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22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见到许彩风这个话说得动情,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把老家的地址告诉了许彩风,一再嘱咐,千万不要再给他们钱了。
  “如果给钱,我们以后肯定是要翻脸。”他这个话说得斩钉截铁,生生地让许彩风吃了一惊。
  等这哥儿俩聊了一个来钟头,许彩风便催着他去休息。
  马文生应着,回到了房间里。他这一间就在池薇的隔壁,之所以这么安排,马文生是怕池薇有事叫人,自己也好在第一时间赶到。小贾毕竟对这里不熟悉。

  池薇那边却是没有一点声响,就连电视机的声音也没有。马文生靠在墙壁上听了听,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许彩风这个房子的隔音效果好,还是什么其他原因,反正是什么也听不到。
  马文生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忽然就有了动静。先是一声咳嗽,跟着那边的门就开了。
  马文生猜着是池薇出来了,他赶紧开门走了出去。
  果然池薇正站在黑黑的走廊上。
  许彩风这里什么都好,就是过道里的声控灯坏了,一直没有修。
  秘书小贾却不见人影,估计是睡熟了。
  “池部长,您,”马文生问道。
  “我身上痛,可能路走得多了,”池薇静静地说道。
  “要不我给你敲一敲吧?”马文生这么一说,心里早已是一阵狂跳。她会答应吗?

  池薇显然也没料到马文生会这么回答,她许久才低低地嗯了一声,跟着举步回了房间。马文生紧跟着走了进去。
  进了房间,眼前就是一亮。马文生看到灯下池薇又换了一套衣服,而且她像是刚刚洗了澡,那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上。而她身上,只着一件淡蓝色的睡裙。那裙子开叉很高,有些像旗袍,下摆却又长,看上去又像是晚礼服。
  马文生随手关了门,门合上那一刹那,他感觉到池薇似乎颤抖了一下。
  “腿很酸,”池薇淡淡地说道。可是马文生分明能感觉到她声音里有些颤抖。等马文生覆手于她的小腿之上时,一股温热由他的手指传到了身上,他也不禁颤抖了一下。

  也不过是敲了数百下,池薇坐了起来,正色说道:“行了,谢谢你。”
  马文生垂手站在那里,就像是犯了错的小学生。
  池薇又抿嘴笑了笑,“你回去睡吧。这个事,永远不要提起。”
  马文生听到这话,就像是自己和她有了小秘密一样,心头一阵欣喜,脸色顿时舒展开了。
  池薇看着他离去,暗暗摇头,心底里早已有了异样。
  早上在春江饭店吃早饭时,池薇神色如常,甚至还没忘了和许彩风说下回来买单。她的语气有些轻松,这让马文生暗暗松了口气。

  小贾从来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路,昨夜睡得死沉,她压根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天按计划是去南至县。南至县是大朗市南边的郊县,东侧和津县相邻,北侧和南斗区相连。最北边距离腾龙镇,直线距离也不过五公里之遥。
  池薇望着车窗外连绵不绝的山,向马文生问道:“这个山,和腾龙山是相连的吗?”
  马文生并没有来过南至县,他对这个并不清楚。
  周才能是驾驶员,跑得地方多,他见到马文生说不清楚,便答道:“领导,这里和腾龙山不相连。这边叫金鸡岭,相传南明王在这里逃难,清军四处捉拿他,到了这里之后,清兵迷了路,领队的将军向皇帝奏报,说南明王在这里死了。皇帝不信,亲自带领大军到了这里,计划用一天时间再巡山搜查一遍,可是这天也怪,刚入夜,到处都是公鸡打鸣的声音。于是皇帝便率军回去了。这里也就得名叫金鸡岭。”

  周才能的话,引得池薇缓缓点头。她对于大朗市的发展,已形成了初步的印象。
  和去津县一样,池薇到了南至县,依然是召开县里的领导班子会议。与会的,是县里的四大班子领导。池薇有了马文生在身边,介绍的时候说是向导,其实是把马文生当秘书在使用。
  小贾则被池薇放到一旁。小贾有些不高兴,脸色阴阴的。
  马文生做着会议记录,听着池薇的问话,发现池薇的确是个有心人,她先问起工农业发展,三产进行得如何,最后问到了金鸡岭。
  “这岭有传说,可有什么风景名胜,道家或者佛教基地?”池薇问道。
  县长童能斌汇报道:“池部长,金鸡岭上,有一座老子庙。说是道家圣地,其实是佛家子弟在里面。香火也旺,都是来自省城和周边的省份信徒过来敬香,本地人却是不多。”
  池薇看着童能斌,诧异地问道:“这倒是为什么?”
  “穷求鬼神富烧香,我们这里穷啊。不说南至县,就是津县,枫叶县,也都一样,全是一个穷字。现在的农村,和以前的农村也不一样了。农民用脚投票,这里发展不起来了,他们就去外地打工,我们南至县更是如此,”童能斌倒是个说实话的人。

  “县里就创业富民,想了些什么样的招呢?”池薇不想听把责任推向农民身上的话。她认为这么说的人,都是不想干事只想当官的人。
  县委书记陶良春反响很快,他立即感觉到池薇的不满,抢先答道:“我们的做法,主要是发挥先富起来的人他们的带头作用。先富起来的人,就像是草原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
  池薇听到这话,心里冷笑,嘴上却没有什么说法,她嗯了一声,看了看马文生,见到马文生向她点头,便知道这个话也是写进了会议记录里,便说想去老子庙看一看,转一转。
  县委书记陶良春怎么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呢,便表示自己和县长一道,陪同池部长去一趟。
  池薇也不阻拦,便说道:“那就麻烦二位了。其他的同志,就不要再跟着去了。”
  池薇在两位县官的带领下,直奔老子庙而去。走在路上时,池薇向马文生叮嘱道:“要注意一下这里的风景,看看有没有特色。”
  她这么说,心里已是相信马文生能揣摩出自己的心意。这个男人,对于做事向来有他的直觉。而这个直觉,池薇在津县的领导班子身上,在南至县的领导班子身上,都没有看到过。

  这南至县的金鸡岭,看上去很平坦,可是车只能开到山脚下。剩下的路,就只有靠着双脚一步一步地向上挪。
  马文生年轻,走起路尚不觉得什么,但陶良春和童能斌就不一样了,他们都有近五十岁的年纪了,加上这金鸡岭一直没有开发,只靠着一条羊肠小径通向山腰。走了不到半个时辰,那两位县官就直喘粗气了。
  池薇有些轻蔑地看了那两位县官,淡淡地说道:“找个人给我们做向导,你们就在山下等着吧。”
  陶良春哪有那个胆子,他立即说道:“池部长,山路曲折,我无论如何也得护在您的身边。”
  童能斌见状,也急忙说道:“池部长,陶书记说得对,您这样上山,我们不跟在身边,总不放心的。”
  日期:2018-11-17 10: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