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88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苗圣国当然记得马文生当初是在刘富贵的引茬下,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不喜欢这个年轻人,马文生跟了王谨做秘书之后,就一直回避和苗圣国在一起的场合。
  这让苗圣国好不恼火,区区一个秘书,难道就因为你给我送了两万块钱,就会引爆你吗?我一个县委副书记兼政协主席,堂堂正县级都不怕,你怕什么?
  陆艳梅知道该来的最终是要来,她插话问道:“马文生同志是我们上次常委上议过的,他任县委办副主任兼秘书科科长,这就是正科级了。去城关镇,任什么样的职务好呢?”
  王谨不想扫陆艳梅的面子,他笑道:“陆部长,你一个管人事的部长,对于职位安排,总是要拿意见的。既然你问了,我们就议一议吧。”他说议,其实就是摆明了要把马文生撵出去了。
  农加国这个时候插话道:“我来提一下吧,马文生跟在王书记后面也有半年时间了,他去城关镇任职,这是王书记对他的培养,我们自然不反对。城关镇这么久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变化,我想,就让这个年轻同志去开拓一下,任丨党丨委副书记兼副镇长,明确分工,分管城建。王书记,同志们,大家觉的呢?”
  王谨突然要让马文生离开县委办,去城关镇任职,这里面的蹊跷其他常委都不知情。大伙儿都觉得马文生是王谨身边的红人,既然王谨让他去锻炼,职务低了,也不像话。

  农加国提议让马文生任丨党丨委副书记兼副镇长,一下子让马文生成了城关镇第三把手,倒也说得过去,于是纷纷表态同意。
  王谨也不想让马文生过于难看。马文生被发配得差了,他这个主子面子上也不好看,于是王谨点了点头,表态同意。
  这一下县里的人事任免来得极快,会议一结束,陆艳梅就代表县委向马文生宣读了任命,并亲自送马文生去城关镇任职。
  在车上,陆艳梅碍于有驾驶员在身边,也不好问马文生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她心里始终像是压了块大石头,不能排遣。
  正常情况下,县委书记的秘书要下去任职,百分百是正职。而马文生却是一个副职。这不摆明了说马文生得罪了王谨吗?这正是与陆艳梅的猜测相吻合。
  司机坐在前面开着车,陆艳梅默默地将手伸出来,抻了抻衣袖,跟着就握住了马文生的手。他的手冰凉冰凉,这让她的心也一点点地往下沉。
  “去了城关镇,可要好好工作,做出实绩来,”陆艳梅叮嘱道。

  马文生认真地点了点头,他此时已无话可说。他究竟哪里做错了,惹怒了王谨呢?
  无外乎就是在迎接省水利厅副厅长郑惠时,他在省里的领导面前显摆了一下。而且这个显摆还不能叫显摆,因为都是在王谨的授意之下进行的。
  王谨气量居然如此之小,实在是让马文生觉得匪夷所思。
  马文生虽然没有说话,可是他感觉到了裤兜时原手机不时地来着信息,那个震动,让他心烦意乱。
  “谢谢你,陆部长,”马文生看了一眼她的眼睛,轻声说道。她的眼睛深沉似海,他在和这一双眸子的对视下,就像掉进了无底的深渊一样。

  城关镇下午紧急召开全镇干部大会,会议由丨党丨委副书记镇长王明芳主持,组织部长陆艳梅宣读了任命文件,马文生作了表态发言,最后是镇丨党丨委书记金明亮致辞。
  金明亮表示,在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城关镇的干部们团结一心,正在为城关镇的大力发展奋斗努力,如今县委办的马主任亲自到城关镇来工作,这更加表明城关镇的工作,得到了县委县政府的支持。
  马文生听着金明亮的讲话,心说这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呀,当初金明亮对他是何等的谦恭,如今金明亮说得客气,却是将马文生晾了起来。
  想想也是,如果马文生真是王谨安排下来锻炼的,王谨一定会把金明亮叫去谈一番话,可是王谨只言片语都没有说,这还不是摆明了态度吗?
  陆艳梅如何听不出金明亮的客气中包含着冷漠,因此她在欢迎晚宴上也开了句玩笑,“金书记,王镇长,我把文生同志送来了,可是要你们关注他的成长,如果两位把他赋闲下来,我到时候是要怪罪的呀。”
  陆艳梅这个话一说,王明芳倒是觉得没有什么。而金明亮则是心头一凛,看来马文生还是不能轻易得罪,离开了王谨的马文生,竟然还有一个陆艳梅在罩着呢。

  马文生这一下午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不过他一直在强颜作笑。
  因为他知道,如今华夏国的官场不相信眼泪,你越是伤心,别人对你就越是欺压。只有故作深沉,哪怕就是做做样子,别人反倒搞不清你的虚实。
  陆艳梅吃过晚饭,便先回去了。她虽然很想安慰一下午马文生,但是如今县里的人都在看着马文生,她就算有心,也不能这么做。
  金明亮虽然被陆艳梅给镇住了,但他也不想和马文生走得过近。
  陆艳梅一走,金明亮也跟着走了。

  那些副职们见到金明亮也走了,一个个比兔子跑得都快。
  能在城关镇坐上副职领导的岗位,谁也不是一点儿根基也没有。不是说马文生红得到了边儿了吗?等县委常委会的消息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他们起初觉得费解,可随着陆艳梅送马文生过来,王谨连面都没有露。这显然说明马文生失宠了。
  谁愿意和一个失宠的人呆在一起呢?
  最后走的是王明芳,她的脸上没有了笑容,一边指示着政府办主任孙才旺去结账,一边向马文生说道:“马书记,我们一道走吧。”
  马文生知道他现在的身份敏感,轻轻地摇头道:“不,不用了。我还是自己回去吧,反正也不远。”

  王明芳瞪了他一眼,“瞧你的样子,怎么连这点挫折也经受不了?你忍一忍,以后会好起来的。”
  王明芳的一番话,说得马文生鼻子里一酸,就差没有哭起来。他默默地跟着王明芳走了出去,
  那边孙才旺结了账,又将王明芳的车叫了过来,王明芳坐上了车,叫着马文生一道上去了,先将孙才旺送了回去,然后她告诉孙才旺,“我送马书记回去。你记得将车安排进车库。”
  孙才旺应了。能做到党政办主任的,都是圆滑的角色。他认为马文生年轻,以后未必就没有前途。古话说莫欺少年穷,意思就在这里。
  孙才旺从这一刻决定不得罪马文生,要规规矩矩地拿他当领导。等孙才旺见到王镇长要亲自送马文生回去,更是觉得马文生这可能还有奔头。
  王镇长也不是没有撑腰的。她有她的信息来源。这是孙才旺的判断。
  金明亮虽然是副县级,可是这个人胆子小,做事总是瞻前顾后的,没有什么魄力。
  王明芳将马文才送回到住处,想要说点什么,最后却是什么也没说,就坐车走了。
  马文生这一夜辗转难眠,一宿未睡。上午七点半。他匆匆地洗了脸出去,买了份早点,就直奔城关镇。等到了镇上,却发现镇上没有几个人过来。原来今天是津县人大和政协会议开幕,领导们都去县里开会去了。一般干部知道主要领导没来,也就吊儿郎当的,自然也不急着来上班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