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18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默不出声,王明芳继续说道:“我明白你有怨气。可是我把李田那边的账一次性结清了,就连水利兴修的款子,我也要水利会和镇水利所两家把账目理了出来,这两天就把许彩风的钱给付清了。”
  马文生心说王明芳呀王明芳,你实在是太小看我了。公事私事从来都应该分得清清的,你以为把许彩风和李田的账目结清了,就是你的功劳吗?如果没有商铺建成后的预售,你那些钱又来自何处?
  “这些事,我想应该是政府行为,直接由镇丨党丨委代劳,那城关镇要这个政府也属多余,”马文生静静地说道。
  王明芳瞪圆了眼睛看着他,她这才真正明白了这个男人。他在公事上,也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
  “你有意见,那我们就开丨党丨委会,把意见放到会上来议,”王明芳冷了脸,跟着就通知组织委员柳光辉,让柳光辉通知召开丨党丨委会。
  此次丨党丨委会,估计是城关镇有史以来最最严肃的一次,也是年后镇上的第一个会。
  王明芳这边通知开会,那边却悄悄给曹文雪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快撑不住了。

  曹文雪并不知道城关镇出了什么大事,问清了原来是王明芳把财政大权抓到了手里,连支付费用出去,都没有和马文生通气。
  曹文雪愕然道:“明芳,我是让你拿方案,由他去拖车。你倒好,你直接把他的权力全部夺走了。还是在会上做个检讨,这事就过去了吧。镇长的权力,还是还给镇长。”
  曹文雪这个话说得再明白不过。一个丨党丨委书记,该行使的是决定权,不是把所有的权力集中到自己的手上。要是这么做了,别人什么事也不做,你也无话可说。
  王明芳哪里肯低头认错呢?她见到曹文雪不帮自己,也无所谓。就在马文生离开城关镇的这两天,她已经向苗圣国走近了。

  苗圣国是土生土长的津县人,不管是王谨还是农加国,在关键时刻都会卖他一点面子。
  如今王谨中风,农加国要是想掌权的话,也必须和苗圣国结成统一战线,让苗圣国来支持他,而不是和自己竞争。
  现在王明芳又给苗圣国打了个电话,要求他过来主持一下公道。
  苗圣国对城关镇发生的这些事并不关心,可是听到王明芳讲到她拿走了马文生的签字权,也有些意外,最后他还是答应了王明芳,表示自己马上就过来。

  他的侄子苗龙敏可是在城关镇做教师小区。那个笪炳水很滑头,涉及到签字时,他一推干净,说马镇长有话在先,教师小区没有按进度施工,他这个签字权就由马镇长把关。
  苗圣国这两天脸色很严肃,可是他的心里却很快慰。不说别的,就说王谨估计再也不能到县委来上班了,这边的县委工作,最后肯定得由自己来主持。
  虽然农加国来自于上层,可是到了地方,难道他就能确保一定能坐到县委书记的职位上吗?
  城关镇的丨党丨委会开得气氛很热烈,马文生要求不开丨党丨委会,要开就开党政联席会。

  这样一来,几个副镇长也都到齐了。
  一时间城关镇是山雨欲来。
  王明芳首先在会上讲话,她没有等苗圣国赶到,就先开起了会。因为她想看看自己在党政联席会上的把握程度。
  “同志们,大伙儿都到齐了,现在我们开会。今天的会议议题,是马镇长对我们上次丨党丨委会将镇财政报批的权力,改由镇丨党丨委来决定提出异议,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王明芳没有直接让马文生说话,而是改作听听大家的意见,这样就使得那些想紧跟在她后面的人有了机会。
  王明芳的话说完了,却是没有一个人发表意见。会议室里陷于死一般的寂静。
  谁都明白,马文生从市里刚回来,而且刘安国和笪炳水更是明白马文生是为市里办事,到省里去公关了。这个时候,和马文生对着干,那是没眼色。
  但直接表态支持马文生,王明芳这个丨党丨委书记随时都能调整他的分工。
  乡镇干部对分工调整既爱又恨。如果你分工这一块是肥缺,哪怕你就是丨党丨委委员,也有很多好处。如果你分工很差,就算你是副书记,也是白搭,别说没好处,就连政府干部都懒得理你。

  当初腾龙镇的副书记王津生,就是这样的一个尴尬局面。他是镇政府三把手,可是连丨党丨委委员都不如。
  最终还是马文生先开了口,“同志们,在我短短出差两天,镇上召开丨党丨委会,决定这样重要的事,按说我是应该完全知情的,即使我没有出席会议,起码也应该得到我明确的回答,我至少要表态说行,或者表态是弃权。因此,这件事从组织程序上,就已经是个错误。其次,党政不分,是我们长时间以来困扰基层政府开展工作的一个弊病,可以说,从上个世纪开始,上层就一直在治理这个问题。今天看来,这一个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治。我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不同意这个做法。不仅仅是要把谁该做什么搞清楚,还要为其他乡镇树立榜样。丨党丨委制订决策,政府身体力行。我们是城关镇,不管有什么样的做法,最终都会传到其他乡镇的耳朵里去,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县里工作的新方向。我们会给其他乡镇造成误导。”

  马文生把县委和其他乡镇放到了一起,这就摆明了这件事已经是不容反驳和置疑了。
  刘安国跟着发言,“我同意马镇长的观点。从财政上来说,报批发票,是留有印鉴的。镇长的签字权一旦改变,银行那一块留有印鉴也得随之改变。九龙治水,不是妥善之策。”
  刘安国发言之后,其他几个副镇长也跟着表态,说从程序来说,镇丨党丨委会这个决定是错误的。丨党丨委委员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随着马文生回来,事情的发展如此之快。
  宣传委员笪炳水率先作了检讨,说他在这件事上投了赞成票,现在看来是错误的。“我没有往深里去想,现在经同志们的提醒,我发现自己的确错得离谱。”
  笪炳水这么一说,让其他几个丨党丨委委员们下不来台了。人家都检讨了,你不附合,显然是不行的。如果附合,那就是反对王明芳。这样的事,究竟该怎么办?
  也就在他们无法择选的时候,苗圣国赶到了。苗圣国是在县委办秘书冀豫的陪同下走进来的,他见到会场气氛凝重,先是打了个哈哈道:“今天这个会,比民主生活会还要认真嘛。有什么大事,说来听听吧。”
  马文生听到苗圣国如此张狂,心里已是冷笑。不过他还没有大胆到直接和苗圣国唱反腔的地步,反正主持会议的也不是自己,就由王明芳却应付吧。
  这个时候,马文生还没有想到是王明芳请苗圣国来的。
  王明芳见到苗圣国进来,忙不迭地请他坐下,跟着亲手为苗圣国泡茶,“苗书记,您来了,我就有主心骨了。”
  她这个话,说得肉麻至极。马文生心里格登一声,立即想到王茵的话来,难道这个王明芳彻底地投到苗圣国这边了?这样一想,他便多了几分警惕。
  王明芳刚才的马屁,引得城关镇丨党丨委政府班子成员一阵恶心。不过他们也在这样的场合过来的,虽然反胃,可也静静地等着。今天的会,看来没有那么容易收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