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70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蓉简单检查了尸体外观,陈汝宁只穿着游泳裤,头发剃得很短,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伤痕,包括手指甲里也是干干净净,初步断定是溺水身亡,但是一个游泳高手溺死在自家的游泳池里,未免太匪夷所思,而且死亡的时间也是如此的巧合,正是红旗厂事件发生的当夜。
  “来,搭把手,把他抬出来。”胡蓉一摆手,几个丨警丨察上前合力将陈汝宁从水里拖了出来,水淋淋的丢在游泳池岸边,如同一只剥光了毛待宰的大肥猪。
  依次把别墅中的工作人员叫过来问话,负责别墅安保的是四个陈家雇佣的专业保镖,事发当晚就在别墅中执勤,但是据他们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第一个发现尸体的是清洁工王某,清晨时分她按时来到游泳池进行打扫的时候发现飘在池子里的尸体,但是问来问去也没有任何线索。

  胡蓉让手下继续做笔录,自己来到别墅外面绕了一圈,发现四周遍布监控摄像头和红外线报警器,犬舍里还有两头凶猛的杜宾护卫犬,想突破这些防御,无声无息的杀死陈玄武,这个人的身手一定相当了得。
  忽然一辆轿车疾驰而来,在别墅门前刹住,一个青年男子跳下车直奔别墅而来,丨警丨察伸手拦住他,他立刻亮明身份:“我是玄武集团的总裁助理穆连恒。”
  胡蓉心中一亮,高声道:“让他进去。”
  穆连恒匆匆来到游泳池边,隔着老远就看到了陈汝宁的尸体,眼泪夺眶而出,步子也迈不动了,跌跌撞撞扑过来嚎啕大哭:“陈总,你不能走啊。”
  “穆先生,请节哀,有几个问题我们想问问你,配合一下好么?”胡蓉在身后轻声说道。
  穆连恒站了起来,脱下西装盖在陈汝宁身上,抹了一把眼泪说:“我一定配合警方,抓出杀害陈总的凶手。”
  “没有经过法医检验之间,还不能断定为谋杀案,请问你是怎么断定陈汝宁是被人杀死的呢?”胡蓉紧盯着穆连恒的眼睛问道。

  “陈总健康状况很好,也很懂得照顾自己,不可能自己淹死在游泳池里,我们玄武集团树敌太多,有人想置陈总于死地而后快,这是人人都知道的现实。”
  “那你说说,谁最有嫌疑?”
  “对不起警官,这种问题我很难回答你。”
  胡蓉点点头,看来这个穆连恒在这种情况下,还保持着头脑的清醒。
  “最后一个和死者接触的人是谁?”胡蓉重新问了一个问题。
  “应该是我,我是昨晚九点半离开别墅的,本来今天一早要回省城的,哪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情……”穆连恒泪如雨下,声音哽咽。
  法医终于到了,经过现场勘验,证实陈汝宁确实是溺水而死,进一步结果还需要解剖后才能得知,刑警们在现场仔细搜集着痕迹,并且将监控录像取出,带回去自己查看。
  显赫一时的玄武集团总裁陈汝宁的尸体被装进了黑色的尸袋,抬上了汽车,别墅被暂时封闭,一干证人被带回公丨安丨局继续做笔录,毕竟陈汝宁的身份很特殊,这么大的案子,必须慎重对待。
  回到大队,胡蓉先去了韩光的办公室:“韩大,那个案子怎么处理的?”
  韩光说:“你说李治安那个案子么,那个案子现在分成两个,反贪局负责追查那些钱的来历,咱们负责调查是谁干的这事儿。”
  胡蓉不悦道:“谁有闲空去抓小蟊贼啊,我倒是想亲自审问一下那个贪官,问问他收藏那么多金条准备干什么。”

  韩光哑然失笑:“再说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案子本来就是归口检察院的,咱们查,真不合适,再说了,能在贪官脸上刻字的可不是什么小蟊贼,这案子够你查的。”
  胡蓉说:“我对那个案子没兴趣,陈汝宁被杀这个案子倒是有点猛料。”
  韩光冷笑:“搞不好这两桩案子是一个人做的呢,这个小子,尽在节骨眼上给我添乱。”
  “是谁做的?”胡蓉瞪大了眼睛。
  “还能有谁,咱们的老熟人呗,这回他可算捅到天上去了,陈汝宁的后台可硬啊……”韩光咕哝着,拿起案卷往门外走,走到门口回头道:“我去支队汇报工作,你盯着点案子。”
  胡蓉低头沉思,竟然没听见韩光的话。
  市委,秦松坐在办公室内批阅着文件,表面上波澜不惊,其实已经波涛翻滚,昨晚发生了两件骇人听闻的事情,先是李主任被人从家里绑走,然后和一大堆金条现钞一起被警方发现,然后是玄武集团的总裁陈汝宁在自家游泳池里淹死,这两件事同时发生绝不是巧合,而是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行动。

  想到昨晚自家出现的那个神秘的红光,秦书记就不寒而栗,难道说杀死陈汝宁的人也曾进过自己的家?这么说他也有机会把自己杀死,为什么他没这么做?
  案子是肯定捂不住的,虽然身为市委书记,但秦松却远没有掌握江北市全局的能力,人家既然敢这么做,就是一心要把李治安拉下马,与其忙乎着帮姓李的擦屁股,还不如赶紧撇清来的利索。
  如果猜的没错的话,这案子省里已经收到风声了,这种时刻,牵一发动全身,还是明哲保身为好。
  李治安已经被市局警卫科的人员保护起来了,说是保护,其实是软禁,就等着省纪委和反贪局的人过来提人了,现在秦松考虑的是如何善后的问题,想想就觉得头疼,不该陷那么深啊。
  忽然电话铃急促的响了起来,定睛一看,是省政府的号码,赶紧拿起了毕恭毕敬说道:“我是秦松……”
  一番通话之后,秦书记又给市局韩寺清打了个电话:“小韩啊,陈汝宁的遗体,就不要再动了,要照顾家属的情绪。”
  韩寺清立刻领会了领导的意图:“好的,我明白。”
  “哦……”秦松迟疑了一下,又说道:“前段时间那个案子,进展的怎么样了?”
  “涉案的几个当事人,都是青少年,我认为应该慎重对待,我们的心理专家也认为,这起案子不存在故意杀人的动机。”
  “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我们绝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秦书记做出指示以后,放下电话,靠在椅子上,长长吁了一口气。

  市立医院病房,卫子芊已经醒了,静静地坐在病床上,眼神呆滞,望着面前的饭菜一言不发。
  “姐姐,你吃点饭吧,要不然大叔会伤心的。”方霏眼巴巴的望着卫子芊说道,她的骨折恢复的很好,已经能到处走动了。
  卫子芊依然没动,不说话,不哭泣,就这么呆呆的坐着,从卫总跳下熔炉的那一刻起,她就昏迷了,苏醒过来就这样傻坐着,让人看了心痛无比。
  饭菜是李纨带来的,一大早她就从家里赶到医院,卫子芊和她情同姐妹,出了这种事情,她感同身受,不停地擦着眼泪,劝说卫子芊节哀顺变,但丝毫不起作用。
  房门轻轻推开,一脸憔悴的陆天明走了进来,走到卫子芊面前,拿出一张信纸说:“子芊,这是我刚刚收到的,是你妈妈前天寄来的信,走上牺牲的道路,是她早已做好的决定,我希望你能振作起来,不要辜负妈妈的期望。”
  信纸摊开在卫子芊面前,她呆滞的眼神终于闪动了一下。

  天明,子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