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20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边马文生看到池薇这副神态,不由心神一漾,他赶紧收回目光,可是他的目光已被池薇给捕捉到了,“小朋友,你在乱看什么呢?”
  “池部长,我说了,您可别怪我,”马文生走在她的身侧,轻轻地说道。
  “那要看你说什么了?”池薇正色答道。她已经预感到他可能会说些什么。越是聪明的人,越是犯聪明的毛病。比如,不该说的,他偏偏要说。
  “那我就不说了。本来我想说的是池部长您真美,”马文生一口气把话说完了。池薇心里微微叹息,果然不错,越是聪明的人,越是把不该说的话说了出来。
  “小朋友,你说话当心些,”池薇恶狠狠地向他说了一句,“要不然,你工作再出色,我一定罚你。”
  她这么说着,心中却是鱼浮轻飘。

  马文生心头一凛,再也不敢乱说一个字。
  到了中午,池薇已在城关镇转了一个大圈了,跟着也不吃饭,让马文生陪着他去了腾龙镇。
  “我想看看腾龙镇是不是有你们说得那么好,”她淡淡地说道。
  周才能继续驾着车,这小伙子倒也懂得察颜观色,见到镇长马文生在这个贵妇一般的女人面前大气都不敢出,他哪里还敢说什么呢,只是尽心尽力地开着车,唯恐自己哪里没有做周到。
  马文生随着省里来的领导出去考察的事,被津县的领导干部们全部获知了,等他们得知刚刚来的这个领导,是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时,一个个张大了嘴巴。这回马文生再回来,一定得好好巴结巴结他才是。
  就连县长农加国都有这样的想法。幸亏马文生在城关镇大显身手时,自己给了他全部的帮助。自己要想主政津县,估计有马文生帮一把,在这位女部长面前美言几句,可能要顺利得多。组织部管的可是帽子。
  这样想着,农加国还是给省委副秘书长强根生打了个电话。“秘书长,您什么时候有空到我这里来视察视察?”
  强根生嗯了一声,问道:“我听说了。王谨还不能说话,对吧?”
  农加国吃了一惊,心说副秘书长的手眼通天呀,连这样的消息他都知道了。
  “是的,”他诚惶诚恐地答道。

  “不要急,有些事,急是急不来的。池部长我接触过,她虽然到这边来的时间不长,但她是个喜欢做事的人,只要有实绩,只要有实绩,就不用担心,”强根生说得很平静。巡视这个词,以前说的是半真半假。现在做起来,可是动真格的了。强根生也不敢让农加国大意。
  池薇这一趟,有点儿私访的味道。越是私访,越是不能掉以轻心。
  可是农加国对这样的话感觉没劲。实绩这个词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是真难呢。要知道他以前在津县,在农业发展上花了一番苦功夫,却是没有半点收获。
  想想也是,几千年的刀耕火种,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想要改变,哪有那么容易。
  “好了,我知道了,”强根生没有和农加国再说下去,跟着就挂断了电话。
  那边池薇赶到腾龙镇,已是午后。她和马文生,加上周才能三个人在路上一人吃了一碗面条,外加两个荷包蛋,这让马文生万分感喟,“池部长,您真是一个平民领导。”
  池薇听到这句马屁,忍不住骂道:“马文生,现在马屁功夫见长呀。我告诉你,我不是平民领导,我是京城人氏。”她这么说着,眉眼里却全是笑。这让她的生气的话,看起来更像是玩笑。

  “京城人氏?”马文生夸张地叫了起来。王谨躺下来,他也是难得放松。不然,王谨一双虎视眈眈的眼睛盯着他,马文生一想,心头就是一阵寒。
  像王谨这样的领导,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犯错。
  “京城是个多么遥远的地方呀,我要是您的家人,一定会不舍得您离开京城来这里。”马文生是见到周才能先行一步上了车之后,这才这么说的。
  小贾更是惊诧,这个代镇长,真是太大胆了。
  “怎么说?”池薇觉得和马文生斗嘴,还是挺有意思的。这小子见到自己是大领导,还是口无遮拦,一点儿也不懂得谨小慎微。
  “我记得有句诗呀,叫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我们这里叫朗西,正是一个地方,”马文生解释道。

  “我呸,你这个书呆子,书都读到哪里去了?夜郎是哪里?”她这么骂着,心里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揪住了一样,不由得一痛。她对于这句诗,可是记得清清的。要不,她也不会轻易来到朗西省了。有些伤痛,她不想触及。
  而马文生偏偏触及到了。
  上了车,池薇一直没有说话。马文生感觉自己可能说错了话了,也不敢再招惹这位大领导,只好静静地闭了嘴,不再说一句。
  等到了腾龙镇,马文生想给王津生打电话,却被池薇给拦住了。“你说这里是你的第二故乡,就由你当向导吧,先找个地方安营扎寨,明天我们再去南至县。”
  马文生听说要安营扎寨,顿时想到了许彩风。他们住进许彩风的饭店,还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马文生便指着路,让周才能把车径直驶向春江饭店,
  池薇听到马文生指着路,跟着又打电话,便静静地等着。
  等到马文生和许彩风联系过,她侧着脸问道:“你认识的人?”
  马文生嗯了一声道:“他是我大哥一般的人,我在这里上班时,他对我很关照。今天领导来了,让他放点血。”
  池薇听他说得搞笑,笑不露齿地抿了抿嘴。不知为什么,这个大男孩似的镇长,总能让她有说不出的好感。
  许彩风听说马文生来了,喜出望外,赶紧给他安排房间。等他见到池薇,先是略略一怔,跟着笑道:“这位肯定是大领导了,我这里能迎到大领导,真是蓬筚生辉呀。”
  池薇摆了摆手道:“不说这个。我听马文生说话,再听你说话,真是觉得这牙都酸了。快点搞些好吃的来。对了,不要惊动其他人。”
  许彩风应着,这个时候恰好是斜对面的腾龙镇政府休息时间,饭店也没有客人。见到池薇要说要吃饭,许彩风忙不迭地准备着。
  马文生到了这里,就像是到了家似的,他安排着送池薇进了楼上的房间里。跟着又叫周才能把池薇的随身提箱送了进来。他正在忙活时,猛然看到腾龙镇的出纳楚明珠从楼下走过,他想到当初楚明珠和自己说她不是丁大江的姘头,反而是亲戚时,一时间明白了。

  这个妮子,估计对自己也有了好感,这才这样解释的。
  否则,她根本没有必要向自己解释什么。
  楚明珠穿着件白色的羽绒衫,下面却穿着条红色的灯芯绒裤子。那裤子异常得紧,勾勒出她腿部的线条,那腿非常健美,引得马文生不由得多望了几眼。
  这时许彩风走过来叫他,“文生,饭菜快准备好了。这位是新任的县委书记?”他也听说了王谨中了风。县里不可能没有一把手,就像一个家庭不可能没有家主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