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66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多事情连成年人都难以做到,但是在十来岁的关晓军手,却是轻轻巧巧的做到了,有些大事情,除了有限的两三个人之外,谁都不知道是他做的。
  关山虎闲来无事看兵法的时候,看到“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时,觉得用来形容关晓军较符合,后来又觉得“善攻者动于九天之”“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似乎也可以用来形容关晓军。
  关晓军年纪虽轻,但做事老道周全,除了在偶然的暴怒还让人觉得他只是一个小孩子外,当他安静的时候,却成了一个难以看清楚的迷雾一般的人,别说关山虎有这种感觉,连关阳也偶尔会生出看不透自己弟弟的想法。

  关山虎在得到了关晓军的肯定后,当下不再犹豫,直接向学校提出了提前高考的申请。对于关山虎这个妖孽学霸,云泽一的老师在简单商议了一下,倒也没有反对,第二天便同意了他的申请。
  当关阳知道这个消息后,显得极为沮丧,她觉得自己恐怕这一辈子都无法打败关山虎了,如果让她在高二的时候提前申请高考的话,估计学校里根本不会同意。
  关山虎说高考真的准备考试,在考试的时候,平常做试题,直接是学校里高三的卷子来做,成绩也是出的好。
  见他成绩这么好,学校的老师们也极为激动,特意找了个老师对他进行专门的辅导。
  自从建国以来,整个云泽地区能够考国内一流大学的学生都很少,这种原因主要是地方太穷,教育水平跟不,无论是师资力量还是教育水平,都差了不少,这才造成优秀的生源不够多。
  但这只是以前,从八十年代恢复高考之后,真正横在云泽学生面前的大山还是分数线的不公平所致,河东省是考试大省,但是每年高考的分数线都几乎是全国最高,这种人为的有意的设置堤坝拦截生源的情况,自古以来都是少见。
  纵观历史,明清两朝开科取士,还知道专门设立江南贡院,分片区招人,可是到了本朝,却是给各省划分不同的分数线,这种地域性的歧视当真是极大的不公。
  同样的分数,京都的学生可以考试京都水木,但是河东省的考生只能考二本三本,只有极其优异的学生,才能考国内有限的几所知名学府。
  所以这个时候,但凡有点能力有点关系的人,都会想方设法的为自己的孩子在别的省份开一个户口,让孩子在别的省份考试。

  这个时候的最佳选择是东北三省以及青藏等老少边穷地区,把户口挪到这些个地方后,在河东省学习,考试的时候再去当地进行考试,这成了当时有关系有能力的考生的最佳选择。
  不同地区的考试难度当真是天差地远,这个时候八九年代的河东考生,只要是学习成绩还行的人,跑到老少边穷的地方去考试,考取一本线那简直是板钉钉的一件事。
  从八十年代,一直到两千年间,老少边穷之地的户口至少多了好几万个,那时候花点钱花点关系在当地个户口,容易的很,也简单的很,等在当地考名牌大学后,把户口往所在城市这么一转移,立马是城里人了。
  只不过这种方式只适合有关系有门路的人,如果没有关系没有门路,那么有钱也行,于是在这个时候多了一种相当于介的家伙,收钱帮人开户口,一般都是你掏多少钱,他可以在什么地方给你搞一个户口。
  这个时候,值钱的是城市户口,农村户口根本不值钱,谁也不当回事,花点钱往地方政府加几个人名,轻而易举。
  这些办户口的人,会根据当地分数线的高低,来决定要钱的多少,如果你去东北,他可能向你要三千,如果你去青藏,他可能会要你五千,因为青藏高原那边的分数线更低。分数线低,意味着考大学的几率大,倒也贵的有道理。
  只是这种方法乃是富人的方法,穷人家的孩子只有在本地考试这么一个出路。
  咬着牙,硬着头皮,一步步往前挤,在独木桥艰难行走,虽然不乏掉下桥去的惨烈可能,但只要死不了有希望,有希望要奋斗。
  因为除了考试,此时的孩子们根本没有第二条出路,这是时代的悲哀,也是环境的限制,这个时候的孩子,身背负的东西实在是太多。
  高考这个相对而言最为公平的一件事,其实在一开始透着一股子不公平。但是相别的不公平而言,这已经是最大的公平了。
  他最起码给了农村孩子一个进身之阶,有了脱离繁重的农村劳动成为城里人的可能,也是可以改变个人命运的最好方式。
  关云山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也想为关阳姐弟在外地开几个户口,后来征询了关阳姐弟之后,见俩孩子的考试成绩这么好,这件事也此作罢。

  不过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关阳高考不顺利的话,那他在下一年的时候,直接把关阳送到青藏去考试,说什么也不能耽误自己孩子的前途。
  关山虎与关晓军也是一样,只要这三个孩子的高考不理想,关云山会强制性的把他们送到边远省份去考试,既然自己有能力了,那得让自己的孩子考名牌大学。
  关山虎虽然不是他的儿子,但是他从派出所领回来的,也是他救出来的,平常也经常在家吃饭,已经是半个儿子了。因为这个原因,关云山自然也要为关山虎的未来着想。
  这一次听到关山虎想要提前高考,无论是关云山夫妇还是关宏达夫妇都很关心,连关自在都很在意。好在这只是高考的预热而已,真要是考试的不理想,下一年继续考试,一点都不耽搁。
  在时间的推进,七月份越来越近,高考的脚步声几乎都能听见回响了,而考的日子也紧随其后。
  关山虎与关晓军都紧张了起来。
  在云泽市高三教室黑板的一侧,每个班的班主任都搞了一个倒计时的小黑板,此时小黑板的数字已经成了两位数。
  而关晓军所在的初三班级,在教室的后面墙,也挂了一面小黑板,每天都由班长来更改数字。

  随着数字的越来越小,紧张的气氛一点点加大。
  无论是初三还是高三,在面临这个时刻的时候,学生们已经紧张的不行了,连说话都开始减少。
  高三的学生有很多都紧张的睡不着觉,即便是睡着了,也会做一些稀古怪的梦,很多高三考生在这段时间,脸色都是极为苍白的。
  连关晓军所在的凤山镇学,初三的学生也都睡的很不踏实,到了这个时候,学生的态度开始了两极分化。
  学习好的学生抓紧时间查缺补漏,尽可能的利用剩余的时光提升自己,哪怕提升一分也是好的,而学习成绩差的学生,索性破罐子破摔,他们直接被这种气氛压垮了,丧失了斗志。

  有的学生开始莫名的焦躁,而有的还在挑灯夜战,各种各样的反应都有。
  在这个时候,最轻松的反倒是高一的关阳,相关山虎的高考与关晓军面临的考,只有她没有这么紧张。
  但她却极为气馁,因为无论是关山虎还是关晓军,两人都是越级考试的妖孽级别的人物,她虽然在学校里是学习尖子,但是跟着两个人相,还是差了不少。这让好强的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