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72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嘴巴张大,声调不由自主的高了起来,“这么厚的书?”
  他这么一嗓子,将正个院子里的人都震了一下,关宏达从屋里探出头来,“吵吵啥啊?咋还不去公司?”
  王欣凤也道:“一惊一乍的,你这孩子怎么回事?”
  关云山对爹娘的训斥充耳不闻,只是拿着关晓军递过来粗糙书本不住翻阅,嘴里念念有词,“关帝庙,关帝庙,这写的是咱们老关家的事儿啊,我儿子竟然成作家了!”
  他又惊又喜,忽然哈哈大笑,“我儿子竟然成作家了!”
  关宏达从屋里走出来,“你疯了?笑这么大声!”
  关云山把手里的书本递给关宏达,“爸,小军成作家啦!你看,这是他写的书!”
  关宏达见关云山一脸的惊喜之色,忍不住搔了搔脑袋,伸手将书本接过,“啥意思啊?你说这本书是小军写的?”
  关云山连连点头,“是啊,是小军写的!咱家里也出现化人啦!”
  关宏达终于反应过来,“作家是那些写书的读书人吧?”

  他激动的嘴皮子直哆嗦,“哎吆,我滴好孙子啊,都能写这么厚的书了?这么厚,这得多少字啊?”
  在他的认知里,字写的多的人,肯定学问大,现在自己手里这么厚的一本书,那得多大的学问才能写出来?因此老人看向自家孙子的眼光都变了,“我们家这是出来个曲星啦?”
  关晓军嘿嘿笑道:“爷爷,你这曲星可不是这么形容的,不过这本书啊,确实是我写的。”
  关阳跑了过来,一脸兴奋的伸手向关宏达手的书抓去,“我来看看,我来看看!小军这家伙竟然真的写出来了?”
  在这个时候,作家这个职业,可是被全国老百姓集体仰慕的一个职业,那真的是高大的存在。此时的学作品,在群众眼里还带着几分神秘色彩,大家如今对字还抱有一种敬畏感,因此对于作家也都带有一种敬畏心理。
  这种心理即便是多年之后也还存在,只不过淡薄了很多,因为能读的下深沉作品的读者已经越来越少了,快节奏的生活与浮躁的心态,导致了快餐学的兴起,通俗小说开始转向商业化,传统学日趋没落,络学兴起。
  留给传统学的阵地已经不多了。
  但是这个时候,却正是传统学繁荣昌盛的黄金时代,一些著名的现代学作家,伤痕学作者,是在这个时代崭露头角的。

  关晓军竟然这个时候写了一部长篇小说,这无论是关宏达还是关云山,都激动不已。
  连关自在也被惊动了,接过书本翻了翻,对关晓军道:“打印了几本?这本先放我这里,我先看看写的怎么样。”
  关晓军在关自在面前不敢骄傲,道:“太爷,我能力不足,水平有限,还请您斧正。”
  关自在看了关晓军一眼,“书都写出来了,这还叫能力不足?你要是能力不足的话,我这一辈子那不是都活到狗身去了?”
  关晓军好笑的低头不语,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本书他打印了好几本,共分成了下三册,当下回屋里抱出来分给了关云山、关阳等人,“你们先看看,感觉有啥不对的,快给我说,这时候改还来得及,等我去燕京了,再改不太容易了。”

  关云山道:“这次去燕京,我陪着你去!”
  关晓军笑道:“不用,您还是在家忙公司的事情吧,我和老虎一起去行。”
  关阳蹦蹦跳跳,“我也要去!我还没去过长城故宫呢,这次正好去看看。”
  关宏达瞪眼道:“胡闹,燕京这么远,你们三个要是没人陪着,被人骗了怎么办?”
  关自在看了关晓军一眼,对关宏达道:“放心吧,他们三人,一个一个精,不去骗别人,别人都得要烧高香了,被别人骗?嘿嘿,能骗的了他们三人的,这个世可是不多!”
  关晓军一脸的不好意思,“太爷,你这是夸我们,还是损我们呢?”
  关自在道:“自己想去!”
  三天后,关自在找来关晓军,“写的不错,小子,你这笔挺老道啊,我要不是知道这是你写的,我还以为这是四五十岁的人写的呢。”
  关晓军道:“都是太爷您教的好!”

  关自在抚须大乐,“这话说的不错!”
  燕京东城区,《当代》杂志社。
  这个在九十年代影响极大的杂志社,此时的办公地点还略微有点寒酸,这个双月刊的杂志社,是这个时代刊登长篇小说的权威性的杂志,思想深度与笔的精妙到不了一定程度的作品,是很难在这家杂志发表的。
  当初的《白鹿原》是在这个杂志连载发表的,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一般情况下,杂志社里是非常安静的,这里每隔一段时间能收到一些来自全国各地的稿,需要编辑们进行简单的划分,然后各自审阅,觉得作品不错但还有瑕疵的,开始联系作者,指出其的不足,希望作者进行修改。

  而发现写得十分不像样子的,那也得给人封装好了,退回远处,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将来稿弄丢的。
  毕竟往他们杂志社里投的稿子,都是长篇小说,誊写一遍极为不容易,有的人甚至是直接将原稿发了过来,这要是弄丢了,对于原作者而言,估计要痛惜好长时间。
  当编辑发现了自己拿不准的作品时,那需要几个编辑一起过目了,好与不好,都得要讨论一下。因为有的学作品很难评价它的时代意义与精神内涵,而且各个编辑的喜好也不一样,有的人觉得这部小说不错,但有的人却觉得稀松平常,同样一部作品,给的评价却是天差地远。
  能让一群口味刁钻的编辑们都感到不错的作品,最近五六年来都已经很少遇到了。
  但是最近他们遇到了一本这样的作品。

  这是一部长篇小说,写的是清末民初的一个故事,里面的人物形象极为饱满,甚至可以说是刻画的栩栩如生,对时代的变迁以及当时战乱灾荒的描写,都透着那么真实可信,里面的感情纠葛,地方矛盾,都写的非常不错,是在男女感情薄弱了一点。
  但是瑕不掩瑜,其笔之老道,描写之细腻,故事布局之精妙,在同时代的作家里极为少见,尤其是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深沉气息,极为震撼人心,这种沉郁的风格,并不多见。总的来说,这是一部非常优秀的长篇小说,几个编辑交叉审阅之后,都觉得写得不错,而且是相当不错。
  没有一定阅历,没有详细收集过资料的人,决计写不出这种动人的故事来。
  可是令众人难以置信的是,写出这部长篇小说的竟然只是一名还在初的孩子,而且这个小孩子还只有十三岁!

  这怎么可能?
  即便是他的笔达到了,他的阅历也不可能达到的那种地步,所以一群编辑们在知道了原作者的具体年龄之后,全都不相信,大家一致认为是另有其人。
  可是想来想去,好像人家也没有必要以孩子的名义欺骗他们,这对原作者并没有什么好处,所以众人想了想,决定还是把自称是本书作者的关晓军请到编辑部来,亲自面谈。
  一个人有没有水平,笔到不到位,在言谈举止,自然而然的能流露出来,这是很难骗得住人的,到时候一见便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