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62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路红的话深深刺激到了王召钢,女儿乖巧可爱的容颜出现在眼前,他长啸一声,居然挣脱了协警的手,一巴掌打在路红脸上,这一掌力道极足,路红当场就昏迷不醒,所有人都惊呆了,只见王召钢径直向审讯室冲去。
  王召钢以前当城管的时候经常和派出所打交道,也算轻车熟路了,他一路冲到审讯室门口,正遇到听到外面的动静出来查看的民警,王召钢大喝一声,一把将他推开,冲进了审讯室,眼前坐着一个惊恐万分瑟瑟发抖的少年,就是奸-杀女儿的凶手。
  二话不说,挥拳上前,秦傲天吓傻了,竟然不知道躲,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根电棍顶到了王召钢的腰眼上,噼里啪啦放着电,王召钢立刻瘫倒在地,大群丨警丨察涌了进来,七手八脚将王昭刚戴上手铐押走了。

  王召钢被拘留了,第二天,李燕来拘留所给他送被子,仅仅两天时间,李燕仿佛苍老了二十岁,步子都蹒跚了,望着妻子憔悴的样子,王召钢沙哑着嗓子问道:“燕子,你怎么来了?”
  “医院住不起啊,厂里又不给报销,这是给你带的被子和牙刷,女儿没了,你可不能再有事……”说着李燕的眼泪就又下来了,瘦弱的肩膀耸动着,强忍着不哭出声来。
  “这几天,我都不敢回家,一回家就看见女儿的影子,我心疼啊,老王……案子有进展了,那个张静把什么都说了,是他们三个杀千刀的强逼着嫣儿去的酒吧,又灌酒又下药,带到旅馆……”李燕说不下去了,低着头抹了半天眼泪才接着说:“三个王八蛋已经被拘留了,故意杀人罪,早晚挨枪子。”
  “枪毙算便宜了他们,我恨不得活剥了他们。”王召钢咬牙切齿的说道。

  从拘留所回来,李燕没回家,而是去了邻居王大姐家,王大姐的丈夫因为参与械斗被拘留至今,据说配电房门口那场恶斗,有几个保安被打成了重伤,现在人家要追究刑事责任呢。
  李燕就暂且住在王大姐家,两个苦命的女人谈起厂里的事情,都是唉声叹气,最近谣言不断,有人说晨光机械厂要拿出资金来从玄武集团手里收购红旗厂,可是上面就是不同意,还有人说拆迁马上就要开始,先从家属区开始,然后是生产区,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一时间谣言满天飞,都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燕子,你听说了么,害你们家王嫣的那个瘪犊子,家里很有背景,他是市委书记同父异母的弟弟,他妈是正科级的干部,他舅舅是玄武集团的经理,还有一个小畜生,家里也不简单,听说有个叔叔在检察院工作。”
  李燕说:“我不管那些,总之杀人一定要偿命,我就不信了,罪证确凿,他们还能翻了天。”
  “唉,这都是命啊。”王大姐叹了一口气,拿出一包挂面来,准备做饭了,忽然房门被砰砰的敲响,对门的张大嫂在门外喊道:“玄武集团拆办公楼了,快去看啊。”
  几个妇女连饭也不做了,匆匆下楼,宿舍区里有不少人都闻讯下楼,一边议论着一边快步赶往办公楼。

  红旗钢铁厂的办公楼建于一九五八年,是一栋苏式风格的大楼,用料扎实,造型雄壮威武,当年曾经荣获省优秀建筑设计奖,一度是红旗厂的象征,有人说,这座楼再用一百年都不过时。
  寒风瑟瑟,无数红旗人围在办公楼四周,默默的看着玄武集团请来的工程队拆除他们心中的圣殿。
  先拆办公楼,是穆连恒的主意,认真研究了红旗钢铁厂历史的他知道,这座楼在职工心中的位置,和人民大会堂在全国人民心中的地位差不多,只有先拿这座有图腾意义的建筑,后面的拆迁工作才能积极有序的展开。
  为了增强效果,穆连恒没有动用挖掘机等机械化设备,而是高价请了定点爆破工程队,在办公楼的主要承重位置安装了高爆丨炸丨药,办公楼内已经清空,空洞的窗户如同失去眼球的眼眶,风呜呜的刮着,每个红旗人心中都在呜咽。
  “四三二一,起爆!”穆连恒一声令下,办公楼轰然倒塌,所有人都感到大地震颤了一下,空气中充满了呛人的粉尘。
  烟雾散尽,办公楼已经成为一片废墟,唯有一堵饱经沧桑的花岗岩外墙依旧屹立不倒。
  拆迁队的人收摊子撤离了现场,并不打算用铲车将废墟清理掉,这也是穆连恒的一个手段,事实永远比语言更有力,办公楼的废墟代表了玄武集团的决心和力度。
  工人们三三两两的回去了,李燕回到王大姐家里,两人下了一锅面条,里面放了些菜叶子,孩子正上初中需要营养,又单独加了跟超市打折的双汇火腿肠,一家人吃了饭,两个女人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闲聊着。

  “这日子真没法过了,我们家那口子这一进去不知道要判几年,就凭我一个人每个月五六百块钱,怎么养活孩子啊。”王大姐抹了一把眼泪说道。
  李燕也鼻子酸酸的,自己何尝不是如此,红旗厂倒了,女儿没了,这日子真的没啥奔头了。
  当晚,李燕和王大姐一张床,睡到半夜,李燕悄悄说了声:“王大姐,王大姐。”
  王大姐没动,睡的很沉。
  李燕爬了起来,蹑手蹑脚穿上衣服,走到客厅,拿了一张纸写了几个字,把自己的钥匙、手机和钱包压在上面,走进厨房找了一个瓶子,轻轻打开门出去了。
  卧室的门开了,王大姐走了出来,上了个洗手间,疑惑的四下看了看:“李燕,李燕?”
  没人答应,王大姐忽然看到了茶几上的纸,拿起来一看,上面写了简短几个字:我陪女儿去了,李燕。
  “不好了!快救人啊!”王大姐慌忙披了件衣服,穿着睡裤就奔了出去。
  找到李燕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她蜷缩在自家楼后的小树林里,已经人事不省,旁边丢着一个空瓶子,上面写着杀虫剂三个字,邻居们打着手电,找来一辆三轮车把李燕送往附近的医院进行抢救,经过洗胃,李燕终于活了过来,王大姐哭着问她:“燕子,为啥想不开啊?”
  李燕脸色苍白,喃喃道:“为啥要救我,我要陪女儿。”
  江北市南郊,锦绣江南别墅区,为了方便开展工作,陈汝宁在这里买下一座带网球场和游泳池的独栋别墅,寒冬的季节,别墅自备的大型ao史密斯锅炉系统将暖气送到每个角落,别墅里温暖如春,地下室里的游泳池更是保持着恒温。
  相对于高尔夫球,陈汝宁更喜欢游泳,不管身处何地,他总要每天保持一个半小时的运动量。
  游泳池中,陈汝宁矫健的身姿披荆斩ng,池边的穆连恒不禁拍掌道:“陈总的英姿我们晚辈望尘莫及啊。”
  陈汝宁又游了一个来回,这才出水上岸,摘掉泳帽和眼镜,穆连恒将搭在胳膊上的浴巾递了过去,陈汝宁擦拭着身体,腹部八块肌肉线条明显,一点也不像是五十多岁的中年人。
  “红旗厂的拆迁进度要加快了,但是也要注意工人的情绪,适当的给一些甜头,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陈汝宁说着,坐到了躺椅上,拿起一只雪茄,穆连恒擦着火柴帮老板点燃,问道:“晨光厂那边的进度怎么样了。”
  日期:2018-11-15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