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99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才旺听到马文生的这个表述,也很敏锐地捕捉到这里面的深意,他和分管文明创建和联系教育的宣传委员笪炳水一商量,又给镇上的中小学校以及医院下了文件,要求讲文明树新风,讲求环境整洁,先从学校和医院抓起。
  城关镇这次大力推行亮化工程,马文生和王明芳兵分两路。
  王明芳来到县委,向王谨作了汇报。而马文生则去了县政府,向农加国汇报。
  王谨听完王明芳的汇报,他便很有深意地看了王明芳一眼,“你和马文生,就是这么一点计划?大计划放到什么时候安排?”
  王明芳听到这话,倒是有些惊讶。她惊讶在于,王谨可能已经意识到这个方案完全出自马文生。
  “王书记,我和马镇长商量的,其实还有一件事,”王明芳把马文生后续的动作也向王谨作了汇报,王谨沉默了许久,这才点了点头,“好,我全力支持城关镇的这些计划,你们尽管放手去做吧。”

  王明芳走后,王谨心里也有些失落。马文生真的是个做事的人才,这么看来,还是他王谨没有容人之量啊。
  他这个念头也只是在脑海中一划而过,跟着就摇了摇头。不管马文生以前怎么样,救过他也好,帮过他也罢,只要马文生能做事,他王谨还是愿意给舞台的。
  马文生在农加国那里的汇报,就和王明芳向王谨的汇报不同了。
  马文生把正在做的亮化工程简单说过,跟着就向农加国要政策。他后续的计划,是建立在土地的基础上的。而把土地拿来建房也好,把土地建成商铺拿来变卖也好,没有县政府的同意,他马文生是根本做不了的。
  县政府同意了,县国土局才能给他们下批复文件,县城建委才能给他们城关镇下房屋准建通知。
  农加国听了马文生的想法,先是沉默,他觉得这么做,虽然利处明显,可是风险也是存在的。万一建好的商铺没有人买,那么城关镇就会背上沉重的债务包袱。
  “农县长,您就给我一个机会吧,哪怕就是立军令状,也是行的,”马文生恳求道。

  农加国乐了,“好你这个马文生,你立军令状,行。不过我告诉你,我也有一个底线,那就是,你如果失败了,县财政是不会借给你一分钱的。以后的窟窿,你自己想办法补。哪怕就是你马文生自己以私人名义借债,我也不管。”
  马文生站起来,向农加国敬了个礼道:“行,保证完成任务。”
  农加国摇了摇头,可是心里却对马文生的闯劲表示赞赏。县城真能搞起来,也是他农加国的脸面呢。也不过区区几千平米,干脆让马文生试上一回吧。
  从县里回来,马文生只觉得精神倍增。他坐在车里,看着沿途的旧小区外墙已经有很多开始粉刷,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痛快。
  房子虽然是旧的,可是刷了层白丨粉丨,看上去就亮多了。但这一亮,也显出了其他的弊病,那就是,道路过窄,周围几乎没有任何绿化,这些,都是摆在马文生面前的问题。
  这天晚上,津县召开县委常委会,讨论年底的三严实阶段性小结工作,县委副书记苗圣国在会上直言不讳地对城关镇的亮化工程提出了批评。
  “好大喜功,这是典型的好大喜功。一个穷酸汉子,没有新鞋穿,就用水洗一洗,让鞋子亮一点,就表示是新的了吗?”苗圣国尖刻地说道,“我们应该旗帜鲜明地反对一切形式主义。”
  苗圣国对于马文生那天晚上坏了他的好事,至今恼在心头。这一次,他借着批评亮化工程的当儿,矛头直指城关镇。他要让城关镇的马文生感觉到压力。
  农加国反驳道:“这话也不能这么说。如果说县城是穷酸汉子,那我们呢?这个比喻不恰当,苗书记,我想,工作是做出来的,哪怕就是改进,也是一种进步。我对城关镇的做法,表示赞成。”
  其他常委见到苗圣国和农加国掐起了架,不由得愣住了。以前是农加国和王谨唱对台戏,现在轮到了苗圣国和农加国了吗?
  马文生回到沿河路自己的出租屋里,他当然不知道有这些事发生。
  郭采妮给他打了电话,说今晚她要过来看他,这让他禁不住想入非非了。
  他把这个话,原原本本地在电话里说了出来,郭采妮恼了,薄怒道:“你敢胡说?再胡说,我就不来了。”
  郭采妮是驾着警车来的,她还给马文生带来了一台取暖器。“你这里太冷了,”她将取暖器插上插头,一边向马文生说道。
  马文生静静地看着她忙来忙去。灯下的郭采妮,穿着一身警服,显得是那样的英姿飒爽,他想着自己在腾龙镇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就和她弄到了一起。那个时候,他估计是胆子大到了能包天的程度了吧?
  郭采妮见到马文生不吭声,忙好了之后立即转过身来,看着他直勾勾的眼神,她禁不住骂道:“你在动歪心思了吧?”她这么说着,却是没有半点的怒意。相反,她的心里甜滋滋的。有什么能比自己喜欢的男人迷恋自己来得更让人沉醉呢?
  她弯着头看着马文生,这让她那张极有丰韵的脸显得有些调皮,“马镇长,我可是饿了,得请我吃顿好的。”
  马文生笑道:“那还不简单,我下厨,做给你吃。”
  郭采妮哪里肯呢,她不想在这里停留过多的时间,车放在沿河路上,虽然过往的人少,可也难免让人注意到。
  “我去市里吃,”她倔强地答道。
  马文生说了声好吧,吃一顿也吃不穷他。他这一年多时间来,不但拿着陈景蕊的钱,拿了杨兰的钱,自己的工资寄回家一半,还剩下很多。唯一的缺憾,就是没时间回家。说起来,还真是想家了。尤其是在这个快过年的日子里。
  马文生跟着郭采妮赶往城里,他坐在副驾驶上,想着和郭采妮在车上玩过,一时间便更是盯着她看。
  郭采妮见他始终不说话,有些奇怪地问道:“我说文生,你今天怎么不爱说话啊?”
  马文生答道:“我正想着和你在一起的快乐呢。”
  郭采妮这一回有些怒了,“你呀,天天脑子里就想这事儿?对了,我听公丨安丨局的人都在夸你呢。”

  “哦,夸我什么?”马文生来了精神。
  “你那个亮化工程搞得漂亮,大伙儿都说眼前一亮,”郭采妮答道,忽然又变了一个话题道:“还有一件事,你要担心一点。”
  “什么事?”马文生一听到担心这个词,就有些胆战心惊的感觉。
  “那个农机局的,叫什么来着,叫邰光民吧,他被革去了职务,天天在外面说你不好的话,还说要在县城里找几个小痞子对付你,”郭采妮告诉马文生这话前,她已经向治安大队队长交代过,让他务必帮忙,要保护县里的领导干部安全,千万不能让那些恶棍势力有可乘之机。
  这年头女人说话比男人管用。漂亮的女人说起话来,更是比男人管用。县公丨安丨局的干部基本都知道郭采妮的丈夫是市委办副主任,对郭采妮,他们是巴结还来不及呢,当然对她的话言听计从。

  马文生听到这里,倒是不怕,轻笑道:“有你,我怕什么。”
  郭采妮倒也认为马文生不用害怕,她只是提醒他,于是答道:“你怕是不用怕的,我只想你留心些。”
  俩人说着,车已经越来越接近市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