吃得津津有味。
  她要等的人,在吃过晚饭后才赶到。
  五男一女。

  池薇把他们向马文生作了介绍。
  “这位是台商,林水岳先生。这位是蓝青青,银行家,省农商行的,”池薇说得很简洁。另外四个男的,两个是保镖,还有两个是开车的师傅。
  原来这位老先生是台商,马文生想和林水岳握手。可是林水岳似乎没那个意思,只向马文生点点头,说了声幸会。
  蓝青青则是向马文生笑了笑。她年龄和马文生相仿,一张鹅蛋脸,白白的,眼睛很大。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大的年龄,就成了银行家了。
  第二天一早,一行人下了山,回到了车上,池薇便说返程。南至县的四大班子领导为池薇饯行,池薇也不说什么,和南至县的领导们在一起吃了顿饭,这才坐上了周才能的车,直接朝着市区的方向驶去。
  林水岳和蓝青青他们也带了两辆越野车,紧跟其后。
  马文生不知道他们的来意,也不过问。反正他陪同的任务已经结束,其他事和他没关系。
  在车上,池薇向马文生说道:“文生同志,你出来也有两天了,我想,城关镇的工作还是不能放松。年底也到了,你早点回去安排好工作。”

  池薇明明是让马文生陪她把大朗市的几个辖县全部转过,如今转了三个县,还有一个没去,池薇便说让他早点回去。
  看来池薇因为林水岳的到来,有了其他事,想到这里,马文生连连点头称是。
  车到了县城,池薇和小贾转乘越野车,迅速地离开了。
  周才能在池薇离开之后,胆子终于大了些,回头向马文生说道:“马镇长,池部长我看了真的好害怕。”
  马文生听着周才能这话,笑道:“你怕什么?越是大领导,越是平易近人呢。”
  周才能嗯了一声,“是的,马镇长教训得对。”
  周才能这个司机,越来越让马文生觉得不错。他虽然年轻,可是话却不多,不是一个饶舌的主,却也有自己的主见,这让马文生觉得孙才旺真的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好司机。

  回到城关镇,已是下午四点半。马文生索性也不去城关镇政府了,直接让周才能送他回了出租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