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71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如今的学生,如果谁的小诗能在诗刊杂志发表,那绝对是轰动整个班级的事情,如果能有短篇章或者短篇小说在刊物发行,那么整个学校都会为之轰动。连老师都要亲自询问,甚至在高考的时候,还能因为这个加分。
  而关晓军如今竟然直接搞了一部百万字的长篇小说,这自然让关山虎感到惊讶无,关山虎本人也是有那么点青气息的,平常闲暇之时是读书。
  当初因为关晓军的提议,关山虎、关阳、关晓军三人赛背诵古,从四书五经唐诗宋词,一直到四大名著,全都让三人给硬生生的背了下来。
  也因为这个原因,导致关山虎对学也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看书多了,身的戾气也减少了很多,顺带着对一些作家诗人也抱有极大的敬意。
  现在身边的关晓军不声不响的写出了一部长篇小说,这让他一时间很难转过弯来。
  虽然之前关晓军也在各个刊物发表过作品,但他对关阳、关山虎两人只是淡淡的提过几句,说的人不心,听的人在初始的惊之后,也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但现在竟然搞出了一部百万字的长篇小说出来,这才让关山虎真正的惊讶起来,原来关晓军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可是这么一个杀伐果断蛮横无,跺跺脚连整个云泽地区都要晃一下的家伙,连自己都畏惧三分的人,竟然还能成为一名作家?妈蛋,天何其不公!
  作家们不都是质彬彬非常有风度的人么?
  眼见这个好勇斗狠,最喜背后算计人的家伙,怎么也成了作家?

  看情况,因为年龄的原因,关晓军甚至会成为非常著名的一位青年作家!
  这简直是命运对人生的肆意嘲笑啊,有一种说不出来黑色幽默感,你说这哪说理去?
  关晓军见关山虎还在发呆,忍不住笑道:“你至于么你?我不是写了一部书么?至于这么大惊小怪么?”
  一直到走回家里时,关山虎还有点失魂落魄的感觉,他觉得自己还要再加把劲才行。
  关阳一直把关山虎作为自己的目标,但是关山虎却一直把关晓军作为自己心里拼命追赶的那个人,他跟着关晓军学做事,学说话,学习用不一样的角度看事情,见识他这个年纪很难见到的社会的阴暗一面。

  关晓军如同一位最为合格的导师,使得他一步步的成长到如今的高度,但每当关山虎觉得自己已经足够优秀了,可是抬头看去,关晓军依旧是站在山顶,而他还在山脚。
  现在关晓军竟然连百万字的小说都搞了出来,关山虎在为他感到欣喜之余,心也有这着很大的失落感,觉得自己小军差的还是太多。
  一夜无话。
  到了次日,关云山领着酒醒后的沙再兴,怒气冲冲的向温建成家里赶去,卢新娥有点不放心,对沙再兴道:“再兴大哥,你可要看着点云山,别让他犯浑!”
  沙再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打起来的,我是想让云山评评理!”
  三个小时候,关云山头发散乱的从外面返回,沙再兴也是一身泥土,膝盖处的衣服都磨破了,露出一块擦破皮的肉,血都渗了出来。
  “这是打起来了?”

  正在院子里浇花的关自在看了两人一眼,笑道:“云山,你这孩子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这么冲动?”
  关云山气呼呼的坐在院子里的石凳,“太爷,你是不知道这个温建成多不是东西,我说他他还不认,他还嫌我多管闲事!他看不起人,他还有理了他!在他厂子里他还很横,我能让他横吗?在我面前还发横,反了他了!”
  关自在笑眯眯的看了关云山一眼,“所以你把他打了?”
  旁边的沙再兴解释道:“也是推了一下,剩下的被我拦住了,没打成,没打成!太爷,您别担心!我跟云山都好着呢!我也是多事,才找云山替我出气。现在一想,我不该来。”
  关自在道:“这种人该打,我年轻的时候,遇到这种人,直接是枪毙!要是被宏达的姐夫海遇到这种事情,那当场得活埋!不过现在不是以前了,凡事得有个章程,干啥都得讲道理,你要是不给人家讲道理,政府也不给你讲道理!”

  关云山大声道:“怎么?我今天打了他,他还不服气?难道他还敢报警抓我?他敢!”
  关宏达从屋里走出来,呵斥了关云山几声后,关云山方才安静了下来。
  现在人也打了,气也消了,沙再兴领着孩子离开了云泽市返回老家,这件事也算是完结了。
  只不过关云山平白无故的多了一个仇家。
  关云山是这样,脾气暴躁,最喜打抱不平,而且有时候能把人逼得很难堪,这次温建成看不起沙再兴,本不关他的事,现在他强自出头,把温建成打了一顿,虽然替沙再兴出了口气,但也把温建成得罪死了。

  有这么一个父亲,关晓军感到头痛无,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好在关云山经过之前张新杰的羞辱之后,性子收敛了不少,现在又是云泽市最大的私人企业家,平日里已经非常注重身份了,不然的话,惹得麻烦将会更多。
  不管关云山多能惹事,但他毕竟是关晓军的父亲,关晓军对他做的事情只能腹诽几句,至于当面顶撞,那是决计不敢的,关云山可是瞪眼打人的暴脾气,自己还是老实点好。
  对于关云山与温建成之间的事情,关宏达也只是淡淡说了几句,并没有多加责怪,老人从小酒宠溺关云山,虽然如今关云山都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但在关宏达眼里也只是个孩子,因此不忍多加责怪。
  关键他也看不惯温建成的为人,人前人后两张皮,这种人谁都不会喜欢。关云山得罪也得罪了,量这个温建成也翻不出多大的浪花来。
  关晓军估计是爷爷对父亲的这种宠爱,才使得老爸做事少了很多考量,总是按照自己的好恶做事,由此得罪了很多人。不然的话,凭他的人脉资源,绝不至于混到当初那种凄惨的地步。

  “唉,溺子如同杀子啊!”
  关晓军站在院子里由衷的发出一声叹息,然后头被拍了一巴掌,把他拍的一个趔趄,随后关云山清朗的声音响起,“你叨叨什么呢?”
  关晓军吓了一跳,缩着脖子道:“没事儿,没事儿,我这正背古呢!”
  关云山一脸怀疑,“这考刚过,你还在背诵古?这孩子,考傻了这是?”
  关晓军讪讪笑道:“没傻,绝对没傻!”

  他说到这里,笑嘻嘻的对关云山道:“老爸,我有件事情要给您汇报一下。”
  关云山急着去公司,有点不耐烦,“什么事儿?快说!是不是又惹事了?”
  关晓军心想:“您才是惹事高手好不好?十个我,也不过你一个。”
  他对关云山道:“你等一下哈!”
  转身回屋,拿了一本粗粗装订的厚书递到关云山面前,“老爸,我这几年写了一本书,已经邮寄到燕京的《当代》杂志社了,人家编辑看了,说要见见我,让我到燕京去一趟。”

  关云山接过关晓军递过来的书本,一脸的茫然之色,“啥?你写了一本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