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74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淮江日报……那是党报啊,孩子,赶紧进来,省里领导都知道俺们厂的事情了?”老太太忽然变得热情起来,把白娜请进屋里来,又是倒茶又是让座,白娜扫了一下屋里的摆设,陈旧的二十一寸电视机摆在五斗橱上,到处堆满杂物,一间卧室的门上还贴着褪色的双喜,看来这户人家至少是两代同堂。
  狭窄的客厅中央摆着案板,上面有包好的饺子和一碗饺子馅,老太太端出一碗热腾腾的饺子说:“闺女还没吃饭吧,趁热吃。”
  白娜性格本来就很活泼爽朗,遇到这种情况自然不作假,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接过饭碗吃了一个饺子,赞道:“荠菜肉馅,真香。”
  老太太慈祥的笑了:“好吃就多吃点。”
  白娜当然不是个吃货,她随便吃了几个就开始发问:“大妈,您家里怎么会挂着卫总的照片啊?”
  老太太眼圈立刻红了,叹口气说道:“淑敏这孩子苦啊,一个人拉扯个孩子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生活有点奔头了,又这么急着走了……唉,俺们能吃上饺子,那是淑敏拿命换的啊,别说俺家挂她的照片了,全厂上下几千个家庭,上万口子人,谁家不把淑敏当救命恩人啊。”
  白娜停下了筷子,暗暗开启了录音笔。

  老太太很健谈,从卫淑敏年轻的时候开始谈起,当说到玄武集团第一次吞并红旗厂的铁矿和焦化厂时候,老头子回来了,正是那个在卫总灵前送饺子的老工人。
  “这是?”老头疑惑道。
  “省报的记者,来采访淑敏的事迹的。”老太太介绍道。
  老工人肃然起敬,连连和白娜握手:“感谢省里领导的关怀,卫总的事迹一定要好好宣传才行,她是我们厂的好干部,是我们党的优秀党员啊。”

  一番交谈之后,白娜才知道这个老工人是第一代红旗钢铁人,八十年代曾经当过卫淑敏的师傅,现在早已退休,家里还有个儿子,今年三十多岁,也在红旗厂上班,去年才结的婚,可是前段时间因为和玄武集团的保安打架而被公丨安丨抓走,至今还在看守所中在押,媳妇也回娘家去了,现在家里只剩下老两口。
  “淑敏这孩子刚烈啊,她这一跳,牺牲了自己,救了全厂上下啊,要是玄武集团继续搞什么重组搬迁,现在估计就该拆到家属区了。”老工人抹了一把眼泪说道。
  白娜也觉得喉咙中有些堵的感觉。
  回到招待所之中,白娜拿出笔记本电脑和录音笔,开始整理资料,她几乎是一边哭着一边整理,整理好了之后就开始写稿子,可是无论怎么写都不满意,在大学里号称才女的她,此刻竟然觉得自己笔力如此苍白,根本无法表述出卫总伟大光辉的十分之一来。
  就在白娜为稿子呕心沥血之际,玄武集团江北分公司大楼彻夜亮灯,楼下停着一辆辆高级轿车,所有高层领导依然在会议室内进行着激烈的讨论。
  陈汝宁暴亡,玄武集团的发展方向成了最大的问题,近年来集团发展迅猛,在各个领域都有不俗的表现,但也呈现出铺的太广,资金面吃紧的难题,而且由于陈汝宁超强的个人能力,他撒手人寰之后居然没有一个强有力的人物能接手这么大的摊子。
  玄武集团在江北有不少产业,其中投资最大的是南泰工业园项目,然后就是城东的经适房和商品房小区项目,此外还有一些煤矿、铁矿、焦化厂等实业,可以说已经占到集团业务量的一大半以上,由于拓展太快,集团里有不少像聂万龙、尹志坚这样不甘寂寞的职场强人,玄武集团就像是一个皇帝驾崩后的朝廷,野心勃勃的文臣武将们纷纷登场,争取自己利益的最大化。
  麦抗美是陈汝宁的夫人,陈玄武的母亲,更是麦省长的姐姐,按理说此时她最应该出面接手公司,但是这个出身于干部家庭的女人,从小就是娇生惯养,婚后更是一切事情交给老公操持,要说消费购物,撒泼骂人,她还有几分本事,但是掌控那么大的集团,就是心有余力不足了。

  眼瞅着一群副总、董事在面前吵来吵去,麦抗美只觉得脑子里嗡嗡响,她猛然一拍桌子,吼道:“都给我住嘴!”
  顿时鸦雀无声,玄武集团毕竟是家族产业,现在除了太子爷陈玄武之外,最大的就是这位夫人了。
  “你们吵什么我不管,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办好老陈的葬礼,老陈家乡的规矩是,客死异乡的人要在当地办丧事,你们看看怎么安排吧。”
  众人面面相觑,但很快就都从中瞅到了机会,如果能借着这个机会在夫人面前表现一把的话,对自己在集团中的地位是有莫大好处的。

  聂万龙第一个表态:“陈总突然离世,我失去了世上最好的兄弟,我恳请嫂子,让我来主持陈总的葬礼。”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要尽自己全力来把葬礼办好,麦抗美听他们表完忠心,点点头说道:“谢谢大家,我觉得具体事宜,还是让小穆操持比较好,老陈生前最信任他,一直把他当儿子看待的。”
  坐在角落里很久没有说话的穆连恒站了起来,短短两天时间,他已经憔悴的不像样子,胡子拉茬的,领带也不整齐。
  “阿姨,我一定办好陈总的葬礼。”穆连恒向麦抗美深深鞠了一个躬,又坐了回去。
  “那就这样吧,明天玄武就回来了,你们商量着办。”
  第二天早上,陈玄武搭乘的专机降落在江北机场,穆连恒率领工作人员前去接机,风尘仆仆的陈玄武从舷梯上下来,穆连恒上去痛哭流涕:“玄武,我没照顾好陈总。”

  陈汝宁出事的时候,陈玄武还在欧洲旅行,得到消息后连夜往回赶,但是欧洲和亚洲各处普降大雪,机场封闭,所以还是晚了两天。
  陈玄武上前拥抱了穆连恒,紧紧咬着嘴唇,几个字从牙缝里迸出:“找出凶手,碎尸万段!”
  穆连恒的瞳孔不经意的收缩了一下,沉痛的说:“黑白两道都在查这件事,相信不久就能水落石出,玄武,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让陈总入土为安。”
  “我知道,这件事还是交给你处理吧,回头拿个方案给我。”陈玄武拍了拍穆连恒的肩膀,旁边有人上前将一件黑色长风衣披在了陈玄武肩头,簇拥着他走了。
  浩浩荡荡的车队离开机场,向市区驶去,一路上穆连恒向陈玄武介绍了集团内部的情况,他俩人是大学同窗,关系很好,知无不言,当陈玄武听说父亲死后董事会的乱局之后,愤然道:“这帮老不死的,真把自己当回事啊,说到底还不是给我陈家扛活的。”
  穆连恒勉强笑了一下,陈玄武似乎意识到什么,说:“你不一样,你是我的兄弟,这帮家伙我信不过,现在只有你可以依赖了。”
  “玄武,陈总待我如父子,你待我如兄弟,我这条命就是陈家的,你说怎么办的,我听你的。”
  “这样,等葬礼办完之后,你拟一个名单,把不顺眼的不听话的全开了,然后我任命你为总经理,咱们哥俩齐心协力,把集团规模扩大十倍,让爸爸的在天之灵也能安息,你说好不好?”
  日期:2018-11-17 10: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