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14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这才明白了,敢情陈景蕊根本没有打算这个时候将他领回到自己的家里。俩人进了招待所,陈景蕊开了两间房,两人这才缓缓地上了楼。
  快乐的时候,陈景芯迷离地向马文生叫道:“文生,娶了我,娶了我,我要给你生个孩子。”
  马文生听到她这么一说,心头一喜,浑然忘却了自己后背的疼痛,“好啊,好啊,你生了孩子,我就当爸爸了。”他惊喜地叫道。
  “你想得美,我们还没有结婚呢,”陈景蕊清醒过来,不由得嗔道。女人就是这样,她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说谎话就像是说情话,说情话就像是说谎话。反正她也分不清,而且也不想分清。

  马文生想到了明天去省委的事,便向陈景蕊问道:“你说你有办法能让我去省委呀。什么办法?需要找谁呀?”
  陈景蕊伸手轻轻戳了一下他的脑门,“你忘了?县里的陆艳梅,她的公公可是常务副省长。常务副省长,又是省委常委。不过呀,我建议你还是先不要找她。”
  “为什么?”马文生听到她提起了陆艳梅,一时间心里微微地乱了。陆艳梅自从他到了城关镇之后,再也没有和他联系过。而且也不再到他的出租屋里来了。她是在躲避,也是在为着他们俩人的共同声誉着想。
  其实陆艳梅是需要自己的。她需要自己带给她的慰藉。这一点,马文生凭着直觉,就能猜得到。尽管他和她最终没有越过雷池,但彼此心中,都深植了对方的影子。
  “你想呀,你跟着邓市长到了省里来了。你把池部长给找到了,谈成谈不成,都不要紧,由市长回去负责。你再找陆艳梅,哼哼,那就是把你那个市长给彻底抛开了,他会喜欢你吗?”陈景蕊说到这里,托着下巴看着男人。她知道,自己喜欢的这个男人是个有志向,有抱负的人,她即使帮不了他太多,也要替他拿些主意,让他少走些弯路。
  马文生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可是,要说得罪邓应君的话,那么在清月市,邓应君被临检组给抓到了之后,由他马文生帮忙找人弄出来,马文生就已经得罪了邓应君了。
  但这样的事,马文生没敢在陈景蕊面前说。他要是提到了这些,自然要提到郭采妮。提到了郭采妮,陈景蕊就不会不产生联想。
  爱这个东西是自私的,尤其是女人,对于和自己心爱的男人亲近的其他女人,有着天然的敏感。
  马文生是次日凌晨,才从医学院的招待所离开的。

  回到了下榻的宾馆,邓应君和茆平他们的房门还没有打开。
  马文生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他烧了壶热水,刚泡好茶,床边的电话就响了,他接起来一听,正是茆平。
  “文生同志,市长让你过来一趟,”茆平说完,也不等马文生回答,就将电话挂断了。
  马文生来到了邓应君的房间里。

  邓应君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也不问昨晚马文生去了哪里,便说上午去省委一趟。
  “你一个人去,那边会有人安排你进去,”邓应君向马文生叮嘱道。
  马文生心里迟疑,脸上却没有什么表露,他默默地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
  邓应君见到马文生颇有定力,也觉得难得,转过脸来向茆平看了看,意思是说你看看人家。茆平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讨厌上了马文生,他哪里会把津县城关镇的镇长放在眼里呢。
  邓应君让马文生去省委,他则让司机把他和茆平送到了省政府那边。
  昨天晚上,邓应君已经联系了省长戴绪,戴绪准备接见他,这让邓应君万分高兴。

  其实邓应君这个人工作能力不强,而且耳根又软。他在大朗市这边主持政府工作,几乎没有什么权力,一切都由市委书记陆子强说了算。
  陆子强和邓应君的差别在于,陆子强这个人懂经济,会管理,门生故旧又多。但陆子强爱面子,他不好过多的插手政府这边的事务,于是,就出现了政府几乎处于不作为的状态。而这种情形,暂时也没有什么问题。毕竟朗西省一直也没有什么大的发展,所以邓应君就像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似的。
  陆子强对邓应君倒也没有什么看法。他喜欢掌控局面,邓应君恰好又能让他完全掌控局面。因此大朗市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党政不和的情况。
  戴绪对于邓应君的能力起初没有什么了解,可随着邓应君到省里来汇报过几次工作之后,戴绪就对邓应君没有了一点点兴趣。他能把邓应君送上这个位置,也就到此结束了。
  此次邓应君能由戴绪安排时间接见,恰恰是因为他这次来省里要谈的腾龙镇划入市区的事儿。
  茆平没有随邓应君进省长办公室,他也没有那个胆量。
  茆平在省政府高悬的国徽下面就伫足不前了。跟着又回到了司机的车里。
  等邓应君在省长秘书周林的带领下,走进了戴绪的办公室后,戴绪正在看文件。邓应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周林轻轻地向戴绪汇报道:“首长,大朗市的邓市长到了。”

  戴绪这才摘下老花眼镜,看了一眼邓应君,然后淡淡地说道:“来了?坐吧。”
  邓应君没有立即坐下,而是向戴绪说道:“首长,您这段时间身体更加健硕了。”戴绪这个人虽然已经近六十岁了,可他块头很大,个头也高,听到邓应君这么一说,戴绪微微一笑,说了声还行吧。
  “应君同志,上级对于四处开花的工业园区建设,渐渐地态度有所转变了,尤其是有领导说这样的工业园区建多了,会侵占基本农田,从而危及粮食安全,你对于这个问题,有什么样的思考?”大朗市要求将腾龙镇周边全部划入市区,成立一个万亩面积的工业园区,这个报告早就送到了省政府这边来了。
  戴绪却迟迟没有批示。他不批示,自然这个报告也就送不上去。而昏头昏脑的邓应君向陆子强汇报,说戴省长肯定早批过了这个报告。
  邓应君现在听到戴绪如此询问,心里顿时紧张起来。他虽然耳根软,能力差,可并不代表他笨呀。
  “首长,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这是古人早就教育过我们的。我想,虽然工业园区可能会侵占一部分农田,但对于解决大朗市的工业基础薄弱,解决城市下岗工人就业问题,是大有裨益的,”邓应君立即汇报道。
  戴绪听着邓应君的话,又问道:“如果省里同意了这个方案,那这个工业园区的工业定位是什么呢?产业又来自何处呢?”有道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划了地方,总得要有企业入驻才行吧?
  邓应君答道:“市里还有一家纺织企业,还有两家钢铁企业,我想,可以让他们从市区先迁出来,由市经委给地,给政策,让他们先动起来。我们再以优厚的条件,来进行招商引资。”
  戴绪听到这里,大皱眉头,他很不高兴地说道:“应君同志,你这个话是很不负责的话。企业连个影子都没有,你把仅存的几家国企迁出来,弄到郊区,我问你,工人上下班怎么办?还有,如果招商引资,没有引来企业,你那里又将如何处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