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975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把又尖又细的匕首从手径处,硬生地给刺穿,拖着那还没来得及叫出声的大铁锤来到办公桌面前,小地主一把将那刀抽出来,血线狂喷的时候……
  噗哧!
  又是一刀,直接就把另一只手给钉在了办公桌上。
  一见这阵仗,这一屋子的人全傻了。
  方长摸了支烟出来,一边抽一边看着那汗珠子从额头上滚到嘴唇边,再变成一条汗线,湿润着他的嘴唇。
  “我给你个机会出去中叫救命,也许会有人能救得了你,这些年你的工地上死了少说也有十一二个人了吧?”方长轻轻地叹了口气道:“死人很正常,生产事故随时都会发生,天灾**不可抗,这些都不要紧,不过……赔钱啊!不仅不赔钱,还对人家的家属下黑手。余广茂,混得挺不错的嘛。”
  去年一处工地打地基,钻头坏在下边了,“水鬼”下去捞,塌方了,堵了口子人没死,在旁边猫着,家属没到场,余广茂当场下令往里灌泥浆,直接把人给封印在下面了。

  余广茂被抓进去两天后,没事儿人一样地放出来了,为什么?因为水鬼的老婆收了三十万补偿金私了。
  许多人骂他老婆为了钱脸都不要了,也有很多不明情况的人骂她为了钱,连自家男人的命都不要了……
  这女人带着那么小的儿子愣是没有还过一句的嘴,她能怎么样呢?要么签字拿钱,承认男人死了才灌的泥浆,这叫和解。
  要么硬刚……怎么刚?打官司是要钱的,养孩子是要钱的。
  不签字,一毛钱都没有!
  被逼无奈之下,这三十万也就成了娘儿俩将来的救济了。
  这就是余光茂的手段啊,能把人逼上绝路。
  当然,也有脾气硬的,带着父老乡亲跟的余广茂硬怼,问题更简单了,一个电话叫人来先把这群聚众闹事讹诈的暴徒给抓起来,什么时候签字拿钱,什么时候放人了来。

  朗朗乾坤,奈何日月无光!就是这么黑,很真实!
  “你……你,你怎么知道我的事,你到底是谁……”余广茂听到方长把自己的事情给抖落出来的时候,声音发颤,大颗大颗的汗珠子再也停不下来,接连地往下滴,屁股一阵酸麻,感觉有些站不住了。
  “我要是不知道你的事,来找你干什么啊?”方长微微一笑道:“我给了你机会出去搬救兵,你不去,那就留下来,时间还早,好好玩。”
  看到方长点头的时候,小地主从裤兜里拿出一扑克来,坐在沙发上,瞅了一眼余广茂,说道:“老铁,这儿你的地盘,别客气,坐坐坐……我特么让你坐你是听不到是吧?”
  余广茂两腿一软,老老实实地坐在了小地主的对面,偷偷看了一眼小地主,总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但是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有一阵子没碰牌了,有点手生,不过我专业戒赌瘾的名号也不是白来的,今天正好替你戒戒赌!”小地主嘿嘿一笑,一边拆封皮儿,一边说道:“余广茂,喜欢抓鸡是吧,听说你抓鸡靠的是气势,随随便便就能把人唬住,我倒想看看你今天能不能唬住我小地主。”
  小地主?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啊……咝……
  卧草!海老大的小舅子小地主?
  这一刻,余光茂魂都不见了,难怪出手这么狠,在他面前,余光茂连个屁都算不上。
  “地主哥,地主哥,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把你得罪了,我知错我悔过,你不要跟我一般见识了吧!”
  小地主看着方长,问道:“老大?”
  “不接受!”
  听到方长的话时,小地主把二到九给剔了出来往旁边一扔,双手一摊,遗憾地说道:“对不起,我老大不接受你的认错。”
  余广茂都快哭了,你老大是特么这个鬼啊,有头有脸却特么的没名没份,还亲自下井,这特么是个什么老大?怎么摆不正自己的位置呢?
  啪!
  就在纸牌扔余广茂面前时,方长笑道:“你不是要我一双手吗?要是你赢了,我这一双手你拿去交差。如果你输了,就让小地主帮你戒赌吧!”
  余光茂听得全身一颤,看到小地主又掏出一把刀拿出来的时候,吓得不得不把牌给拿起来。
  金爷手下四大天王,赵海最稳,原来的赌场的生意也是最好的,当然,从来没人敢在赵海的场子里惹事,因为谁都知道小地主这人平常嘻嘻哈哈,一到做事的时候,说干就干,从不手软。
  如果是抓鸡,那么还有操作空间,可是这特么就是三张牌比大小啊,完全没有操作空间啊?
  这可怎么办?
  苍妙抱着方长的手臂,瞪着他,一脸害怕他出事的样子。

  方长冲苍妙点点头,一脸自信,就像知道自己会赢的样子。
  可是这是赌博,那有必胜的把握呢?
  当赌资确定,必须摊牌的时候,胜负都只有一半的机会。气势和套路这些都是浮云,老老实实地翻开底牌来见真章。
  当然,凡事都有个例外的时候!
  在余广茂看来,这不是抓鸡,这是真正的比大小。他是狠人,狠人运气从来不会差!他是这么认为的。

  吞了一口口水,余光茂定了定神,把桌上那只剩二十二张的纸牌拿在了手中,从十到A,再加大小王,双王当听用,也就是说,拿到丨炸丨弹的机率会大很多。
  想到这里,余光茂的心里好受了很多,左右手各拿一撂,嗒嗒嗒……弹动纸牌这么一交错,和在一起,来回来去洗上三次,然后把一撂堆叠整齐的纸牌递到小地主的面前,道:“捣牌!”
  小地主从上拿了一小撂扔到一边时,余光茂开始发牌了,第一张,先发小地主,手伸出去的时候,有些控制不住地抖了起来,牌落桌时,赶紧收回来给自己发了一张,豆大的汗珠子吧嗒滴在手背……
  余广茂这十几年大大小小的牌局不知道参加了多少,最多的时候一晚上赢了四十多万,他这辈子都没怂过,始终觉得人的赌运全告一口火给旺着,只要气势不落,狗火健在,肯定不会输钱。
  牌一发完,余广茂把剩下的牌摆到一边,颤抖的一双手缓缓地把桌上属于自己的那把牌给提了起来,三张重叠,第一张看清了,是张A!

  稳了一半,余广茂顿时心头一喜,屏住呼吸,从下往下搓开第一张,全神灌注地盯着牌面左上角……
  露了一个尖儿来的时候,余广茂心中咯噔一声,兴奋得头皮发麻,嘴角已经抑制不住地开始抽动起来,往下搓开,小心翼翼地看到第二张A时,眉头跳动了一下,心跳得厉害,舔了舔嘴唇,暗想,一对儿啦已经一对儿啦!拿到一对儿A,总共二十二张牌,除开他手里这一对,二十张牌里一共有两张A,两张王,也就是第三张底牌有五分之一的机会也会是A。
  日期:2018-11-14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