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00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郭采妮对这一带可谓轻车熟路,她在紧邻市区的一家小宾馆门前停了车,让马文生先下了车,自己又把车开到了停车场里,俩人这才一先一后进了饭店里。
  等他们用过晚餐,郭采妮轻声说道:“我们上楼去。”原来楼上是宾馆。他们开了两间房,却是紧邻着的。
  郭采妮回到了房间,轻轻地掩上了门,然后开始洗澡。马文生呢,则呆在自己这一间,匆匆冲了个澡之后,他就跑过去叩郭采妮的房门。

  然而那边的门却是紧锁着的。
  马文生觉得这倒是件奇事了,难道她无意和自己继续保持这种亲密的关系了吗?应该不会吧呀。如果她不乐意了,也不会和自己到这里来。
  马文生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却是拿起床头柜上的宾馆电话簿,正在找郭采妮那边的电话呢,电话却响了。
  马文生接起来一听,“先生您好,要服务吗?”
  马文生原本以为是郭采妮,可是一听这话音,又觉得不太像,“不需要。”
  “怎么不需要呀,先生,出门在外,也要放松放松的。我们这里可以给您提供全套服务的,”那个声音嗲嗲的。
  马文生好不恼火,喝道:“我都说过了不要了。”他叫着,正要挂断电话时,那边却又说道:“先生,您还没有结婚,难道您就不想那事吗?”
  马文生愕然,对方怎么知道他没有结婚的?这么一想,他倒是回过味来,开心地哈哈大笑起来,“好,我要服务,你就从隔壁过来吧。”
  那边的电话抢先挂断了,跟着响起了敲门声,马文生一开门,就见到郭采妮正用着一双迷离的眼睛看着他,“先生,您是怎么知道是我的?”
  马文生看着她还穿着警服,那帽子却是脱去了,那脸儿白得像是一枚剥开的鹅蛋一般,伸手就将她拥了进来,跟着脚一勾,将门给关上了,不停地在她的脸上啄着,“你好好的警官不做,却玩起了这个把戏。”

  郭采妮也终于忍不住笑道:“我逗你的,就看你有没有定力。对了,你是怎么识破的?我明明用了假声呀。”
  马文生笑道:“你太笨了。小姐有那么牛,就知道我没有结婚吗?”
  郭采妮这才恍然大悟,她咯咯地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的。我错了,哼哼,下次呢,下次我保证让你猜不出,看看你有多少抵御诱惑的能力。”
  马文生正色答道:“我不要小姐,我就要你,就要你这个警花。”

  俩人快乐过了,便拥着到了洗浴间又洗了一把澡,这才回到了房间里。
  郭采妮让马文生把衣服穿好,她也迅速地穿好了衣服,“我们在外面,要注意安全。”她低声说道。
  等俩人穿好衣服,郭采妮便要退房,“我们回去吧。”她有了这一回,便可以管上一段日子。
  马文生再好,也不能永远属于她。因为她是有夫之妇,自己的男人在其他女人身上下力气,她也有追求自己快乐的权利。虽然她不敢去想这种权利是对还是错。
  回到了县城,马文生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里,美美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刚刚上班,办公室主任孙才旺就来汇报,说县电视台记者欧阳宛儿过来采访,说想就县城老旧小区的亮化工程,采访一下马镇长。
  “这事让王书记接受采访不是更好吗?”马文生答道。他不想再面对欧阳宛儿,她很势利,自己从王谨那里被撵走了,她就不和自己联系。如今,自己做了城关镇镇长,她却又来了。
  这样的聪明人,马文生避之唯恐不及。
  “王书记去县委了,我向她汇报了之后,她说这件事让你接受采访,”孙才旺答道。

  马文生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让宣传委员笪炳水接受采访。正说到这里,欧阳宛儿已经闯进了他的办公室。
  “马镇长,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吧?我眼巴巴地过来采访你,你却呆在办公室里不肯出门,得,就在办公室也是一样能采访的,”欧阳宛儿还是和以前一样犀利,但是马文生分明看到她瘦了。那张脸儿没有了往日的丰满。
  “大记者,欢迎欢迎啊,”马文生站起身来,一边让孙才旺泡茶,一边走过去和欧阳宛儿握手。
  既然来了,就与她虚与委蛇。
  马文生毕竟跟在王谨后面历练过一段时间,他知道,哪怕面对自己恨之入骨的人,也要满脸浮着笑容。
  孙才旺泡了茶,便知趣地退了出去。他看得出欧阳宛儿和他们的镇长是熟人。
  见到孙才旺走了,欧阳宛儿又说了一句,“马镇长,到县城来任职,也不说一声呀?难道我就这么惹你讨厌吗?”
  “不是,不是,我,我,唉,说句不好听的话,我这是叫发配,怎么好意思给你打电话呢,”马文生连忙找着借口。他心道,你那点小心思,以为我不知道吗?现在说起来,马文生反倒是让人感觉一切都是他的错。

  欧阳宛儿静静地看着他,“你够花心的。马文生。”
  欧阳宛儿的一句话,说得马文生很是震惊。他早已学会了遮掩自己的真实情感,于是笑道:“大记者,你这话可是从何说起呀?”
  欧阳宛儿看着他,许久,她又低下头去,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不说了,反正我也不想说什么了。马镇长,下面就请你接受采访吧。”
  欧阳宛儿不再提,马文生也不会再自找没趣。他对于自己的私生活,也是觉得够乱的了。他在郭文芳那里栽了个大跟头,如今他也就不想再拈花惹草,女人多了也确实是个大麻烦。关键是,郭文芳那里,他可是半点甜头也没尝,想想真是冤枉了。
  欧阳宛儿作为一名县电视台记者,提问的角度还是很刁钻的。她先问起了城关镇的年度财税收入,然后再问镇上在这现有的财力并不充裕的情况下,为什么会想起搞这个亮化工程。
  “马镇长,你说这是不是一种面子工程呢?”欧阳宛儿伸手掠了一下耳边的垂发,很认真地问道。
  马文生心道,这个女子看来是有捉弄自己了。
  不过他也不怕这种捉弄,正色答道:“县里的老旧小区改造,早已被镇政府列入下一年度的工作计划之中。眼见着年关就到了,我们这一届丨党丨委政府班子,怎么也得让广大群众过上一个崭新的年吧。新年新年,其实每一年都是三百六十多天,都是一年四季,也没有什么好庆祝的,但我们华夏国百姓淳朴呀,总得要有一个盼头,所以,新就是我们的盼头。县委县政府的领导班子是新的,我们城关镇新的一届领导班子在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怎么也得给大伙儿一个盼头吧。”

  欧阳宛儿听到马文生避重就轻,却又不忘了将县委县政府搬出来,不由得暗暗佩服。她刚才犀利的问题,如果不是马文生回答,估计接受提问的领导十有**要恼羞成怒了。没想到马文生还真有几把刷子。
  欧阳宛儿下意识地向马文生伸了伸拇指,接着又问道:“老旧小区改造,具体是个什么样的情况,马镇长能和我们电视台前的观众们说说吗?要不要我们这些居民出钱?怎么一个改造办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