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15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邓应君被戴绪这么一喝问,顿时慌了神了。他赶紧站起身来,“首长,我们想,其他地市也是这样操作的,我们也想摸一摸,试一试。”
  戴绪差点被邓应君气炸了肺,照这个话来说,他根本就不可能批这个报告。
  事实上,省里完全可以先批了这个报告,由市里先试验试验,条件成熟了,再上报不迟。本来有句话,叫摸着石头过河。要过河,先得有石头。
  邓应君这番话说的,是石头的影子都没有。
  戴绪正向邓应君大喝一声荒唐的时候,马文生已到了省委门前。他依然没能进入省委大院,这倒不是说邓应君没有安排,而是邓应君委托了戴绪的秘书周林,想让周林把马文生送到省委那边去。
  周林本来也是准备去省委那边,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离开,就听到戴绪在办公室里怒吼,周林赶紧过来了,站在门外听着,想及时进去打圆场。这样就疏忽了马文生那边的事儿。
  马文生又一次在省委大院门前转,依然被那两名值勤的武警拦在大门外。他给茆平打电话,打了半天,茆平也不接。

  马文生终于决定,不再找茆平了,他也不再信任邓应君。他迅速地给陆艳梅打了电话,陆艳梅这回电话接得很快。
  “梅子姐,我是马文生,”马文生轻声说道。
  那边陆艳梅的声音也很低,“我知道。不是说你到了省里去了,怎么现在有时间给我来电话呀?”
  马文生把自己遭遇的困境一说,陆艳梅沉默了一会儿,答道:“文生,我的确能让你进去,可是这个话我不好说。这样,我告诉你吧,你给农县长打个电话,向他请示一下。农县长是省委办公厅下来的。”
  马文生哦了一声,他心里暗骂自己笨。有陆艳梅提醒,他才想到了农加国。

  陆艳梅一直想避嫌,怕人家说她和马文生之间的闲话。如果她给马文生打电话,让他进省委,岂不是说明她和马文生关系不错吗?
  陆艳梅的慎重,由此可见一斑。
  马文生正要挂断电话,那边陆艳梅又低低地说了声“文生,我想你了。”
  马文生虽然站在寒风口,可是听到这话,他还是心头一暖,跟着答道:“梅子姐,我也一直在想着你。”他这么和陆艳梅说着,语气里就有了浓浓的情味儿。俩人都没再说话,可是话筒里,分明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等陆艳梅挂断了电话,马文生还在那里怔怔的。

  农加国接到马文生的电话时,先是迟疑了一番,跟着倒也痛快地答应了。马文生到了城关镇,搞起了农贸市场边的商铺,又搞起了教师小区,利用春节前的这短短一个月时间,让他在津县真正地抬起了头。
  所以这个人情,他必须得卖给马文生。这个马文生,看来的确有几把刷子,可是把他给用好了,将他招到麾下来,以后没准儿真能成为自己得力的助手,于是农加国说了声好,“文生,你现在在门口,对吧?我来替你想想办法。”
  农加国的办法果然顶用,五分钟不到,门岗就接到了电话,跟着一个武警向马文生走了过来,“你是津县来的?进去吧。”
  马文生顺利地进了省委大院,可是他对这里是眼前一抹黑,还得问人呀,于是他向武警打听到了省委组织部的办公楼,这才抬脚向那栋灰色的楼走了过去。
  等他进去了,这才发现里面还有门岗。一个值班的老头很有气度地坐在楼下一张办公桌前,看到马文生,那老头向马文生喝了一声,“什么人?找谁?”
  马文生忙走了过去,赔着笑道:“我是大朗市来的,来找池部长。”

  老头斜睨了马文生一眼,摆了摆手道:“不行,你不能进去。见部长,是要有安排的。”
  马文生听到老头这个话说得斩钉截铁,没有半点回旋余地,深深地叹了口气,正要向外走时,那个老头又叫了他一声,“你这么走了,下次还是没有机会见到部长的。你要去办公室预约,说明来意。”
  马文生听到这个话,大喜过望,忙不迭地向老人鞠躬,“谢谢,谢谢您。”
  老人本来一张严肃的面孔,如今在马文生看来,也是非常的和蔼可亲了。
  老人见到马文生很有礼貌,倒也生了恻隐之心,正巧这个时候一个提着公文包走进来的中年人经过,老人便笑道:“丁处,这里有个下面地市来办事的,想见池部长。”
  那个丁处长向马文生看了一眼,并没有多作停留,而是哦了一声,“池部长上午去开会了。你叫什么,找池部长有什么事?”
  马文生听到这个丁处长如此一问,忙不迭地答道:“我叫马文生。”他跟着介绍了自己的身份。那个丁处长是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的处长,名叫丁宗山。

  丁宗山是个喜欢舞文弄墨的干部,自忖理论水平也不低,听到马文生的自我介绍之后,他脑海里隐隐有着马文生的名字,却是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来。
  “要不你到我办公室里去吧,我们聊聊,”丁宗山即将上楼时,忽然向马文生说了这样一句话。
  马文生真是大喜过望了。他正怕着出了省委,下午再来又没有那么容易了,现在有这个丁处长帮忙,他哪里有不乐意的道理呢。
  进了干部一处,善于观察的马文生便注意到这里是干部一处,便猜着这个丁宗山估计是干部一处的处长副处长什么的。
  果然等二人一聊天,马文生就发现自己猜准了。
  丁宗山倒也显得平易近人,和马文生聊着省委组织部刊物纵横时,他确定了这个马文生正是纵横杂志上写过文章的人,于是笑道:“文生同志,我正觉得你这个名字耳熟,原来是我看过你的文章。”

  丁宗山也是喜欢写点东西的人,这样一来,他和马文生自然谈得亲近了。
  等到吃午饭时,丁宗山正要请马文生去机关食堂吃饭,那边走进来一个女子,婷婷袅袅地向丁宗山说道:“丁处,池部长叫你过去一下。”
  丁宗山立即站起身来道:“徐处,池部长回来了?”
  那个叫徐处的女子嗯了一声道:“是的。你来了客人?”
  丁宗山忙道:“不,他是津县的干部,是城关镇镇长,也是来找池部长的。倒也巧了,他归你管呢。”
  原来这个徐处名叫徐嫣,是省委组织部地方干部处处长。她估计不到四十岁,那张脸儿保养得极好,整个儿一个剥开的鸡蛋,既圆润,又饱满。

  徐嫣向马文生看了一眼,马文生已知趣地站起身来,恭敬地叫了一声徐处长好。
  徐嫣看着这个马文生倒也是高大帅气,对他也有些好感,便微微点了点头道:“好,不错。这么年轻就是城关镇镇长了。”原来省委组织部的处长,也就是正县级。
  马文生能做到城关镇镇长,至少也是正科级了。徐嫣没想到马文生已经高配成了副县了。
  丁宗山见到二人说起话来,便急急地出去见池薇。那边徐嫣倒也没有急着走,和马文生聊了几句,无外乎是问起津县的经济收入,县里的施政思路。
  马文生一一谈来,丝毫没有半点生涩之意。这让徐嫣更是对他多了几分好感。这样年轻的干部,多半是背靠大树上来的,真才实学倒不是很多。

  “你是哪里毕业的?”徐嫣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