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17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茵看着马文生茫然发呆的样子,抿嘴一笑道:“上车呀,还傻愣着做什么呢?”
  马文生拉开车门,就坐上了副驾驶位。一坐上去,他便闻到了她身上的淡淡幽香,“王茵,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呀,”她答道。那脸上的笑容如同花一样绽开了。
  “啊,这么远?你跑这么远做什么?”马文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王茵这个妮子早就向他敞开了心扉。马文生不能答应,因为他不想误了她。自己身边还有一个陈景蕊。
  “文生哥,我有事要告诉你,”王茵说道。
  “嗯,你说,”马文生答道。他对王茵到省城来找他,反正感觉很是突然。现在王茵要说的,很有可能就与这个有关系。
  果然,王茵告诉马文生,她姐姐因为她突然关掉了那个土菜馆,非常不满,把她叫去训了一顿之后,又说镇上还有三天就放假了,王明芳让她少和马文生往来。
  “为什么?”王茵问道。
  “市里的人事要变动,县里估计也是这样。强龙不按地头蛇,苗书记可能还要占上风,”王明芳这样告诉王茵。她希望妹妹能给苗圣国一点好脸色,不要把关系闹得太僵了。
  “她,她无耻,”马文生听到这里,异常愤怒。
  “你不要这样说她,她毕竟是我的姐姐,”王茵轻声说道。

  马文生愣了一下,然后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我一时气愤,忘了。”
  王茵轻轻地摇了摇头,她告诉马文生,“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跑出来找你了。我对她的话,不会听的。以后你也不要整她。好不好?”
  马文生被王茵说得愣了,“我整她,怎么可能?你姐姐是丨党丨委书记,我是镇长,她管我呢。”
  他这个话,无形之中说得有些孩子气了。其实他内心深处,早已开始提防王明芳了。政坛之上没朋友,只有利益。

  马文生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竟然有三个未接电话,便翻开一看,只见电话都是王明芳打来的,还有短信,催他尽快回城关镇。
  “县里出事了,王书记中风了,现在成了植物人,”王明芳在短信中写道。
  “王谨中风了?”马文生嘟哝了一句。此时的马文生还不知道市里人事变动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县里。
  官场上的人事变动,向来就不是秘密,而且也很容易被人打听到。这里面的原因很简单,谁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津县的县长农加国,他是省委下来的干部,提名他到大朗市来任职的,是省委副秘书长强根生。
  邓应君马上要离开,李明堂入大朗,这样的事一经省委常委会研究通过,强根生就给农加国打来电话,让他好好工作,最迟年后,农加国就会迎来在津县工作的新局面了。
  强根生想的是,陆子强想搭帮子,肯定要用王谨。王谨要是去市里,至少得是一个副市长。那么津县的盘子,就会落到农加国手中了。
  农加国对于这方面的信息分析得也准。他听到这个话,自然明白自己很可能要接替王谨。这边王谨也由陆子强那里获知了消息。王谨还想说什么时,陆子强告诉他,“上回省纪委对津县有些工作安排很不满意,还掌握了一些信息,目前我还不太了解情况,不过,你要小心点。”
  王谨一下子就懵了。放下电话,他坐在那里许久,正想站起身来,忽然一头栽倒了。
  一路上和王茵同吃同住,马文生把握得极好,什么都没有发生。
  等到了津县,马文生下车时,无意中瞅到了王茵的表情。她正用一种幽怨的目光看着他。
  马文生心头一颤,却没敢再看,而是直接回到住处。

  看了一会儿电视,马文生这才给城关镇的办公室主任孙才旺打电话。
  孙才旺接到马文生的电话,急切地问道:“镇长,您回来了?我马上跟小周来接您。”
  十分钟不到,孙才旺就跟着驾驶员周才能到了马文生的出租屋里来了。
  “镇长,您出去的这几天,镇上主要有这样的几件事,”孙才旺开始向马文生汇报。马文生一一听着,等他听到王明芳开了丨党丨委会,确定将一万元以上的财务报批权限收到她的手中时,心里委实有些恼火。

  明芳呀,你也太性急了吧?这样的会,等我回来你再开,难道说我就是一定要反对的吗?你这么做,分明是通告全镇的干部,书记和镇长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了。
  马文生心里这么想着,脸上却是没有什么表情。如今距离春节前放假也不过三天时间,今天下午就要放假了。暂时就这样吧,马文生想道。
  马文生等孙才旺汇报完了,点了点关道:“好,孙主任,辛苦你了。政府这么大一摊子事,我不在家的时间,你做得不错。”
  孙才旺听到马文生的夸奖,好不兴奋。这个镇长是他看准了的。在马文生没到城关镇之前,这里是个什么样子?房子老旧得不成样子,商铺呀,教师小区呀,这样的事估计没人敢想。可是马文生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竟然把这些全部做成了。不但做成了,而且商铺都预售出去了,到最后数十套时,甚至出现了抢购的风潮。
  这样的领导,跟上他是自己的幸运。

  春节转眼就到了,马文生却没有时间回趟老家。他只能打电话向自己的父母兄长问候。
  城关镇这边,事情千头万绪。另外,他还要带队在春节期间值班。
  其实津县,乃至大朗市,都有些不太平的趋势。这一点,马文生清楚地看在眼里。
  初八,正式上班了,马文生刚到政府不久,王明芳就来了。她让孙才旺通知马文生,把他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马文生走了过去,敲了敲门。
  王明芳还是像以前那样,轻声问道:“怎么这么客气?”她虽然这么说着,可语气里已难免有了涩意。这里面的缘由,只有她清楚。
  人与人就是这样。亲近的时候,好得两个能像一个,而且恨不得成为一个。一旦疏远了,越亲近越是陌生。
  马文生没有应这茬,而是问道:“王书记有事找我?”
  王明芳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你请坐,我是有事和你说。”她一边说着,一边为他沏了茶,端到他的手边,这样两人的距离就近了。
  马文生心如沉水,一点儿也没有意识一般。王明芳是个女人,女人在这方面的感觉远胜于男人,她微微地叹了口气,这才折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一落坐,她的表情就严肃了。“文生同志,我想把你出差这段时间的镇上情况向你通报一下。办公室还没有向你汇报吧?”
  马文生淡淡地答道:“有同志向我说过了。”
  王明芳没想到他不想听自己再说,愣了一下,便道:“这是从我镇的大局出发,希望你能理解镇丨党丨委的苦衷。”
  她这个话说得极其正式,可是在马文生听来,是那样的刺耳。什么叫镇丨党丨委?他不是镇丨党丨委副书记吗?而且党政分开,这是一条纪律,任是谁也不能轻易更改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