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13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都是腊月底儿了,后面距离春节也没有几天,要是财政所把干部教师的年终奖发了,具体王书记看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吧,”马文生被王明芳步步为营地紧逼着,越发苦恼。他又如何不懂得王明芳这是在要财权。一个镇长,如果没有财权,就等于是一个空架子。这一点,马文生是万分清楚的。

  但他愿意给王明芳做主安排一下事务,毕竟他觉得她以前对自己好呀。
  王明芳见到马文生痛快地同意了,便笑道:“还是文生好,我说什么都行啊。”她这么不自觉地流露出真实的想法,倒是让马文生吃了一惊。
  说什么都行?这是什么意思?看来,城关镇的事最后要事无巨细归王明芳来管了。
  马文生这么想着,越发焦躁起来。他可以让步,不代表他完全让步。

  为官一任,必须造福一方。否则,当这个镇长,又有什么意义呢?难道就是因为苗治国的原因,他就必须不按合同给苗龙敏拨款吗?天下哪有这等拿着政府的钱,天天不做事的老板?
  结束了和王明芳的通话,马文生又给笪炳水拨了一个电话。
  笪炳水起初觉得管这个教师小区还是个肥缺,可是自从苗龙敏只要政府拨款,工程进度却是无比缓慢时,笪炳水就是一个头三个大了。
  苗龙敏后面的人是谁?这在城关镇早就不是秘密了。马文生几次三番地催促工程进度,这让笪炳水连苗龙敏请吃请喝都不敢接受。
  如今马文生再来电话,笪炳水立即知道了是什么事。
  “马镇长,”笪炳水叫道。
  “笪宣委,我知道你有苦处,这样,你明天向王书记汇报一下,要把这个工程转到我这里来。我亲自负责这个教师小区的建设,”马文生斩钉截铁地说道,“后面的拨款全部停止。”

  笪炳水接到马文生这个电话,心头可谓一喜。他对教师小区能不能完工,什么时候能完工,心里可是一点儿底都没有了。如今马文生要把这个烫手的山芋自己接过去,那可是再好也没有了。
  笪炳水心里虽然高兴,可嘴上还是答道:“马镇长,您天天操心这个那个,这事还是我来吧。要是后面我遇到难题,再向您汇报。”
  马文生听到笪炳水这个话,有意想挑他一下,便道:“你不舍得放呀,那好,那还是归你管。”
  笪炳水慌了神了,连忙答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关键问题,还得马镇长来把关呢,镇长,您说是吧?”
  马文生见到拿捏得笪炳水也差不多了,这才正色说道:“这个事你也不要声张出去。我想呀,这样,你透露一点给苗龙敏。钱暂时一个字也不能给。等到他伸手要钱时,你一脚就踢到我这里来。”
  笪炳水高兴地应着。

  结束了通话,马文生的手机跟着又响了起来,他一看,原来是陈景蕊。
  “阿蕊,你到家了吧?”马文生问道。
  “当然。我等你电话呢,可是到现在,也不见一个,”她有些不满地说道。尽管她知道此行马文生是来办事的。可是再忙,电话也能打一个吧。
  马文生把自己到省城来的时间一说,又详细地讲了自己去了一趟省委了,结果没能见到池薇。那边陈景蕊就咯咯地笑了起来,“你当省委是你家,你想来就来?出来吧,我来帮你想想办法。”

  马文生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精神,问道:“你有办法?”
  “那当然了,”陈景蕊不无得意地说道。
  马文生眼见着是山穷水尽疑无路,忽然由陈景蕊那边传来了好消息,他如何不震奋呢,于是便悄悄地出去了。
  他这么一走,那边茆平就听到了他这边开门的声音。

  茆平伸手拿起床头柜边的电话,拨了一个给马文生。马文生房间里始终没有人应答,茆平皱了皱眉,便出去向邓应君汇报,说马文生出去了。
  “他出去了?也许是见大学同学去了,”邓应君淡淡地说道。他刚才也在打电话,联系了几个部门领导,都推说津县的腾龙镇那边三个乡镇的事儿他们知道一点,但是划入市区,改作工业园区,还真不是他们能办得了的。
  “要找省里的主要领导,邓市长,”每个人拒绝之后的话,基本一致,这让邓应君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拳打进了棉花包里,一点力也不着。
  邓应君毕竟是大朗市的主要领导,他在省里关系深厚的领导,比如提拔他就任大朗市市长的戴绪。
  戴绪虽然不是大朗市人,可是他年轻的时候,下放在大朗,对大朗有着别样的感情。
  戴绪下放的地方,距离邓应君的老家只隔一个街。
  那时候,大朗市还不大,主要街道也不过几条,戴绪担任省委分管党群的副书记时,一次到大朗市来调研,恰好是市委秘书长邓应君随行,提到了大朗市那条街,邓应君把那里的人和物说得一清二楚。
  这样就在不知不觉间,戴绪对邓应君有了好感。等到大朗市市长出缺,分管党群的副书记戴绪提名邓应君,自然很轻松地就在省委常委会上通过了。
  茆平见到邓应君对马文生出去,并没有什么兴趣,于是便离开了。
  马文生出去之后,陈景蕊又给他来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说她在医学院等他。
  “医学院?”马文生有些诧异。他正想着这个时候去陈景蕊家,需要准备点什么样的礼物呢。

  “你要是不认识路,就打个车,”陈景蕊柔声说道。想到马上就能见到自己的阿郎,她很是兴奋。
  马文生打车到了医学院,这才发现这里距离当初他上学的省立大学,也不过几里地之遥。可他的印象中,却是没有这个学校的。
  下了车,马文生借着路灯光,看到学校门前站着一个人,看身影,应该就是陈景蕊。等他走了过去,果然,陈景蕊正在笑兮盼兮地看着他,“来了?”她迎了过来,却没有钻进他的怀抱,而是伸手替他拉了拉衣领。
  “看来得好好帮你包装一下,天天就穿这一件衣服,也不冷呀,”陈景蕊看到马文生穿的羽绒服,有些心痛。虽是寒冬腊月,却也不能天天穿同样的衣服吧。
  “没事,我的身体棒着呢,你又不是不知道,”马文生随口说道。他伸手将陈景蕊拥进怀里,然后问道:“我们去哪里?”
  陈景蕊把马文生刚才的话理解错了,她嗔道:“你就喜欢胡说八道地欺负我。”
  “我哪里欺负你了?”马文生有些茫然,跟着他想了起来,他说自己的身体棒,陈景蕊是知道的。这里面就有其他的含义了。
  “我没那个意思,真的。不过,我倒是很想你了,这也不假,”他说到这里,那唇自然而然地凑到了陈景蕊的脸上,亲了一下。
  “我们去里面吧,我带你参观一下校园,”她这么说着,就引着马文生往里面走。俩人走着,十指相扣,彼此心中的甜蜜,自不待言。
  等在校园里转了一圈儿,马文生便有些晕晕乎乎的了。接着陈景蕊将他引进了一个小宾馆,灯箱上面写着医学院招待所。
  日期:2018-11-15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