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878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酒庄的门被推开,边行远护着宣芷菁从里面出来了。边行远站在宣芷菁身后,抬起胳膊、完全是一副半拥再坏的姿态。宣芷菁抬头看着他,淡淡笑着。
  “……”梁隽邦微怔,他们的关系果然有进展!
  这不奇怪,边行远各方面都优秀,女孩子会喜欢才正常。不过,这个宣芷菁……前些天还对着他一副‘不依不饶、不肯松手’的架势,现在就又转投边行远的怀抱,是不是快了点?

  门边,边行远扶着宣芷菁上了车。
  “来了。”边行远笑着抬起下颌,指指梁隽邦所在的方向。
  “……”早早抿着嘴轻笑,并不说话。她已经等了好几天了,以为他不会来了,正要放弃没想到他就来了。
  “走,晚饭还是要吃的……都已经订好了。”边行远笑笑,发动了车子。
  看他们开车走了,梁隽邦没有多想,立即跟了上去。本来打算要离开的念头,此刻已经完全抛到了脑后。一路跟在他们身后,到了海边。
  原来,今晚边行远订的是游轮晚餐。
  梁隽邦把车子停下来,看着他们上了游轮,犯了难……这是边行远的私人游轮,而且显然是为了追求宣芷菁特意准备的,他自然不好贸贸然跟上去。
  可是,他们俩相携上游轮的画面总是在梁隽邦眼前不时摇晃……简直犹如百爪挠心!太想知道他们上去都会做些什么!
  梁隽邦掏出手机来,给助理打了电话,“我……给我把游轮开出来,对,现在要用。”
  那边助理得到指示,立即让码头管理员把梁隽邦的私人游轮给开了出来。梁隽邦忙下了车,急匆匆的走过去。
  “梁少……您请稍等,上面还没准备好,正在给您安排餐点、酒水……”

  面对这些无关痛痒的话语,梁隽邦根本不屑一顾,胳膊一抬,“不用了,我现在就上去……”
  “呃……是。”
  由于边行远的游轮已经开出一段距离,梁隽邦一上去便吩咐,“快点!追上边少的游轮……不要靠的太近,不能让他发现!”
  “是。”
  梁隽邦在船舱里扫视了一圈,“有望远镜吗?”
  “有的。”船员立即答应着,“在上面舱里有……”
  “对了,记起来了!”
  梁隽邦一听,立即转身往上去了。上面的舱里,靠近窗户的位置,的确摆放着一架望远镜。原来是用来出海时,看海景的。梁隽邦统共没有用过几次,所以不甚在意,没想到今晚派上了用场。

  他走过去,扶住支架,对着里面往前看。调整了一下位置,正对着边行远游轮的舱内。游轮舱壁基本是玻璃的,只要不拉窗帘,里面发生了什么,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
  边行远和早早这边,两人正相对而坐。
  “来,尝尝这个。”边行远像大哥哥一样照顾着早早。
  “嗯,谢谢。”早早乖巧的点着头。
  边行远瞥了一眼舱外,不由摇头咂嘴,“啧!早早……你这个隽邦啊!难怪人不肯放过他,简直天生的间谍料啊!你猜他现在在干什么?”
  “嗯?”早早抬起头茫然的看着他,“怎么了?”
  “呵呵。”边行远靠近早早,指指对面的那艘游轮,“他跟上来了……而且,此刻正在用望远镜往这边看。”

  早早正要看过去,却被边行远制止了,“别看……你看过去就太明显了,就这样,他越着急上火不是越好?什么都不用想,好好吃东西。”
  “噢。”
  早早想想有道理,便照做了。
  边行远切了块松茸递到她嘴边,“张嘴。”
  “……”早早忍不住笑了,配合的张开嘴。
  对面游轮上,梁隽邦扬起胳膊、一拳头砸在舱壁上。
  吃的差不多了,边行远放下餐巾站了起来,朝早早伸出手,“来,现在该跳舞了……”
  “哈?”早早讶然,“还需要这样吗?”
  “不然呢?”边行远浅笑着摇摇头,“我想,你的隽邦现在该气的要爆炸了。”
  “那……”早早犹犹豫豫的伸出手递到边行远掌心,“那好吧!”
  于是,梁隽邦的望远镜里,更精彩了。边行远和宣芷菁‘甜蜜’的相拥在一起,那四目相视、含情脉脉的样子!突然,边行远还转过了身去……该死,为什么低头?
  因为边行远的身高明显高出许多,梁隽邦根本看不到他们在干什么!但这姿势,由不得他不遐想!
  这算什么?梁隽邦猛的移开望远镜,只觉得胸腔里憋闷的难受!宣芷菁竟然是这样一个人吗?和他是这样,和边行远也是这样!果然只是空有相似早早的外表,内里怎么能跟早早比?
  “行,差不多了……”

  边行远松开早早,“再继续,只怕你的隽邦想杀我的心都有了。”
  “……”早早不好意思的低着头,除了隽邦以外,她还没有跟谁这样亲近过。
  “回去吧!”
  边行远抬手吩咐手下,“开回去……靠岸!”
  两艘游轮先后靠岸,中途边行远走开去接了电话,早早站在原地等着他,梁隽邦就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
  “哼!”梁隽邦冷哼着,语气极为不屑,“宣四小姐挺受欢迎啊!”

  早早抬头看着他,从他的口气似乎闻到了一股酸味。抿唇微微笑着,“是吗?一般吧,我不是很不受梁少待见吗?”
  “你……”梁隽邦咬牙瞪着她,深吸了口气,“宣四小姐,你未免记性也太差了!难道说,你的坚持就那么几天?”
  早早扬眉好笑的看着他,“梁少,你要我坚持什么?你不必把话说的这么隐晦,我就明着说了吧!我们是好过……不过,你既然看不上我,我也没有必要在你身上坚持!执着是给值得的人,不是一味的盲目。”
  “……”梁隽邦竟然被堵的无话可说,可是他很不舒服、特别不舒服!

  边行远打完电话过来了,笑着将早早揽进怀里,“我们回去吧!梁少,这么巧遇上你,要是知道你今晚也在就一起了……真是遗憾。不好意思,我先送芷菁回去。”
  梁隽邦尴尬的挤出个笑脸,看着边行远带着早早上了车。
  “呼!”他气闷的扬起拳头在空中虚挥了一拳,这感觉太特么憋屈了!
  越来越奇怪的感觉,左右着梁隽邦的思维和行动。
  “少爷,宣四小姐的红酒……价格,您过目一下,看看合适不?”助理把价目表递到梁隽邦手上,“过些天就要正式招标了,按照您的要求,价格定的比较高,属下想,一般人不会出到这个价格了。”
  梁隽邦垂眸看了眼价目表上的数字,不由微蹙了眉。
  就是因为这支红酒……他和宣芷菁之间的一切,全都是因为这支红酒开始的。当时只是为了商标上酷似早早的‘侧脸’,现在呢?情况似乎不太一样了。
  这个酷似早早的‘侧脸’,只怕就是宣芷菁的。那么他买一支印有宣芷菁‘侧脸’的红酒来干什么?
  “放着吧!”
  梁隽邦不甚在意的把文件夹合上,对于能不能买下这支红酒,他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两天后的招标,他也未必会去。
  雷家庄园,书房。
  “宣四小姐?”雷先生疑惑的问着儿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