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04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许彩风和李田这一天也和这二人呆在一起,李田驾着车,载着许彩风,一直把陈景蕊送到了市区,马文生这才从陈景蕊的车上走了出来,回到了李田的车里。
  也就是陈景蕊离开县城的时候,县里出了件大事。
  县化肥厂数百名下岗工人将县政府大院围住了,坐在那里讨要说法。

  化肥厂当年破产,工人下岗失业,没有买社保。如今,朗西有其他县差不多情况的企业工人,到了退休年龄,都能到社保拿退休工资。
  这让化肥厂的老工人如何不生气。一经串联,马上就闹了起来。
  李田驾车回来,经过县政府大楼时,见到前面黑压压的人群,正想调头,马文生叫道;“等等,让我下来。”
  许彩风说道:“文生,人说见官要早,见百姓要迟。你对这里出了什么事都不清楚,还是先回去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马文生略略思考了一下,摆了摆手道:“许大哥,不管是什么事,总得下去问问,我不相信这里的人能把我给吃了。”他执意要下车,许彩风便示意李田停了车,让马文生下去。他则朝李田使了个眼色,和李田守在马文生的后面两侧。
  许彩风的意见其实是正确的,可是马文生的想法也属于他这个年龄层次官员的思维。
  说来说去,还是马文生年轻了些,加上有股子拼劲。要是老油条,不是溜就是躲,没有谁会主动上去解决这样问题的。再说了,你想去,也解决不了。要钱,你没有,难道你能从家里拿钱送给他们吗?又能送多少?
  要给他们安抚政策吗?你又不是主要领导,你敢说?说出来不但执行不了,而且犯忌。什么也不说?那你去做什么呢?

  许彩风暗暗叹气。马文生呀马文生,你还是那样一腔热血啊。
  这一天是周末,县政府大院里只有几个值班人员。带队值班的,是副县长金明亮。
  金明亮正觉得这一天没有什么事情呢,他便找了政协这边几个驻会委员过来打牌,也不知打了多少局掼蛋,正要准备出去吃晚饭了,他起身推了一下窗户,想把屋子里的香烟味儿散去,可是一开窗,他就看到了外面的人群向这边聚集。
  跟着办公室来人汇报,说县城化肥厂的下岗工人,来到县政府,要求解决他们吃饭问题。
  “打电话叫公丨安丨局来人呀,”金明亮很不耐烦地说道。他才不管这些事呢。县化肥厂倒闭多少年了,现在还要来吃饭。再说这些事也是化肥厂自己以前的事没处理好,和县政府有**关系。
  “都是退休工人,还有一些更老的,”办公室那个过来汇报的工作人员答道。老年人不能随便碰,一碰,他们要是倒下去了,那真是麻烦事儿了。

  金明亮冷笑一声道:“那是你管的事吗?”他不想多说什么,只想早点出去。可是楼下已经有人看到了他在上面,回头说了句什么,跟着就有人往大院里冲了。
  “里面有领导,里面有领导,”人群一旦挤入,局面顿时就失控了。
  县政法委书记兼公丨安丨局长杜向阳也接到了汇报,他先是嘱咐按兵不动。现在上面对公丨安丨介入政府事务要求很严,动辄开会训斥,他可不想急急地掺合进去。
  可是他想得也过于简单了,因为县政府办的电话跟着拨了过来,说工人们冲进了县政府,这个时候再不制止,就会造成财产损失。
  杜向阳没了办法,只好指派治安大队过去劝阻,大队长又不在岗,他便让信息科长郭采妮过去带个队。
  女同志处理这样的群体事务,很少会出现火上浇油的情况,这是杜向阳考虑的。而且郭采妮并不买他这个公丨安丨局长的账,这让他很是恼火。后面有人又怎么样?又不是主要领导。这是杜向阳对郭采妮的看法。
  郭采妮接受了任务,带着五名干警驱车来到了县政府那边。
  此时的马文生已挤入人群,开始询问情况了。
  “你是县里的领导?”一个老工人向马文生问道。
  马文生摇了摇头说不是。
  “那你就别掺合了。这年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帮干部,不闹事出来,他们是不会管我们死活的,”那个老人不耐烦地向马文生解释道。
  眼前这一幕,和当初在腾龙镇时,情况是何其相似。马文生明白,只要这帮人冲进了县政府,就是打砸抢。只要出现了打砸抢,后面自然要抓人。
  他不能坐视这个情况的发生。因为这些老工人,本来就是弱势的群体,他们出于激动,做出一些过份的举动,完全可以理解。但是一等到不可控制的事情出了,吃亏的还是他们。
  马文生这样想着,便冲进了政府大楼里,他站在门口的玻璃门那里,高声地喊道:“大家都静一静,静一静,我是城关镇代镇长马文生,大家有什么问题,我们来协商协商。不管是什么事,最终都有一个解决的办法。”

  他这么一嚷,人群倒是静了些,跟着有人不满地高声问道:“镇长是多大的官,能管化肥厂过去的事吗?管不了吧?”
  他这么一问,其他人跟着附合道:“就是。县长都不想解决的事,镇长能解决得了?你嘴上没毛,谁信你才怪呢。”
  这个附合的话一出,跟着就是一阵轰笑。
  马文生赔着笑道:“大家这就是不信任我马文生了,我说,只要大家意见合理,我们城关镇,也愿意为县里解决我们力所能及的事。这样,大家人太多,我提议,选五个代表,我们到里面去谈。”

  郭采妮本来是满腔不乐意地带着干警到了县政府门前,等她听到马文生的喊话声,刚才的不快已一消而散了。
  她由不满变成了焦急。怎么什么时候马文生都要冲在前面呢。这个傻子。
  郭采妮带着人,悄悄地挤进了人群,由县政府后门进去了。不管如何,她都要保护眼里的这个傻子的安全。
  马文生的叫喊并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不过他倒是拖延了时间,使得人群没有冲进政府大楼。而就在此时,金明亮得到汇报,说城关镇代镇长马文生挡在了县政府大楼门前,没让下岗工人冲进来。
  金明亮坐上了副县长的位置,再也不把马文生放在眼里了。如果现在的马文生还是王谨秘书,那么他还有可能守在这里,甚至会和马文生并肩站在一起。但马文生现在不是了。一个拟提拔为副县的领导,还没进入公示环节呢,算个毛。
  金明亮心里暗笑,你这个马文生,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儿了不是?他带着几个牌友,由后门悄悄地走了出去。
  农加国也得到了县政府办的汇报,此时他正在市里,他中午和财政局长专门赶到市区,请了市财政局长吃饭,想把省里拨下来的水利兴修奖励给拿到手,这一回津县大出了一回血,让市财政局长痛快地享受了一番,这才拿到了拨款批复。
  农加国没敢玩,请人家的时候,自己则要保持干净些,以免将来落下把柄到了人家手里。但不掺合,也不行。
  日期:2018-11-14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