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91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迟子越和马文生越聊越是放松,他终于说到了正题,“陆书记上次见到了你,有件事,市委决定让你去协助完成。不管跑得了跑不了,你都去跑一段。市里决定将城南的三个乡镇划入市南区,这个区划调整,必须有上级批准。陆书记的意见,是让你作为邓市长的随从人员,先跑一趟省里。”
  省里?马文生心里苦笑了一声。省里他认识谁呀?一个人他也不认识,去了还不是两眼一抹黑?可是迟子越接下来的话,让他明白了。
  “池部长就是理论研究室下来锻炼的,上次你也见到了池部长,市委办和政府办两边都不熟悉池部长,你这趟去,还是以秘书的身份去,”迟子越缓缓说道。

  秘书?谁的秘书?难不成是市长的秘书?
  马文生点头答道:“我接受这个任务,只是津县那边,我在城关镇还有工作。”
  迟子越微微一笑道:“这个不要紧,我等会儿给你们王书记和农县长都打电话。”
  这次跑省里找池部长,也是陆子强的意思。津县的几个领导中,从省里下来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农加国,一个是陆艳梅。
  可是陆子强不愿意让这两人去跑这件事,这是因为他是市委书记,让下属去替市里跑这件事,他抹不下这个脸来。
  其次就是朗西省就算同意了,再报上去,能不能批准,也是未知的事。可是由池部长那边去努力,情况就不一样了。
  陆子强已经向省里的主要领导请示过,想把津县和市区相邻的三个乡镇划到市南区来,目的就是在南区建一个工业园区。
  上次陆子强看得出池部长欣赏马文生,于是他就做了一个顺水推舟的事。
  有些时候,小人物往往可以做成大人物做不了的事。这是陆子强的看法。一个能随手将津县地图画出来的秘书,就不是一个一般的秘书了。这里,就不能不说陆子强的确有识人之能。
  “那什么时候出发?”马文生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明天一早,你赶到这里来报到,”迟子越说着,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来,拨了一个号,“昌智,你进来一下。”
  刚才引马文生进来的那个人又走了进来,恭手站在那里,等着迟子越的吩咐。

  “这位是市委办副主任金主任,文生同志,你跟金主任去,领一个出入证,”迟子越嘱咐道。
  金昌智又领着马文生来到了市委办这边。他从抽屉里掏出一个证件来,递给了马文生。
  马文生接到了手里,却又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购物券来。这张购物券,是他上次和王谨到位市里皇家楼来时,小戴取了他卡里的钱,既有现金,又买了购物券。
  马文生事后将钱还给了县财政局,却将购物券自己掏钱买下了。
  这张千元的购物券,被马文生当成了礼物,送到了金昌智的手里。
  金昌智先是一愣,可是马文生却说道:“金主任,谢谢您刚才帮我进来。这个是一个朋友送的,您拿着买点茶叶喝。”
  金昌智推辞了一番,最终将券收了,他和马文生握手时,手上就加了些力气。
  马文生走出了市委大院,已是下午四点多钟。既然明白要再来这里,不如就不回去了。他这样想着,就给陈景蕊拨了一个电话。

  陈景蕊很快就接听了,“文生,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她的声音很轻快,可是隐隐间,有一种说不出的鼻音。
  那是一种黏。
  马文生感觉自己亏欠了她,一时间他也心乱如麻,许久,他才说道:“阿蕊,我到了市里来了,我来看看你,行吗?”
  陈景蕊听到他把阿蕊这个词叫得亲热无比,心里那种怨气也就一扫而空,“你来都来了,我能说不行吗?你不是有钥匙吗?我还在上班,你回去做点吃的。”
  陈景蕊这么一说,语气里就夹杂着甜蜜了。她其实是真的喜欢上了马文生,但是以前曾经有过的恋情,让她感觉自己就这样和马文生在一起,对他实在是不公平。

  女人越是爱一个人,就越是为自己找到了无数多的借口和理由,反而把一件简单的事做得复杂了。
  马文生摸了摸口袋,幸好那钥匙还在。要不,这下可真被她骂了。
  镇上的车已经回去了,马文生打了辆车,直奔她的住处而去。
  他因为记得位置,加上大朗市也不大,便轻车熟路地到了,他用钥匙开了门,里面的陈设和他印象中并无二致,这让他更是感触不已。

  欧阳宛儿和他走近了,却又因为他的被冷落,而走远了。
  马文生在心里最记挂的,是刘颖。但刘颖复婚之后,他就彻底地对她死了心。
  其次是杨兰。陈胜奇被县里免职调离腾龙镇后,马文生再给杨兰打电话,杨兰却始终不接听。到后来,手机就打不通了。也许杨兰对于陈胜奇的事,产生了对马文生不满的情绪,这也难说。
  马文生如今最最上心的女人,便是陈景蕊。陈景蕊是单身,他和她应该是最有希望的。
  冰箱里放着一些菜,马文生拿出来一一做好了,又煮了两个人吃的饭,等他忙好了,刚刚洗过手,只听到外面有钥匙开门的声音,马文生连忙跑了过去,拿出一双棉拖鞋,递到了陈景蕊的手里。
  陈景蕊已换下医院里穿的白大褂,她手里提着一个大大黑色塑料袋,也不知装的是什么,见到马文生开门,又闻到了屋子里的饭菜香味儿,她便吸了吸鼻子,叫了声好香。
  等她换好了鞋,走进来,将袋子放下之后,便走到马文生身边,伸手环住了他的腰,一口咬在他的唇上,恨恨地骂道:“坏人,我都以为你忘了我了。”
  马文生见到女人如此,越发觉得亏欠了她了。他深情地伸手抚摸着她冻红的脸蛋,轻声说道:“我上次本来是来了,可被王谨又叫走了。”
  日期:2018-11-12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