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77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旁边办公桌的编辑们也都扭头看向关晓军,脸的好神色怎么也掩盖不住。

  关晓军笑道:“陈伯伯,别说您不信这部书是我写的,连我家里人都不信!他们虽然知道我在搜集一些资料,我也对他说过我要写一部书,但他们一直都觉得我是在开玩笑,没有一个当真的。”
  他叹了口气,对陈又廷说道:“现在我把这本书写出来了,然后他们开始吃惊了,到现在都还有点不信,不因为别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我年纪太小。如果我有三四十岁的话,估计不会有人这么惊讶了。”
  关晓军将面前的资料推到陈又廷面前,“所以吧,我觉得,这一次来燕京,面对的肯定还是同样的问题,干脆把能证明我是作者的资料全都找来了,如果这些东西还不能证明是书是我写的,那我也没办法了!”
  陈又廷笑道:“孩子,这可是长篇小说,而且是非常优秀的长篇小说,而你只有十三岁!”
  他很诚恳的对关晓军道:“换成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后,第一时间是难以置信,因为这工作量与写作手法还有笔,都完全不像是你个年纪的孩子可以拥有的。所以产生怀疑,也是在所难免。”
  关晓军笑道:“要是以年龄大小来判断一个人的成绩,是不是有点武断?陈伯伯,我今天是来跟您洽谈出书的事情,而不是在证明我是不是这部书的作者。如果你们杂志社不予出版的话,那我会去投别的杂志社试试。实在不行的话,我把这部书先放着,等我大学毕业了,再来投稿,相信到那个时候,怀疑的人应该不会像现在这么多了。”

  陈又廷笑道:“小军,出版小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们必须要保证故事的原创性。你这些资料先放在这里怎么样?既然来燕京了,在这里多玩几天,费用什么的,我们可以报销。”
  关晓军楞道:“报销?杂志社还有报销这个说法?我前段时间怎么听说路遥在获得矛盾学奖的时候,连路费都是找人凑的,没听说有人帮他报销路费啊?”
  此时写出了《平凡的世界》的作家路遥,已经到了他生命的最后时刻,这位贫穷的作家好像一直都被主体作者们排斥与挤兑,于是永远贫穷而无奈,临死的时候,还要签署离婚协议。
  关晓军前世对这位作家极为关注,对他的死亡抱有很大的不平,也因此对华夏的坛人,尤其是陕北坛的一些人,再也没有正眼瞧过。

  一名茅盾奖获得者,竟然贫困到连领奖的路费都要凑钱借钱才行,这种悲哀的事情发生在这一年。
  甚至在他死后,那些作协人连他的骨灰都容纳不下,骨灰盒拿走的时候,一个送行的人都没有。
  这些人连最起码的脸面都不要了,连**都不如。
  而这些人恰恰是国作家的一部分,他们没有成绩,却活的远路遥滋润。这是关晓军感到极其愤怒的一件事。
  听了关晓军说的话,陈又廷沉默下来,半晌后,方才缓缓说道:“有时候作家的无耻与冷漠,堪政客!”
  他说了几句后,转移话题道:“小军,你是和家人一起来的吗?我们单位可以提供临时的住宿,你们可以暂时住在我们这里,吃饭也可以在食堂免费吃,你们毕竟是客人,吃住我们还是要管的。”
  关晓军站起身来,手指院门处的吉普车,“我在燕京还算是有住的的地方,不劳陈伯伯费心了,这样吧,三天后,我再来这里一趟吧,到时候能不能出版,您也应该拿定主意了吧?”
  他伸出手来,与陈又廷握了握手,“那这样吧,陈伯伯,再见!”

  陈又廷道:“我送送你!”
  看着关晓军乘车离开之后,陈又廷返回编辑部,坐在办公桌前,好一阵子不说话。
  刚才听到关晓军说起路遥的事情来,他心里也极为不舒服,可也没有什么办法。
  只有在国,才有作协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组织,在这个葩组织里,创作只是附属品,掌握话语权才是这些作家们真正渴望的东西,有话语权有钱,有钱有一切!
  这个协会,说白了其实是一个另类形式的官场,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勾心斗角与不为人知的阴暗。
  相地方而言,燕京的的坛还算是好一点,最起码没有那么欺负人,好歹能给人一点活路。
  陈又廷在办公桌前呆呆坐了好一会儿,期间几个同事与他聊天,他也只是随便应付敷衍两句,然后继续发呆。一直到了吃过午饭,他才回过神来。然后开始翻看关晓军留在他办公桌的一些资料。
  这些资料,有关晓军这五六年的时间里在各个杂志报刊发表的章,有小说,也有散,还有的是一些小诗,零零散散的,不下于一百多篇,因为发表的太多,关晓军不可能把一百多期杂志都拿过来,因此都是直接将杂志的某一页或者几页,都给剪了下来,粘在一起,成了一个大大的资料夹,每一篇章都做好了备注,写了发表日期与时间,还有发在了那本杂志。
  除开这些,还有关晓军收集整理的一些云泽地区发生的一些事情与老关家祖经历的困难与辉煌,这些资料都被关晓军一一记在了几个厚厚的已经泛黄的笔记本。

  记载资料用的是钢笔,黑色的碳素墨水,在锋利坚硬的钢笔笔尖下倾泻出一个个个性鲜明的字体,这些字棱角分明,每一个点画都像是刀砍斧削,精神饱满,犹如一个个武装到牙齿的战士,充满了战斗的张力。
  这些字体一看是成熟的字体,根本不像是年轻人的笔迹,可这偏偏是关晓军写的。
  刚才关晓军还拿着笔在这些资料签名标注,生恐这些资料会遗失散乱,写出的字与资料的字一模一样。
  将这些资料粗粗翻看了一些,陈又廷基本已经完全打消了对关晓军的怀疑。
  “这部书应该是他写的。”

  “可是,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才能教育出这样的孩子来?”
  九十年代的燕京,还带着几分土气,城市的道路远没有后世那么宽阔,大街也没有那么多的汽车,最常见的交通工具还是自行车。
  当下班高峰期十字路口红灯亮起的时候,你会见到一排排的自行车大军堵在路口,随后在绿灯亮起时如同鱼群般缓缓通过路口。
  相八十年代的一水儿军装绿,这时候的男女的衣服已经变得时髦了起来,大街已经可以看到身穿西服脚蹬皮鞋的男士,而穿着连衣裙与高跟鞋的女子虽然不多,但也偶尔能看到,有的女的还涂着口红。
  天坛的祈年殿略显破旧,地坛依旧荒芜而富有生气,那位写出地坛散的作家,好像还时不时的去地坛歇息冥想;’前门楼子已经扒了,在若干年后,将会重建,正应了当初梁思成的预言。
  在出了当代杂志社之后,司机小武便开车带着众人在各个街道穿行,同时给几人介绍一些京城的著名景点,最后车停在长安大街金水桥不远处,把众人带到了故宫。
  来到燕京不去故宫与长城,简直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去了燕京。
  作为国的首都,整个国人都对这座古城有一种极为怪的情绪,有向往也有妒忌,有敬畏也有嘲讽,但最多的还是好与憧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