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76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菜估计是张朝阳早让厨师准备的,不然的话,光是吊汤,足够这个厨师忙活一天的,没有提前准备的话,这些菜根本不能做出来。
  这张朝阳看着是一个硬汉,其实为人精明,心思细腻,这次为了招待关晓军,也算是费了不少心思。
  他是真的把关晓军当成了贵客看待。
  一顿饭吃完,宾主尽欢。
  撤掉饭菜继续聊天的时候,张朝阳不住翻看关晓军写的这部《关帝庙》,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他看向关晓军,略带惊叹之色,“小军,你这部书一定能出版的,很不错,很不错!”
  他一连说了好几句“很不错”,可见他对这部书是多么的认可。
  关晓军笑道:“其实我也觉得很不错,出版应该是没问题的。”
  张朝阳哈哈大笑,“年轻人,有自信是好事。这样吧,你们先在我这里住一夜,等到明天,我让司机小武送你们去杂志社,跟人家编辑说完话后,再让小武带着你们四下转转,故宫啊,长城啊,都去溜达溜达。”
  他说到这里,转身看向身边的张小晚,“小晚,你也去。明天戴着相机,给他们多照几张相片,等以后洗出来,再邮给小军他们。”

  张小晚使劲点头,忽然想起什么,起身快速向楼跑去,片刻后拿着一个红色的小盒子来到了关晓军面前,将盒子递向关晓军,示意关晓军打开。
  关晓军疑惑的看向张朝阳,脸露出询问之色,不知这盒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张朝阳对关晓军点了点头,轻声道:“收下吧,这是小晚给你准备的小礼物。”
  关晓军接过盒子,在张小晚亮晶晶的双眸注视下,轻轻打开,便看到红色丝绸内衬的一块羊脂玉佩,这块玉佩呈椭圆形,通体乳白,面一点雕琢的纹路装饰都没有,只是一块钻了一个孔的温润白玉。
  “这块玉是小晚爷爷的战友送给他的,后来老爷子又给了小晚,现在呢,小晚又送给了你。小军,君子如玉,温尔雅,希望你以后也跟这羊脂玉佩一样,品质高洁,内外如一。”
  关晓军曾经对古玩有点研究,只看这玉佩的材质,知道是一块不错的东西,而且还是个新料子,并不是那种传下来的古董老货,这样的玉佩是挂在腰间的饰物,如今已经很少有人佩戴这种东西了。

  关晓军有心理洁癖,非常不喜欢佩戴那种老玉玩件,他认为那是死人的东西,戴着心理不舒服,可以玩,但适合带在身。
  估计张家人也是这个心思,所以才给关晓军送了一件无暇美玉,还是新东西。
  这块玉佩要说是非常名贵,倒也不至于,但千块钱,还是能值得的。
  不过这只是个小礼物,名贵与否倒在其次,关键是人家这小姑娘的这份心意令人感动,看情况这件礼物已经准备好长时间了。
  关晓军接过玉佩,随手绑在了腰间,笑道:“哎哟,谢谢,谢谢,以后这块玉,我戴在身了。张伯伯,我是不可能做到向这块白玉一样品质高洁的,内外如一嘛,我倒可以尽量试试。”
  张朝阳道:“你倒是实在。”
  张小晚见关晓军把玉佩收下了,心很是喜欢,高兴的嘴角翘起,双眼弯成了月牙状。
  到了次日,司机小武开着吉普车将四人送到了《当代》杂志社门口,关晓军一人背着双肩包向院子里走去。
  “来了,来了,这小子应该是关晓军!”

  当关晓军走进院子里的时候,杂志社一楼的窗户处,有一人已经看到了他,对早聚集在办公室里的同事笑道:“咱们的少年天才作家来了!”
  一人道:“什么天才作家?这本书到底是不是他写的,还不一定呢!我是不相信,他一个孩子能写出这么成熟的作品。”
  “别瞎说,你怎么知道不是人家写的?”
  “好了,好了,别闹了,他已经过来了。好家伙,这是十三岁的孩子吗?个头怎么这么高?”
  关晓军在昨天便已经给杂志社打了电话,告诉他们今天要过来的消息,此时整个杂志社的工作人员都惊动了,全都想看看这个引发了单位争议的孩子到底长的什么样子。
  陈又廷率先迎了出去。
  这位老人如今已经五十来岁了,略微秃顶,穿着白色的短袖汗衫,裤子是蓝黑色的裤子,花了六块钱扯的布,让裁缝给做的。脚下穿的是一双回力球鞋,这一身衣服穿的很不搭,看着别扭之极,但他是这么穿,这老头很不注重外表。
  “我是陈又廷。”
  他看向走过来的关晓军,眼露出好之极的神色,“是关晓军同学吗?”
  关晓军对面前的老人也感到很好,“你好陈伯伯,我是关晓军!”
  陈又廷笑道:“好家伙,你怎么长的这么高?你在信不是说你才十三岁吗?十三岁这长这么高了?”
  关晓军笑道:“可能在家种地的时候,不小心吃了几粒化肥吧,一下子给催熟了!”
  陈又廷哈哈大笑,“你这孩子,真有意思!”

  他伸手拉住关晓军的手,“走,进去谈。大家都在屋里等着呢,我们社里的同事都想见见你。”
  进了编辑部,里面五六个都站了起来,看着关晓军,目光都流露出审视的味道,有好,有不信,有惊讶,也有好笑,种种情绪,不一而足。
  陈又廷在为关晓军略略介绍了一下之后,把关晓军到自己的办公位置,“小军,这次让你来,主要是想要问你点问题。”
  关晓军随手从旁边拉了一把椅子,坐在陈又廷旁边,点头道:“我知道的,陈伯伯,有什么话,您说行。”
  旁边一位编辑见关晓军把自己座椅给拉走了,笑道:“嘿,这孩子,他倒是不客气!你倒是有座了,我坐啥?”
  关晓军挥了挥手,“哪有让客人站着的道理?这是你们的地盘,总不能让我站着吧?这大叔,您受累,再去找一个椅子去吧。”
  “好小子,你倒是不客气!”

  那位年轻编辑笑着摇头,走出了办公室,去找椅子去了。
  陈又廷见关晓军大马金刀的坐在自己面前,挥手把自己的同事赶走,自然而然的显现出一股子霸气来,忍不住笑道:“小军,你把于洋编辑赶走,小心你的书在出版的时候,他投反对意见。”
  关晓军道:“他一个大男人,跟我一个孩子置气,他好意思么他?”
  陈又廷哈哈笑道:“我觉得他应该好意思!”
  在陈又廷发笑时,关晓军打开自己随身的双肩包,将一大摞资料放到了暗红色的办公桌,“陈伯伯,这是我为了写书时,搜集的一些资料。这是我这些年在一些杂志发表的一些章,嗯,这是我写书的原稿。”
  他将这些资料分成几份,慢慢摆到陈又廷面前,“我拿这些东西过来,其实是想证明,这一部《关帝庙》,确实是我写的,没有找任何人代笔。我在这说句狂妄点的话,找遍我们整个云泽地区,现在能达到我这种写作水平的人,不是已经死去,是还没有出生,而外地的人根本不会对我们地区的事情感兴趣。”
  他笑道:“所以我这本书,只能是我写的。”
  “你这孩子,你怎么知道我们会认为这部书不是你写的?”
  陈又廷看着关晓军摆在桌山的一摞资料,眼流露出惊讶的神色,“这都是你收集的资料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