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87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见她不肯说,便没有再问。他终于忍不住开了灯,只见女人穿着一身警服,显得英气逼人。
  “傻看什么呀?”郭采妮问道。她脱去了自己身上的外衣,便露出粉色的线衫来。
  马文生掏出怀里的链子,走到了郭采妮的身边,轻轻地拥过了她,将链子戴到了她的脖子处。
  “傻子,你这是做什么?”郭采妮先是惊讶,跟着她就后悔起来。男人这种情意,是何等得难得,她还要责怪他吗?
  “好漂亮,”她托起了链子的小坠,放到嘴边吻了一下。那冰冷的感觉,她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反而觉得这东西温温的,仿佛是马文生刚刚从怀里取出来的一般。
  “你喜欢就好了,”马文生呵呵地笑了起来。他这一笑,让郭采妮感觉他还是一个大男孩。
  “文生,找个女朋友吧,”郭采妮今晚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始终先说一些不开心的话。
  马文生沉默了一会儿,答道:“有人介绍了,可我就是提不起兴趣来。”他对欧阳宛儿的确有些好感,可是好感不是爱情。

  “你尽说些傻话,”她嗔道,不过她的心里却是乐滋滋的。男人这是怎么了?是爱上了她吗?
  她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对于马文生,她是一心爱着,却又希望他能找个女人,安安静静的过着自己的日子。
  真正爱一个人,总是希望他能更好。这是郭采妮的想法。
  马文生忽然捧起了她的脸,对着她的唇就凑了过去。俩人缠绵着。
  等快乐渐渐离去,郭采妮终于张开了那双好看的眼睛道:“我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对了,文生,你怎么到了县里来做了王谨的秘书了?”郭采妮问道了她一直想问的事儿。
  马文生便把腾龙镇上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等他说到自己推开王谨,自己撞到石头上去了之时,郭采妮瞪圆了眼睛,跟着她的眼睛里就有了泪光,“傻子,你为什么始终这么拼命?”
  马文生想到以前的种种,心里也是无比苦涩。他说起来,对王谨有救命之恩。王谨起初对他好,这的确不假。可最近,王谨分明对他猜疑了。
  他马文生为王谨做得太多,可是王谨呢,也许很快就要对他动手了。
  郭采妮见到男人的眼圈也红了,凭着女人的直觉,她猜到有事情发生,于是她问道:“王谨是个好人吗?”
  郭采妮这话一问,心里就懊悔不已。她的丈夫在市政府办工作,而且也是一个领导,他葛家才是一个好人吗?如果不是好人,又是坏人吗?都不是。也都谈不上。
  “文生,如果做得不开心,也要做下去。因为你既然选了这一条路,就开弓没有回头箭了,”郭采妮最终说出了她的看法。她知道,不管马文生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如果轻言放弃,最终就会被人踩踏在地,永远不得翻身。
  马文生听到郭采妮这么说,微微地点了点头。他也是这样想的。他在雪地里替农加国推车时,和农加国说的那一番话,恰恰是给他自己留了一条退路。

  如果他有机会,能为农加国做点什么的话,相信自己即便受到了王谨的打压,也会有农加国替他说话。
  郭采妮在马文生沉默时,她心里也转过了千百个念头。不管怎么样,她不能坐视马文生遇到困难不管不问,就像马文生在市里的文达歌舞厅遇到的麻烦一样,她哪怕就是在外地,也要帮马文生度过困境。
  郭采妮这次回到县公丨安丨局,已经由腾龙镇派出所干警,成了县公丨安丨局的信息科科长。这个信息科,看起来没有太多的事情。可是信息科能和通信部门联系,监听到相关的电话内容。王谨的电话她监听不了,和王谨走得近的那些商人,她总能听一听吧?
  只要掌握了王谨的把柄,她就不信帮不了马文生。

  郭采妮在天色微明时分离去了,她对马文生有千般不舍万般不舍,却最终还是没有再回头看他一眼。因为她知道,她已经深深地陷入到对这个男人的爱恋之中了。
  原来想着在县城,他们可以经常见到。结果呢,反而更加不便。他们在一起久了,会被人发现,那将是满城风雨。
  马文生如今又遇到了难题,终就不能再因为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再深陷进去吧?
  马文生早上照例去县里上班。明天就是县人大和政协会议正式开始的日子,他将会有很多事要做。
  等他再要和小戴却迎接王谨时,王谨的电话先过来了,“文生,我已经到了县委大院,你直接过来吧,不用去迎宾宾馆了。”
  这是一个预兆。马文生嘴里应着,心里却想到了许多。
  上午并不没有什么太多的事情。陆艳梅和苗圣国来了一趟王谨的办公室,他们在里间,和王谨谈些什么,马文生也不知道。但是他感觉自己的位置已经是摇摇欲坠,就差一步就要离开王谨这边了。
  陆艳梅离开时,有意地向马文生看了一眼。这一眼看去,她的心就像是被抽空了一样。她在县城里,也不可能感觉不到一点点马文生即将失宠的迹象。
  马文生的脸色灰败,眼睛充血,完全没有了那种谦和不失稳重的风采。
  陆艳梅离开后,想了想,给马文生发了一条短信,“江心飘荡,舟何所系兮?唯我心安,不求闻达。”
  马文生看到了短信,想着她发短信时的样子,一时间心如刀割。
  陆艳梅的意思,分明是在说县里的情况对马文生不利,马文生如今心里纷乱,她是知道的。但是一个人做事,只求内心安静,只要内心安静了,就算没有成功没有显达,也不要紧。
  马文生回复了一句谢谢,却也只有两个字,他再也写不下去了。

  陆艳梅和苗圣国来到王谨的办公室,谈的是县农机局长邰光民的安排问题。这件事早就为王谨获知了,可是迟迟到现在才被拿到桌面上来。这是因为王谨念及马文生的旧情,不管怎么样,他作为县委书记,也得还马文生一个人情。邰光民得罪了马文生,我王谨替你出气了。
  邰光民被免去了所有职务,党内记大过处分。这个处分,将由纪委书记曹文雪去宣读。明天是人代会正式召开的日子,王谨拿下了邰光民,自然就会有其他的人选想接替邰光民。
  县里就这么大,领导职数也不多,想当领导的人,从来都不缺。
  当天下午,又是县委常委会。此次常委会,是议定县政府组成部门一把手名单。乡镇长在此前的常委会上已经确定过了。
  王谨如今掌控了县里的局面,他经过这么久的准备,对县里的各个科局领导是熟得不能再熟,哪些人对他言听计从,哪些人对他阴奉阳违,在这个时候,王谨真的做到了杀伐果断。
  翟青锋照常做会议记录,等到会议即将结束时,人事任免的方案也定下了,王谨忽然说道:“文生同志跟了我也有一段时间了,年轻的同志总是要多得到锻炼,我想,他对城关镇这一块比较熟悉,让他去城关镇锻炼一下也是好的。”
  王谨这个话一出,苗圣国当即表态赞成,“是的,对于年轻同志,我们还是要放手让他们成长,这样对他们个人的发展,对于我们的事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