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11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此时是叫苦不迭。这一回,只怕是茆平要凶多吉少了。他哪里知道邓应君已被几名丨警丨察堵在了床上。
  茆平正在洗浴城里,和一名小姐在单独的小间里洗鸳鸯浴呢,也是被抓了个正着。
  司机倒是幸运,找了个女人玩了一回之后,已经回房休息了。见到出了事,暗叫侥幸时,却没有忘了邓应君和茆平二人。
  司机拨打邓应君的电话,响了很久,也没见人接听,再拨打茆平的电话,却也是一样。
  邓应君正在和进房的丨警丨察说话呢,“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要和你们关市长通电话。”
  那个丨警丨察面无表情地答道:“对不起,我不是清月市干警,不认得什么关市长。你也别摆那个谱了。还是老老实实地跟我们走一趟吧。”

  邓应君听到这话,彻底地傻了眼了。
  马文生已经来到了邓应君的门前,可是门口被丨警丨察守住了,他根本进不去。他正想着邓应君不会出事时,司机光着脚朝他走了过来,“马镇长,马镇长,快,快想办法,邓市长,他在里面呢。”说到邓市长,司机的声音低得多了。
  “什么意思?你是说?”马文生顿时头大。这一回,他可真遇到了麻烦事了。他实在是想不到邓应君作为一个堂堂的市长,也会搞这种事。而且这里又不是大朗市的辖区,这,这让自己怎么办呢?
  马文生想了想,觉得只有找郭采妮了。看看她有没有办法。如果这次邓应君在清月市被抓了,那此行的任务宣告泡汤不说,还会影响大朗市的声誉。
  马文生回到房间拨打郭采妮的电话。因为他已经知道执行任务的是省里布置的,于是说起来也很清楚。
  郭采妮苦笑一声道:“文生,你怎么出门总遇这种事呀。我来替你想想办法吧。”她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司机也来到了马文生的房间,他刚才看到了邓应君和那个女子光着被拍了照,等穿上衣服,这才被带走了。同时被带走的,还有秘书茆平。
  茆平用着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司机。司机只觉得这下彻底地玩蛋了。

  郭采妮给马文生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司机也想凑过来听。可是最终他还是没敢。
  “文生,我了解过了,这次执行行动的,是省厅治安大队,带队的是副大队长,叫陶均生,他是我在培训班的老师,你赶紧把他给找到,”郭采妮急切地说道。她既然知道市长被抓了,这件事只要暴了光,最后肯定要处分人的。
  马文生是市长的随行人员,就算他什么也没做,最后估计也是凶多吉少。
  马文生听到这么一说,急匆匆地跑了出去。外面警灯闪烁,这让他微微松了口气。
  他快步跑到了楼下,找到一名丨警丨察便问道:“请问,哪一位是陶均生大队长?”
  马文生询问陶均生,倒是让那些乱哄哄的声音静了一下,跟着有人冷冷地答道:“是哪一位叫我?”
  马文生听着声音,顺着酒店门前的灯光下看了过去,只见一个黑瘦的高个儿丨警丨察正朝他这边看着。

  马文生赶紧走了过去,赔着笑脸道:“您好,陶大队长,我是郭采妮的朋友,是她让我来找您的。”
  听到郭采妮这个名字,陶均生态度明显地好转了些,“哦,是采妮的朋友啊,你好,你有什么事?”他虽然客气了些,但还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马文生这个时候就显得他机灵了,他暗暗地拨通了郭采妮的电话,然后说道:“采妮,你跟陶大队长说一下吧。”
  郭采妮叫马文生将电话交到了陶均生的手里,那边警笛声片刻不停,早有几名丨警丨察过来叫报告,请示下一步怎么办时,陶均生挥了挥手,冷冷地说了声全部带走。
  马文生心里着急,可是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他等着郭采妮和陶均生通电话呢。等电话通过之后,陶均生说道:“这里面,有你们的头?莫名其妙。真是的。”
  陶均生嘟哝着,可最后还是招呼着马文生上了车。
  等到了车上,陶均生告诉马文生道:“也亏你找到了我的学生,这回我看在她的份儿上,就算了。”
  马文生从口袋里掏出两千块钱,握在手里,装作和陶均生握手言谢。这二人都坐在车后排,这样一来,不显山不露水。

  陶均生感觉到了手里多了厚厚一沓票子,先是怔了一下,跟着随意地将手插进了口袋。这样就把那钱放到了自己的兜里。
  车又往前驶了一段,便进了一个公丨安丨分局。
  分局领导早等在那里,陶均生却没让马文生进去,自己下了车,和分局领导说了几句话,然后叫马文生进拘留室找人。
  马文生找到邓应君和茆平,陶均生便向值勤的干警说了声放他们走吧。
  马文生便将二人带了出去,一出门,茆平就大叫晦气。
  那边邓应君黑着一张脸,朝茆平吼了一声道:“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茆平被这一声断喝,给吓了一跳,跟着就闭了嘴,脸上却现出无比委屈的样子。
  马文生又向陶均生道了谢,陶均生走了出来,向马文生摆手道:“不要和我来这一套,我只是看在我的学生份儿上,要不,今天谁来说情也没用。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马文生心说这个人怎么这样,但他看到邓应君正在侧耳倾听二人说话时,便明白了。
  敢情这个陶均生也是外表粗犷,内心却是精细的人。如果他和马文生握手道别,很有可能会给邓应君带来错觉,至少会认为马文生也参与进来设计了这个套呢。
  马文生低了头,也没再说什么。三个人以茆平走在最前面,马文生断后,邓应君走在中间,一路沉默着来到了院外。
  茆平给司机打电话,不一会儿,司机就将车开了过来,三个人回到了酒店,退了房,便扬长而去。
  赶到省城朗中市,已是第二天下午。茆平有了上回的教训,这次便自作主张地开了家五星级的宾馆。可是邓应君早就没有了兴致,他再也提不起精神来了。

  当天下午,邓应君指示在宾馆睡觉。马文生呢,则利用他们睡觉的时间,来到了大街上,他正要给陈景蕊打电话,这时,一只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马文生一回头,顿时愣住了。“欧阳宛儿,怎么会是你?”
  欧阳宛儿穿着白色的羽绒服,一张秀美的脸儿微微扬起,“你忘了?我不是说过了我家就在省城吗?”
  马文生不好意思地摸了一下鼻子道:“我不是忘了,是没敢往心里记。”她的事,马文生早就不想记了。
  只是在省城,难得遇到,他也觉得不错,起码有个能聊聊天的。至于情感方面,马文生可是想都不想了。

  欧阳宛儿听到他这么说,也沉默了一会儿,许久才说道:“你是一个花心大萝卜。你和我们局长,是不是有点什么?”原来欧阳宛儿也猜到了郭文芳和马文生是不是有段什么。加上马文生被王谨驱逐,失势之后,欧阳宛儿更是对他一肚子不满意。
  马文生没解释,他不想说这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