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90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迟子越听说王谨的电话是由一个叫冀豫接的,微微皱了一下眉,却没有什么表示。等到他听完副主任的汇报,说那个秘书有些嚣张,便微微笑了,“哦,是这样。”他还是没有什么过激的表示,心里却已有了想法:这个王谨,胡乱换秘书,这个事做得有些过了啊。
  下午马文生赶到了市委大楼那里,他到这里来,还是第一次。虽然上次他随王谨来到市里,却是进的五星级宾馆。见到了市委书记陆子强,却没有走进市委大楼里。
  因此,等马文生见到两名执勤的武警一身戎装地站在那里,他都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
  一个武警向他走了过来,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你找谁?”
  “我是津县城关镇的副书记马文生,是迟秘书长通知我来的,”马文生答道。
  “工作证呢?”那个武警听说是迟秘书长叫他过来的,语气缓和了些,却依然没有放行的意思。

  工作证?马文生简直抓狂了。他在津县那边工作到现在,也没有听说过这个东西呀。他迟疑着,正想着怎么应答时,那个武警已向他喝了一声道:“没有工作证,那电话呢?你给里面打个电话,如果得到同意,你就可以进去了。”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马文生记忆力的强处了。他曾花了很长时间背津县的领导干部通讯录,那个通讯录上虽然没有市委领导,可是有市委办的电话号码。
  马文生也不过想了几秒,就拿出手机来,给市委办拨了个电话,很快就有人应答了,说了声你好,市委办。
  马文生听到这个声音和他中午接电话时的声音相似,赶紧答道:“你好,我是津县来的,上午您这边通知我说迟秘书长要见我。”
  那个声音立即客气起来,“你是马文生对吧?好,你在哪里?”

  等马文生告诉他,自己现在就在市委的大门口进不来,那边就哦了一声,跟着说了声你上灰楼的二楼来,电话就挂断了。
  武警腰间的对讲机这个时候也响了,他嗯了两声,就向马文生做了个请的手势,马文生朝院内走去,却没忘了向他说一声谢谢。
  等马文生进去了,这才发现里面的楼还有好几幢。外墙有红的,灰的却是不见。再往里面走,只觉得这里绿树合围,踏足其中,倒是看不出季节来了。
  拐角处可不就有一幢灰楼,马文生便朝那边走去。大厅里端坐着一个老人,向他说了声找谁?登记。
  马文生摸了摸鼻子,苦笑着走了过去。这里戒备森严,他作为一个镇上的丨党丨委副书记兼副镇长进来都是这么艰难,要真是寻常人想进来,估计比登天还难。
  马文生登记好了,上了楼,他也不辩方向,顺着楼梯走,等到了二楼,就见到一间间办公室,呈对开的方式林立着,上面挂着门牌,马文生决定先去市委办看看。
  可等他走到一间门上写着市委办的门牌前,往里面探了探头,就有些傻了。因为这是一间大办公室,里面还有几个办公室,上面分别写着秘一和秘二这样的字样。
  马文生这么探头探脑地看,里面倒是有个人站了起来。那人年龄也不大,看上去不过三十岁的模样,他向马文生问道:“你,就是马文生?”
  “是的,是的,领导,”马文生恭敬地答道。他真有一种乡下人进城的感觉。
  那人摆了摆手,显然是不肯认领导这个词,“我领你去见迟秘书长。”他说着,便走出门来,引着马文生继续朝里面走,也不过走了几步路,就见到门牌上已出现秘书长(一),秘书长(二)这样的门牌,那人却没有停步,再走到前方,只见一间没有挂门牌的办公室,那人走过去敲了敲门,里面就传出一声威严的叫声,“进来。”
  那人就推开了门,向里面轻轻说了声,“秘书长,马文生来了。”他说着,等着迟子越点头,便向马文生说了声你进去吧。

  马文生走进去之后,只见到一个约摸四十多岁的清瘦男子坐在办公桌后,手里拿着一份文件正看着,听到马文生的脚步声,他也不抬头,只是淡淡地说了声坐吧。
  马文生哪里敢坐,他站在那里,猜着眼前这位就是迟秘书长了,便看了看迟秘书长跟前的茶杯,里面的水已到了杯底,他便拿起旁边的一个暖水瓶,轻轻地给迟秘书长续了水。
  马文生的这个举动,引起了迟子越的注意。
  刚才迟子越看文件,其实也是故意拿捏姿态,哪有领导见到下属,迫不及待地说任务的?
  “坐吧,”迟子越放下文件,将杯子端在手里,轻啜了一口茶,这才看了一眼马文生。这个年轻人还真是年轻,迟子越心道。
  马文生便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的坐姿也委实够谦虚,屁股只挨着沙发的一个角,这样就显得似坐非坐,随时都有可能站起身来的样子。
  “文生同志,大老远的把你从津县叫过来,你辛苦了啊,”迟子越觉得马文生没有和他对视,越发觉得这个年轻人不错。有些年轻的同志,你叫他办事,他就那样直视着你,那种目光,就让迟子越感觉不舒服。
  “领导的话,文生不敢当,”马文生说着,又一次站起身来。
  “坐吧,坐下说话,”迟子越心说这个秘书,王谨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呢?是马文生哪里做得不好,还是王谨另有打算?
  迟子越和马文生聊了一会儿,无外乎就是问问津县的情况,以及县里的一些事情。迟子越和王谨虽然同为陆子强的贴心心腹,可是这二人也是竞争关系。陆子强对于全市的掌控到位,在市委常委会上说一不二。下辖四县四区,主要领导基本都是陆子强一手安排的。
  可是陆子强在大朗市做了两届市委书记了,也想挪挪位置,这样就使得迟子越有心想再向上进一步。
  市里还缺一个常务副市长,而秘书长接任常务副市长,是最近几年政坛上最多的。

  但王谨也想往前进一步。尤其是前一段时间他没有完全掌控津县时,这种愿望最强烈。如果迟子越能升到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王谨接替迟子越的秘书长位置倒是挺合理。但王谨在陆子强身上花的功夫越来越多,出手也越来越重。
  迟子越对王谨的这种做派,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心里可真是有了意见。王谨难道想直接上位吗?
  今天见到马文生,迟子越一是根据市委常委会的意见,让马文生去完成一个任务。第二就是他的私心了。他想了解一下王谨在县里的做法。
  但马文生对第二个问题说得很少,他只说王谨是个好领导。“王书记想做事,想让津县拿掉贫困的帽子,想了很多办法。”
  马文生这么一说,倒是让迟子越对他刮目相看了。如果马文生现在说王谨不好,迟子越倒是认识合情合理。可是马文生不但没有说任何王谨的坏话,反而为王谨唱起了赞歌,这不能不让迟子越感叹:这个年轻人真是不错。
  要知道在官场,背主弃主向来都是大忌。就算是领导不喜欢你了,你也不能逢人就说领导的坏话。越是说,别人越是不喜欢你。就连其他想用你的领导也不敢用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