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06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津县城关镇的农贸市场外围一带征了地,搞好了地平,终于进入招投标程序,马文生拿到建设图纸,非常关切地向分管副镇长刘安国问道:“前期我们的资金投入已经达到了20元,能不能搞点预售?”
  刘安国知道马文生在为年底的干部年终奖发愁。新领导上任,都要在单位里多搞点福利,马文生也不例外
  。而王明芳也是刚刚接手镇丨党丨委书记,她的想法就算不说,刘安国也清楚。干部们拿福利,谁不想芝麻开花节节高呢?
  刘安国答道:“现在分管副县长是江副县长,镇长您看,是不是要和他沟通一下?”预售是好事,刘安国也愿意。但是现在招投标还没有结束,就搞起了预售,难免会有反响。虽然地产商这样搞,可他们毕竟是镇一级机关。
  马文生想了想道:“这样吧,我们不搞预售了,就出个公告,搞个认购,发上几十张认购证。凭着认购证缴钱,也能缓解一下镇上的财政紧张局面呢。”

  刘安国心说镇长估计不想和江副县长接洽了,可是江汛也不一个大气的人,绕开了江汛,到时候人家说点什么,马文生可能要挨训。
  想到这里,刘安国还是坚持自己的建议,“不管是认购,还是预售,都要得到县里的同意。我想,还是向江副县长汇报一下。”
  马文生见到刘安国敢于坚持己见,也不生气,想了想道,“你考虑得对。这个事,就全权交给你了。但是有一条,最近招待费要控制一点。不要过于张扬了。”
  刘安国咧嘴笑了,答道你就放心吧,“一个副县级的大镇长,天天为吃喝那点事烦心,我再给你挣不来钱,就得写辞职报告了。”

  刘安国一席话,说得两人对视大笑。
  刘安国这边开始动手,宣传委员笪炳水那边也搞了起来。教师小区一提上议事日程,笪炳水就先后去了几次中小学,和镇教委专职副主任一道,召开全镇教师会议,把镇上建教师小区的目的意义,以及想法和具体实施方案一一阐明了。
  笪炳水是搞宣传的,说话很有鼓动性。
  “要发展,就得重视教育。重视教育,就得重视教师。镇上王书记,马镇长为了这个教师小区,先后跑了很多趟县里,这才要到了地。县教育局局长也替我们找过几次书记县长,总的来说,这事就这么定了。我们也要请人来实施,确保工程完全按照镇上的统一规划进行。有人会说了,请别人来施工,会不会出冤枉钱?我在这里做个保证,不会。市场上建一幢房子是什么价,我们就按什么价来付。所以,我请大家推选监工代表,保证这次施工完全按照大家的意愿进行。”

  笪炳水这么说着,又让全镇的教师报名认购。地是白送的,房子是连体别墅,价格笪炳水也作了预测,不超过十万元一户。没钱可以先欠着,等到房子建成拿钥匙了,再一次付清房款。
  教师们这个时候当然积极踊跃了,第二次开会时,就有70多位教师缴了三万块钱保证金,说自己肯定会购买。
  笪炳水和刘安国两管齐下,招标办也根据城关镇的安排,开始做标了。
  这个时候苗圣国给王明芳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家有个侄子,想到城关镇来做工程。
  王明芳上回收了许彩风的五万块钱,她自然不可能把商铺的建设转到苗圣国的名下。于是她建议苗圣国的侄子去做教师小区。
  “账面上已经有了200多万,前期动工,应该是不缺钱用。只要他有资质,哪怕是议标,我们也可以为他开个绿灯,”王明芳也痛快。
  没想到苗圣国就看中了那个商铺。商铺建成后,可是商品房,能用来出售的。
  所以他对王明芳的提议并不满意,“我王书记,你总不会连个商铺的主也做不到吧?我倒是纳闷了,这个城关镇是你当家,还是马文生当家?”
  王明芳正要解释什么,那边苗圣国已经啪的一下挂断了电话。
  王明芳好不气恼,你一个县委副书记兼政协主席,随便一个电话就想捞一个大工程,这事也未免太轻巧了吧。
  王明芳坐在那里生闷气,脑子里却又转到苗圣国刚才的那句话上,这个城关镇,如今到底是谁在当家作主,是她王明芳还是马文生?

  王明芳的女性柔情是一个方面,其实在仕途上,她的个人要求是很高的。随着马文生到了城关镇镇政府,王明芳感觉镇上的干部有事没事向他那里跑的多,汇报的多,而自己这边,的确显得有些冷清了。
  王明芳这么想着,心里就越来越不高兴。她随即给纪委书记曹文雪打了个电话,说自己马上过来汇报工作。
  曹文雪说了声好,我在办公室等你。
  王明芳到了之后,把自己的处境向曹文雪作了个简单的汇报,然后说道:“曹书记,我是您一手提起来的,我想请您到镇上给我压个阵,我想开个党风廉政工作会议。年底到了,刹一刹风气,也是好的。”

  曹文雪这个人文化程度不高,只是个高中生,因为她是女干部,而且像她这个年龄的领导干部中,女同志有这个文化水平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她对官场倾轧见得多,也了解得多,满口答应了自己这个一手提拔的女书记。
  “明芳,我就说嘛,对待权力,千万不要放松。你一松,别人的势头就涨上来了。这一次马文生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狗屎运,一下子成了副县级,和你平起平坐了,”曹文雪说得直接,一语道破了王明芳心中所想。
  王明芳倒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这个时候借助曹文雪来敲打马文生,她这一招过于卑劣。可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她搞这个会议,也想回敬一下苗圣国。
  你苗圣国不是要工程吗?那好,我先开个党风廉政会议,来回敬你一下。
  当天下午,城关镇就通知召开全镇的党风廉政工作会议。曹文雪也参加了,她在会上高调指出,“丨党丨委指明方向,政府负责拉车跑路,我们华夏制度,就是这么一个设计,所以,党风廉政建设的重点在于,首先定位要准确。每个人都意识到自己所掌握的权力是什么,有没有越过边界。”
  马文生本来对于开这个的一个会议有些莫名其妙。他虽然也坐在主席台上,可是曹文雪自始至终没有和他谈一句话。
  马文生立即明白了,这次会议是针对自己来的。
  马文生下意识地看了王明芳一眼。王明芳注意到他的眼神,却没有和他对视。
  原来她真的想敲打自己了。马文生心里一痛,他从这一刻开始,就重新审视自己和王明芳的关系了。
  当天的会议结束后,由城关镇党政办向县委县政府两边报送信息。
  农加国第二天看到政府工作简报上出现这样的内容,有些惊讶。他从省里下派过来,当然懂得有些简单的事情后面,往往夹杂着不简单的内容。
  陶庆看到农加国沉吟,于是说道:“农县长,我感觉文生同志在那边好像有了压力了。”

  农加国向陶庆看了一眼,也没说话,提起笔来在工作简报的标签页上写了个阅字。
  王谨也拿到冀豫送来的津县信息,他一目十行地看完了,最终目光定格在城关镇的那条信息上。
  他想了想,在标签上写了一个传阅的字样,这才交给了冀豫。冀豫又送给了翟青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