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86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心里最关心的,是郭文芳昨晚给他发来那条短信。她究竟知道了什么?他知道王谨现在不可能和郭文芳在一起,于是就给郭文芳拨了一个电话。

  郭文芳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坐着。昨晚她被王谨那一个耳光打得眼冒金星,心里委屈到了极点。
  就是一个寻常的女子,跟你王谨这么多回,你也不能动手打人,对不对?她越想越是委屈,等接到了马文生的电话,她的眼睛不争气地唰的一下流了出来。
  “文生,我,”郭文芳哽咽着说道。
  “郭姐,你,你怎么啦?”马文生听到她抽噎的声音,心里便是猫挠似的。她究竟出了什么事?
  “我没事。文生,你要小心王谨,他可能要整你。我昨天晚上听他亲口说的,”郭文芳终于将话说得顺了,还告诉了马文生具体的原因,“你的风头太健了,引起了他的不满。”

  马文生现在对于人情世故已是了然。既然昨晚她和王谨在一起,却找了个空给自己发了短信,没准儿被王谨发现了什么。
  这样一想,马文生的后背出了一层冷汗。看来,不能再在王谨身边久留了。
  在津县,王谨已完全控制了局面。要是津县再获得了全省的水利兴修奖杯,王谨的声望就会达到最高。他马文生开罪了王谨,又能去哪里呢?
  “郭姐,他没有对你怎么样吧?”马文生问道。
  “没有。起先他疑心你和我,后来见到你没有打电话过来,脸色就和缓了些。文生,县里的情形,你越发要小心的了,”郭文芳调整好了情绪,开始分析利弊。
  且不说这二人在商量着将来怎么应对王谨的打压,却说陆子强和邓应君在津县吃过晚饭,往回走的时候,陆子强对邓应君说道:“邓市长,我们上回常委会上议的,将腾龙镇划入市区,在这边建一个工业园的事,现在看来可行呀。池部长也是这个意思呢。我正愁着上面批不了,现在有了池部长,倒是可以去试一试了。”
  “陆书记的意思,是跑部前进了?”邓应君问道,“只是池部长那里,我们和她也不熟悉,贸然让她帮忙,她也未必就是肯呢。”他幽默地答道。

  陆子强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应君同志,我们既然守在大朗这边,就要一心一意地谋发展。池部长的话,和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至于如何跑部前进,对了,你记得那个马文生吗?”
  “马文生?”邓应君愣了一下。他的脑海里还真没有这个人。
  “就是今天站在王谨身边的那个年轻人,”陆子强提示了一下。
  “哦,我想起来了,那个人,反应挺快的,”这是邓应君对马文生的评价。别的不说,单是马文生替郑惠和池薇搭车门的那个动作,就让邓应君能回忆起来。
  “对,就是他。昨晚他和王谨一道来的市里,没有他,估计池部长和郑厅长还来不了津县。池部长对他很有好感,这一次找池部长,倒是可以将他借用来试一试,”陆子强对王谨很了解。昨晚他看到了王谨看马文生的眼神不善,便生了将马文生弄走的想法。

  能随手画出津县地图的秘书,绝对是有想法的秘书。这样的人才,用好了,有百利而无一害。王谨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小气。这是陆子强对王谨的评价。
  “好,如果池部长器重他的话,倒是可以让他去试一试。关键是,让他以什么名义来跑这一趟呢?”邓应君的年纪和陆子强相仿,都有50出头了,做事很慎重。
  有道是名不正则言不顺,总不能让一个县委书记的秘书去跑全市的事情吧?这是邓应君的想法。
  马文生不知道市里的一二把手在这个时候正在商量他的事儿。他想的是郭采妮。郭采妮在省里的警校培训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今天回来,他总得要给郭采妮准备一点礼物。
  马文生利用这傍晚时间,跑了几家商场。县里也不大,几家商场卖的东西也是大同小异,马文生最终决定,给郭采妮买一条金项链。他这么决定了,便来到长华大厦。

  长华大厦是伍长华建的,这个人长得瘦瘦的,个头不高,却很精干。王谨来到了津县之前,伍长华就认识他,等王谨正式赴任之后,伍长华刻意地为王谨弄了些礼物,还给王谨正在读研究生的儿子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外加送了一辆车。
  这些东西,起先王谨是不清楚的。等他知道了这个情况后,儿子已经把伍长华的东西用上了,怎么也不舍得退。
  此时伍长华正在津县融资借贷,王谨就利用他的身份,替伍长华召集了县农行工行和信用联社三家开了会,指定了要银行向县里的大企业进行贷款倾斜,会后,王谨还借着视察之名,来到了县信用联社,巧遇正在此处办理贷款的伍长华。
  事情发展到了这个份儿上,伍长华是王谨的人,这一点已是众人心知肚明的了。

  伍长华正要离开长华大厦,一眼瞥见了马文生,他便停下了没有走,却也没有和马文生打招呼。
  等马文生在长华大厦买了金项链离开后,伍长华这才离开了。
  这一晚,伍长华正要去见王谨。他是县工商业联合会的主席,同时也是政协委员。本来伍长华有心想在这次县里的政协会上,换届成为政协常委,当然,最好是副主席。
  王谨还在宾宾馆里住着。伍长华来了,请客作东,想让王谨去长华大厦那边用宵夜,王谨摆了摆手道:“这个就不用了。”

  伍长华也不勉强,和王谨聊着天,悄悄地将一个薄薄的信封放到了王谨的床头柜上,那里面有张卡。跟着他说到了马文生。
  “买了金项链?好啊,看来他是准备和那个小丫头订婚了,”王谨听到伍长华的讲述,倒也没在意。马文生事先向他汇报过,说郭文芳为他介绍了一个女朋友,正是电视台的欧阳宛儿。
  伍长华见到王谨知情,也就没再往下说,转了话题,就谈到他想成为政协常委。
  王谨淡淡地笑了,“和苗书记也谈了?”副书记苗圣国兼着政协主席,伍长华要想成为常委,没有苗圣国的同意,是不行的。

  伍长华呵呵地笑着,“还没有,这不,得先向您汇报一下呀。”
  王谨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
  马文生等到了晚上八点半,手机这才急促地响起,他看了来电显示,正是郭采妮。“回来了?”马文生问道。
  “嗯。你住在哪里,我过来看看你,”郭采妮问道。
  马文生说了沿河路,郭采妮跟着就挂断了电话。也不过十来分钟,马文生的院门就被叩响了。

  马文生迎了出去,郭采妮风风火火地进了院子,却低声说道:“别开灯。”
  马文生愣了一下,只听郭采妮轻声说道:“我感觉有人在附近转悠。小心为好。”
  她进了屋子里,只用手机照着亮。她没有开车过来,一张脸在寒风中冻得通红,嘴里却呼呼地冒着热气。原来她是小跑过来的。
  “怎么不开车呢?”马文生心疼地问道。
  “没什么。反正我也习惯了,”她不想说自己没有开车的原因。原来她回来了,杜向阳为她接风洗尘,言语间有些挑逗,这让郭采妮非常恼火,一顿饭还没有吃完,她就抢先离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