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59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穆总,配电室被他们占领了,我顶了几句就被他们打成这样。”一个助理回来向穆连恒哭诉道,他的脸上有四道清晰的指痕,分明是挨了一记大嘴巴。
  “走,我去看看。”穆连恒拿起大衣,带着一群保安和助理组成的队伍,杀气腾腾来到配电室门外。
  护厂队员已经接管了这里,五个身穿工作服,臂带红袖章,头顶安全帽的工人们横眉冷目站在门口,双方对峙着,气氛相当紧张。
  “你们是哪个车间的,谁让你们打扮成这样的?又是谁动手打人的?”穆连恒没有丝毫畏惧,上前严厉斥责道。
  护厂队的小组长王召钢站了出来:“我们是全厂职工选出来的护厂队,保护配电房不被破坏,你又是谁,我怎么不认识你。”
  穆连恒正气凛然道:“我是红旗钢铁厂的常务副总经理,现在我正式命令你们,离开配电房,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如果你们拒绝配合的话,由此引发的一切后果,将由你们承担。”
  工人们爆发出一阵大笑,王召钢更是笑的眼泪鼻涕都出来了。
  穆连恒冷笑一声,大步向前走向配电室大门。
  “王哥在这儿,谁也别想进去。”王召钢眼疾手快,伸腿一绊,同时伸手一拨,穆连恒一头栽在了污水坑里,雪水混杂着煤渣,顿时将他的羊绒大衣弄的污浊不堪,脸上也擦破了油皮。
  玄武集团为了维持厂区秩序,从省城雇佣了数十名某护卫中心的保安人员,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这些日子来跟着助理们受了不少白眼,心里早就憋着火了,看到领导挨打,立刻冲了上去,双方推推搡搡,言辞激烈,很快就爆发了一场冲突。
  护厂队员只是手无寸铁的普通工人,保安们却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打手,还装备了橡皮棍,辣椒喷雾等武器,十几个人一拥而上,很快将王召钢等人打翻在地,乱棍齐下,护厂队员们满地打滚,哀号不已。
  “别打了!”刚爬起来的穆连恒金丝眼镜都断了,脸上更是沾满污泥,他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没人听他的,就连那些文质彬彬的助理们都加入了战团,用穿着翻盖皮鞋的脚猛踢工人。
  护厂队全军覆灭,趴在地上不动了,保安们这才停手,簇拥着穆连恒打开配电室的大门,正要拉闸限电,忽然听到一阵令人心悸的滚雷声。
  “大冬天的怎么打雷?”一个助理纳闷道,同时伸头一看,整张脸都变成了惨白色。

  无数工人从四面八方潮水般涌来,雷声就是他们的脚步声汇聚而成。
  “快关门!”穆连恒急中生智,大喊一声,手下们如梦初醒,慌忙逃进配电房,刚把铁门关上,就听到咚咚的砸门声,大家面面相觑,惊恐万分,外面人山人海,根本逃不出去。
  穆连恒依然保持着冷静,一边下令报警,一边走上配电室二楼,企图向工人喊话,他刚站到窗前就缩了回来,外面黑压压全是愤怒的工人,场面已经失控,这时候任何试图安抚工人情绪的行为都是徒劳的,最好的办法就是等援军解围。
  王召钢等五名护厂队员被打得头破血流,这更激起了工人们的愤慨,配电室的大门被砸的砰砰响,玻璃也碎了,助理和保安们龟缩在角落里,惶恐的看着不停晃动的大门,祈祷丨警丨察赶紧来。
  “大家别怕,配电室是钢筋水泥结构,窗户上有铁栏杆,除非动用大炮,否则他们绝对进不来。小王,报警了没有?”穆连恒镇定自若的样子给他们带来一丝信心。

  “打过110了。”小王战战兢兢的答道。
  穆连恒想了想,拿出手机调出了一个从未打过的号码,不假思索就拨了过去:“韩局长您好,我是玄武集团的穆连恒,有个突发事件……”
  打完电话,穆连恒心中稍微平静了一些,外面人声鼎沸,怒火滔天,此刻他却感到一丝欣慰,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如果暴风雨一定要来的话,那就让它早点到来吧。
  钢筋水泥大铁门也挡不住愤怒的工人,王助理扒着窗口看到外面有人抬来了气割机,吓得大喊道:“他们要割开铁门。”

  穆连恒的冷汗一下就下来了,他忘记了钢铁厂是什么地方,最不缺少的就是各种工具,气割、电锯、就连挖掘机都有,小小的配电房绝不是固若金汤的堡垒,而是汪洋中的一条小破船。
  工人们用乙炔气割破坏了门锁,大门被踢开,门外一片愤怒的群众冲了进来,保安们垂死挣扎,妄图用橡皮棍抵抗,被工人们一阵乱棍放倒,一个个拖了出去暴打,助理们吓坏了,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工人们也没打算放过他们,一群女工冲上来,指着他们破口大骂,骂到不能自已的时候就动手撕打,一边打一边哭,场面极其混乱。
  在工人们打开大门的同时,穆连恒藏进了配电房的工具间,好在工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动手打人的保安们身上,没人发觉少了他这个罪魁祸首,听着外面的噪杂声,穆连恒将头深深埋进了裤裆里。
  忽然听到门口有人说话:“工具间里不会藏着人吧。”

  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狭窄的工具间无处可藏,被发现了就是死路一条,穆连恒紧张的都要崩溃了。
  “不会的,门一直是锁着的。”是那个叫王召钢的工人在说话。
  危机解除,穆连恒松了一口气。
  外面隐隐传来警笛的声音,丨警丨察终于赶到了。
  等穆连恒灰头土脸的从工具间出来的时候,局面已经被警方控制住,十余名参与打人的保安被送到医院,闹事工人被驱散,一帮助理们神情沮丧的站在原地,身上衣服被扯破,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极其狼狈。
  穆连恒却笑了:“大家的牺牲是有价值的。”
  五味砂锅居,王召钢走到门口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看看四周,警惕的好像地下工作者,来到二号包间,上次钟科长介绍认识的路勇已经坐在这里了,桌上摆着两瓶淮江特曲,砂锅里炖着香喷喷的羊肉,上面还洒了一些鲜绿色的香菜,王召钢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刚要掏烟,路勇就拿出了中华:“抽我的。”
  两人略微寒暄几句,王召钢从怀里掏出一张写满字的纸,压低声音说:“都在上面,姓名职务电话号码家庭住址。”
  路勇扫了一眼,放在口袋里,从手包里拿出一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推过去,笑道:“你那一下子可够狠的,穆总脸上都破皮了。”
  王召钢喜笑颜开接过信封,并不查看,直接塞进口袋,说:“干城管时间久了,手上没个分寸,你下回见了他,帮我赔个不是。”
  路勇哈哈大笑:“受点伤也好,显得真,来,满上。”伸手去拿起酒瓶子。
  王召钢赶紧抢过酒瓶子:“路哥你坐着,我自己来。”说着帮路勇斟上了一杯酒。
  深夜,气温降到了零下十度,滴水成冰的季节里谁也不会在半夜出门,高炉停炉,供暖断了,家属区一片萧瑟,昏黄的路灯照着屋顶的积雪,屋檐下一排长长的冰溜子,靠近烟囱的地方被熏得黄黄的。

  日期:2018-11-14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