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97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明芳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埋怨道:“喝这么多。”
  王茵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姐,不高兴地答道:“喝这么多怎么了?要是他不喝这么多,我,我,刚才他喝酒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王明芳被妹妹这么一问,倒是闹了个老大没趣。
  马文生这个样子,她心里也很是不忍。王茵见到她迟疑,非要催着她离开。

  “你回去吧,这里不用你管了,”王茵没好气地说道。
  王明芳也觉得自己在这个时候离去比较好,她关切地看着马文生,又看了看妹妹一眼。她心里升腾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可是,她随即轻轻摇了摇头。
  王明芳晚上只喝了一点点酒,她驾着车离开后,王茵这才松了口气,她知道,如果自己当着姐姐的面,更加悉心地照料马文生,只会让姐姐产生联想。她哪里知道王明芳已经有了感觉,只是没有点破而已。
  当王茵准备把马文生拉起来,送到房间里去休息的时候。马文生被她一拉,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嘴里还在喃喃地说着话,“我,我没事。没,没有事。”

  他这么说着,睡在地上再也不动了。王茵急得抱他,推他,可是无论她怎么做,他都是没有反应。
  她只好又把毛巾热了热,贴在他的脸上。他睁开了沉重的眼睛,忽然向她笑了笑,然后向她摆了摆手。
  王茵一愣,这时马文生已翻转身子,哇的一声吐了,这一吐跟着就是连番地吐。一直吐到他的胆汁都出来了,这才停住了。
  “我,我没事的,你别管我,”马文生向王茵挥了挥手。那些吐出的酒液全部濡湿在他的衣服上,他的身上湿了一大片。

  “你能起来吗?在这里睡会受凉的,”王茵跑到了厨房,叫来两名厨师帮忙,这才把马文生架到了房间里躺了下来。
  到了房间里,王茵便让厨师离开了。她轻轻地替马文生解开了衣服,又脱下了他的鞋子。他闭着眼睛,面对着她,嘴里的酒气薰得她都快醉了。她红着脸,一声不吭,只想着他不会有事才好呢。
  好不容易将他的衣服脱下来,只剩下内衣时,王茵这才将他放到了床上睡着。不一会儿,他就鼾声如雷。
  王茵拿着他的衣服,走出了房间,开始替他清洗衣服上的酒渍。一边洗着,一边想如果她今后天天有机会替他洗衣服,那该多好啊。
  她洗着洗着,将头埋在他的羽绒服领口那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的痴情,他能想得到吗?
  王明芳回到家里,便给妹妹打电话。
  王茵直到把衣服洗过了,这才发现有几个未接电话,她此时正坐在马文生的房间里,开始给姐姐回电话了。
  “姐,有事吗?”王茵问道。
  王明芳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说道:“阿茵,他是领导,你,你不适合的。”
  王茵面对王明芳这个突如其来的话,先是沉默,跟着以一种倔强的声音回答道:“是的,我知道你说得有道理。可是,我愿意跟他,哪怕没有名份。”
  王茵的这个话,说得王明芳猛吃了一惊。她立即吼道:“不行。这不行。”
  “为什么不行?我遇到了我喜欢的人,这就够了,只要他也喜欢我,我就是义无反顾,”王茵这么答着,心里有个声音在喊道:他当然喜欢我。如果他只是为了头上的官帽,就不会为我去拼酒的。
  王明芳听到妹妹的话如此冷静,黯然无语,最后默默地挂断了电话。
  这一夜,她再也无法顺利入眠,心里只是在乱乱地想着。难道自己的妹妹真要扑过去吗?
  王明芳想得很清楚,马文生之所以挺身而出救王茵,只是出于本能。看得出,他是穷苦人家出身。

  但是,这根本就不是王茵扑到马文生那里的理由。
  俩人的身份不适合,就算勉强在一起了,最后也是苦果。
  王茵守在马文生的房间里,一直留到了天亮。
  这一夜,王茵没有合眼,耳朵里听着马文生那如同涛声一般的鼾声。她没有一丝丝讨厌,相反,她觉得这是自己的快乐。

  凌晨时分,马文生翻了个身,突然坐起来,翻身下了床,他要喝水。王茵听到动静,赶紧跑了过去。
  马文生惊讶地看着她,他此时已好得多了,只是头痛得就像是开了裂缝一般。
  “你,你怎么在这里?怎么不去睡觉啊?”马文生恍惚地问道。
  王茵朝他微微地笑着,“你好些了吧?我去给你做一碗醒酒的汤吧。”
  马文生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我想喝水,最好是冷水。”
  王茵猜得出他心里肯定被酒烧得难受,于是给他放了一杯凉水,心疼地看着他。他端起杯子来,将冷水一饮而尽,又问道:“再来一杯吧。”
  “不,你不能再喝冷水了,”王茵静静地看着他,可是他见到她没有动,自己则拿着杯子去放冷水。

  王茵见到他还想喝,猛地从他的背后抱住了他,“不,你不能再这样折腾了。我去给你做汤。”
  她这么一抱,他立即感觉到那淡淡的幽香再次萦绕在他的身边,他感觉着后背的温软和热,。他想道。原本拧自来水龙头的手也停了下来。
  “阿茵,你去睡吧,”马文生尽管被她的美丽所折服,可是他知道,自己的女人已经够多了。他不敢再轻易撩一个女人。
  王茵还在抱着他,跟着她手一松,转身到了他的跟前,“文生,我美吗?”她柔声问道。那目光里,已燃起炙热的火苗。

  马文生哪里敢与她对视,只是轻轻地答道:“阿茵,你美,你真得很美。”
  “那,你喜欢吗?”王茵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她问过这个话后,脸上一阵阵发烫。
  “我,我喜欢。虽然这种喜欢是发自我内心的,可是我又觉得是不应该的,”马文生还是不敢看她的眼睛。
  “我喜欢听你前面的话,不喜欢听后面那一句,”王茵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将头埋在他的胸前。呈现在马文生眼里的,是她那一头秀发。
  “阿茵,”马文生叫了一声。她抬起头来,目光盯着他看着,“你说,我听着呢。”她这么说着,那声音里就有了柔,这种柔以一种重重的鼻音说出来,越发显得黏劲十足。
  “我想,”马文生想拒绝她的热烈,可是话到嘴边,他又忍住了。他不想伤害她。可现在不管是拒绝还是同意,对她来说,都是一种伤害。
  她没再说话,一颗心一点点地往下沉。难道真的像她姐姐所说的那样,他们身份悬殊,不般配吗?不,她喜欢他。而他呢,也分明是喜欢自己。
  这个时候马文生俯下身子来,轻轻地吻了吻她的秀发。这一吻,让她心禁不住狂跳起来。原来他是真的喜欢自己,就算嘴上不愿意说,可是一个人的内心,是完全可以出卖自己的。
  她等他吻过了,微微地仰起头来,那两爿唇迎向了他,而她的眼睛则闭上了。
  马文生最终还是什么也没做,笑了笑,“你还是个孩子。”
  王茵分明察觉出马文生内心的挣扎。她把这种挣扎看成了是和他身份的不相配,她瞪着眼睛看着他,忽然眼里就有了泪光,“我不后悔,我只怕你不愿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