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976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抓鸡华罗庚可不是浪得虚名啊!
  赌鬼,一但想赢,几乎就会把牌面往最大的方向去想,却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这两张牌之后的第三张,只要是那另外五分之四,这把牌基本就等于废了。
  也不知道余广茂一个人在那儿兴奋个什么东西。
  拿到一对A幸运的,同时也是不幸的,在揭开第三张牌前的短短几秒钟时间,就是最令赌鬼兴奋,也是最让他们觉得刺激的环节。
  余广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手已经把一副捏得变了形,开始往下搓第三张。

  快了……很快就要露头了,尖、尖,带尖的……
  越往下拉,空白的地方越大……
  没有尖,真的没有尖!
  就在余广茂的心快凉的时候,突然一看,彩色的!
  卧草!余广茂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叫一声时,顺势将前两张牌扒拉开来,第三张牌露了真容!
  大王!
  啪!

  余广茂一把将三张牌重重地摔在桌子上,大叫道:“三个A,对不住了地主哥!”
  整个房间里都是余广茂扬眉吐气的声音在回荡着,他得意地看了看向文召,然后再不怀好意地看了看方长,那眼神就像在催促着方长赶紧废了自己的手一样。
  小地主轻轻地把牌拿了起来,还没有开牌呢,余广茂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子,笑道:“地主哥,我看你啊,就别开牌了,就算你拿着另一对A加一张小王,按抓鸡的规矩有听用,大王听用最大,所以我这把牌是最大的,这没问题吧?”
  小地主把自己的牌翻开,十JK,花色还不一样,一把烂牌揭开的时候,余广茂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地主哥,看来你运气不好啊,拿了最小的一把牌,太不好意思啦,哈哈哈……”余广茂大叫道:“我余广茂这辈子抓鸡还没怕过谁啊,跟我赌,哈哈……”
  小地主瞥了他一眼,一把抄起刀来,俯身拉过余光茂的手,一刀子剁了上去。
  哧!
  快进快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连将他的手掌扎了三四刀,硬生生地余广茂痛得卷在了地上,嗷地一声,啕出声来,痛得死去活来。
  然而,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只见小地主站了起来,走到余广茂的身边,将他另一条手臂也给拖上了台面,嘿嘿笑道:“出老千啊?胆子不小!你这双手我废定了,谁都保不住你!”
  “我没……”
  “有”字没出口,小地主一脚踩在他的手腕上,另一刀顺势刺穿了他的另一只手掌,让他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啊……啊……救命啊……”
  听到余广茂哀号的时候,小地主顺势把刀拔了出来,笑道:“死到临头,你特么的还这么嚣张,煞比!”

  全场呆若木鸡地看着余广茂打滚到昏厥,满头大汗,没有一个敢多说半句话。
  方长一下子坐在那端正得像小学生一样的向文召的身边,说道:“向经理,这人你认识吗?”
  “不认识不认识,我跟他半点关系都没有!”向文召紧张地说道。
  方长笑了笑,说道:“不认识就好,反正这个人我也不想在洪隆见到了。对了,向总,我现在在临居置业里打工,欢迎搞事,明争暗斗我都接招,商场,就按商声的规矩来,怎么样?”

  看着向文召不吭声,方长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拍了拍向文召的肩,起身就领着小地主和苍妙出了这间办公室。
  “他真的出老千?”
  苍妙疑惑地看着小地主问了一句。
  小地主嘿嘿一笑道:“赌博是犯法的,我这是在帮他戒赌啊,二小姐,你说我是不是很伟大!”
  “你们……”
  瞅到方长那一脸不怀好意的笑时,苍妙才知道这两人摆明了就是坑了余广茂。
  说白了,今天余广茂横竖都逃不了这个劫,也就是借此,让他明白,人在明知道自己要倒霉的时候,却没办法躲得开时,那是一件多么绝望的事情。
  三个A最大的丨炸丨弹又怎么样呢?规矩又不是他说了算。
  苍妙都快气死了!

  刚才那把牌开牌之前,她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都不知道多吓人,亏了这小子现在还笑得出来,死死地抱着他的手臂,说什么也舍不得撒开,从昨晚到今早,一连来这么两次,心脏都快吓出问题来了。
  此时,方长看着小地主,说道:“小地主,去都城吧,你姐夫去都城了,城市管道网工程马上要招标,你去帮他。都城这边暂时没有什么事了!”
  小地主一脸悲伤地说道:“老大,我想跟着你啊!”
  “那好吧……”
  “可是,男儿志在四方,我怎么能一直依附在老大的羽翼下混日子呢,我得去盯着我姐夫,老大保重!”
  方长再一看小地主的时候,他早就跑得没影儿了。
  现在的洪隆打得太厉害,小地主喜欢的那些道道,都没影了,所以放他去都城兴风作浪吧。
  最关键的是,刚才废了两个人,如果抱着鱼死网破地给捅了出去,小地主会有麻烦的,放他去都城,更是为了避避风头。
  “走吧,打工仔!”苍妙冲方长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该去临居置业转一转了吧!”
  “领导请吩咐,不知道领导打算给小弟安排个什么岗位啊?”

  “秘书!”
  苍妙瞅着方长那认真谄媚的样子,噗哧一笑,咬着唇角,那骚气的眼神还真是勾魂夺魄。
  方长当下一紧,咂舌道:“有事秘书干,没事干……”
  “答对了!走吧,小子!”苍妙连拉带拽地缠上方长,在他耳边亲亲地喘道:“我的办公桌很大,沙发很宽……”
  噗……

  方长想抗议,这是假公济私嘛!
  抓住这次机会的苍妙才不会这么轻而易举地放过方长呢!得让他当牛做马。
  同一时间,向文召看着双手鲜血满头大汗的余广茂,闷声不吭地抽着闷烟。
  “向总……这事……这事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向文召摇摇头道:“老余,快躲躲吧,刚才那个女人叫苍妙,那是顺缘地产的二小姐,苍家大少爷好几年前死了,你也知道,前不久凶手回来了,下场什么样,你也应该清楚。刚才的话,对我是敲打,对你也是放你一条生路,赶紧离开洪隆,要不然,你丢的不是双手,这条命恐怕……”
  向文召从来不是省油的灯,之所以这么玩阴的,他知道这是商场的底线。之所以方长今天找上了门,因为他差点死在“井里”。这笔账,他肯定是要人来顶的。
  想到这里,向文召还阵阵后怕,幸有是余广茂这个煞比搞出来的事情,看着他那双还在不断滴血的手,向文召有点反胃地闭上了眼,叫道:“还不把你们余经理送到医院去!”
  跟着余广茂的几个小工头这才如梦初醒,架着他和大铁锤赶紧往医院里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