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1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种局面下,耿大同趁风趁势连续批准出售市区边缘地带六块地皮,地理位置不算很好,也被省城开发商以超出心理价位的价格拿下,从而进一步抬升人们对房价的预期。
  当耿大同还想继续放开市中心四块黄金地段地皮时,被方晟在市长办公会上叫停。
  “我们这任不能把地皮卖光,要留点家底子给后人,不然以后被指着脊梁骂呢,”方晟道,“柯察巷和神仙池两块地皮已经把财政喂饱了,再吃有点撑,接下来又该乱花钱。”
  耿大同讪讪说:“我的想法是逢高甩卖,防止以后房价回落又长时间捂在手里,鄞峡房市难得火爆啊。”
  “正因为难得我们必须小心呵护,让房市形成慢牛而不是快速上涨后急剧回落,套牢一大批老百姓。”方晟道。

  祝雨农道:“方市长多虑了吧,论土地储备我们鄞峡全省第一,积压的地皮实际面积比梧湘还多,其中市中心闲置十六块地皮,大同市长不过拿出四块,有啥不可?”
  他从不放过任何跟方晟叫板的机会,尽管由于竞争常务副市长未能如愿的缘故也跟耿大同不对付。
  另一方面,马天晓、蒲英江连续被踢出常委会,使得郜更跃不敢怂恿成槿芳频繁在常委会发难,市长办公会便成为第一道防线。
  眼下郜更跃、窦康等两股势力都希望地皮批得越多越好,商品房愈多,愈能吸引巨资在握的炒房团,房价才能进一步攀高,给一手房上市铺平涨价的道路。

  方晟并未直接反驳,而是转向郑拓问道:“郑市长有什么意见?”
  严格意义讲郑拓并没有攀附郜、窦两股势力,但都保持良好的关系,当然他也不打算得罪方晟,因此微微一笑,道:“大家虽然观点不同,出发点都为了抓住难得的机会充盈财政,我觉得一方面机可不失,另一方面要注意控制节奏,市中心地皮可以缓一缓,不如把市区与鄞坪山交界那块空地拿来开发……”
  此言一出,很少发言的华叶柳拍案叫好:“郑市长妙棋!那是原市胶管厂厂区,破产后荒弃七八年了始终无人问津,既影响市容也成为不安定因素。如果在那边开发房产,可与鄞坪山风景区相互促进、相得益彰!”
  瞬间方晟似乎愣住了,没料到华叶柳关键时刻射出冷箭。
  然而华叶柳真是对事不对人,希望把破落衰败的旧厂区利用起来,改善鄞峡整体环境。
  耿大同和祝雨农同时点头称是。

  方晟见状只得说:“我下午到那边看看,不排除商业开发的选项。站在鄞坪山腰隔河相望,不能看到一片废墟嘛。”
  官场小道消息快如闪电,中午关于几位副市长联手逼市长作出让步的细节已传遍机关食堂。
  联想之前本土派、郜更跃各拿一块学区地皮,普遍猜测是:难道方晟的三斧头招数已经使尽,后继无力吗?
  连吴郁明都听到风声,吃饭时特意坐到方晟身边,关切地问:
  “听说上午市长办公会争论出让地皮问题?”
  “小事一桩,”方晟淡淡笑道,转而道,“影视基地后续资金好像有所跟进,曹总跟你联系过?”
  “打过一次电话,没接,他总是忙得很,”吴郁明若有所思,“近期我一直关注娱乐版块,有关偷税漏税、阴阳合同的议论几乎绝迹,说明你跟乔娜见面有了实效,各方从台前退到幕后,低调地解决问题。”

  “她也没主动联系,有效果就好,没白跑一趟。”
  吴郁明古怪地瞅瞅他,道:“那天晚上你俩真的只喝喝茶、聊聊天?”
  “明明你拉的皮条,却反倒问我?”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下午本地派控制的人大常委会常务会议通过了一项决议:对市直机关各部门职能进行重新认定,明确行政事务环节、请示和审批流程,厘清原先存在的模糊空间。
  表面看只是“橡皮图章”通过的无数官方文件中的一项,务虚且没有实际约束力,没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
  投票前,身兼人大主任的吴郁明亲自到场,捧着决议看了半天,脸色阴沉下来!

  官场讲究潜台词。
  吴郁明从决议当中看出了本土派隐含的潜台词,那就是市招商局管得太多了,什么重大项目、工程和重要事务都塞给蔡雨佳,以招商引资领导小组代替党政集体领导,成为凌驾于市直各部门的超级机构!
  因此市人大给市招商局分门别类罗列了七大项业务,言下之意除此之外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就是越权。
  从约束力来讲,吴郁明和方晟可以不屑一顾,把它视为废纸;可从法理层面讲,以后上纲上线的话便可置书记市长于极其不利的境地!
  这叫有章不循,有法不依呐!
  吴郁明投的是反对票,但未能阻止决议以多数票通过,成为鄞峡官场新的规范。
  反击是全方位的,在折损蒲英江之后,本土派已被逼至绝境,出手不再犹豫,时时摆出同归于尽的架势。
  因为本土派输得起,而吴郁明和方晟稍有闪失便会被甩下滚滚战车。
  从人大会场回到市委,一路上吴郁明反复思考一个问题:事到如今,人事手术的刀要不要再锋利些?!
  官场的陋习是,当上级不把下级逼得团团转时,下级便会给上级找麻烦;为民避免麻烦,上级就必须让下级永远处于紧张状态。
  吴郁明决定夺回主动权!
  两小时后,房朝阳匆匆来到市委书记办公室。
  “经过各方努力,鄞峡经济态势明显好转,GDP增量、增速以及各项综合指标取得令人欣喜的成果,经济结构也明显改善,可以预期来年必定更上层楼!”吴郁明开门见山道,“经济工作抓上去了,市委要腾出精力进一步优化投资环境,调整和完善部门设置、提高公务员素质,以促进经济飞跃性发展!”
  房朝阳听明白了,吴郁明从最近官场暴露的种种端倪察觉到危机,开始着手挥刀砍人!
  这就是内地特色的一把手特权,拥有无可辩驳的人事决定权。
  吴郁明续道:“综合几个月以来投资者反映的问题,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主体职责不明、责任不清,遇到有利可图的项目大打出手,遇到麻烦相互推诿扯皮;二是本能的地方保护主义,看到外来资金、外来企业便认为是洪水猛兽,担心本地企业或与自己存在利益链的产业遭到侵袭,采取种种阻挠手段;三是利益盘根错节,结党营私官商勾结,吃里扒外发黑心财,从农副产品收购到城市快速通道工程,从地皮竞拍到景区建设都看到和听到群众反映,有些问题触目惊心,必须要采取果断措施予以整顿!”

  “组织部最近也收到不少人民来信,都是实名举报,与吴书记说的情况基本相符。”房朝阳恰到好处托了一句。
  “纪委那边也有,不过被压住而已,”吴郁明颌首道,“为此市委要及时应对,拿出对策,全面治理和优化鄞峡投资环境。我有三个设想,首先就是职能部门的首问负责制和市直机关部门领导的周末‘你问我答’直播,首问负责制要有电话录音、监控录像,‘你问我答’直播要由市民打分,一个周期下来采取末位淘汰制!”
  日期:2018-12-24 07:0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