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85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书记,我记得大朗市有意从腾龙镇通条公路去市区,我们去腾龙镇看看吧?”池薇说道。

  王谨赶紧挽留,说吃过午饭我们再去也不迟。
  郑惠昂着头说道:“王书记,是不是腾龙的水利兴修没搞好,心里没底呀?”
  王谨心里暗说,我正是这么说,才能激起你的视察之心。他去过腾龙镇,当然知道那边的水修兴修比城关镇搞得更好。
  王谨低下了头,静静地说道:“郑厅长,我不敢。”

  郑惠哈哈大笑,一挥手,说了声走。那边的车就驶上了圩堤,她抢先一步正要上车,那边马文生抢步上来,替她搭住了车门顶。
  郑惠微微一怔,她的性格向来要强,一向是来如风去如电的,见到马文生这么做,郑惠倒是觉得这个县城,虽然穷是穷了点,可是用的人还是不错的。
  “谢谢你,”郑惠破天荒地客气了一回。她上了车,那边马文生又为池薇去搭车门顶去了。
  王谨见到自己的秘书马文生如此主动,心说还好,没有把他撵走暂时算是做对了。
  池薇的性子,比郑惠要沉静些。她看了马文生一眼,心说这是个苗子,却是如此的安分。她心里微叹着,也上了车。
  市委书记陆子强和市长邓应君见到那二位坐进了一辆车里,他们也上了同一辆车。
  王谨和农加国自然也要跟上去,王谨嘱咐县里的其他常委留在县城,不要再跟去了。

  那边金明亮向王明芳笑道:“王镇长,我们今天可要好好庆祝一下。老板这一次心情肯定大好。”
  马文生和翟青锋作为县委办的正副主任,自然也要跟到腾龙镇。那边杜向阳收了干警队伍,只安排了开道车,自己也不再跟去腾龙镇。
  腾龙镇丨党丨委书记王津生和镇长丁大江听说省里来了领导,要视察圩堤,急急地等候在路口,见到车队过来,也没有要停的意思,便在前面引路。
  这一趟视察,让郑惠对津县的水利兴修赞不绝口。她对津县水利兴修的肯定,让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非常高兴,不过此时还不到庆功的时候,他们也没说什么。
  王谨也是喜在心头。他对马文生这一次的任务,非常满意。满意归满意,疙瘩却是在心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等视察过了圩堤,郑惠表示可以去吃饭了。

  午餐安排在春江饭店,老板许彩风见到了马文生回来,不由得乐了,“文生,我和金发两人这几天可念着你呢。等会儿你留下来,行吗?我们要把你的那一份分给你。”
  马文生摆了摆手道:“这个不急。先放在你们这里,以后再说。”
  今天的席位安排,是翟青锋一手经办的。虽然是圆桌,可省里来的领导坐在里面,依次就是池薇和郑惠,再往外一点,就是陆子强和邓应君。王谨和农加国坐在下首相陪,翟青锋负责斟酒,马文生并没有坐进去。
  席间,陆子强为津县邀功,“郑厅,这次水利兴修奖杯,我们津县可是有希望吧?”
  郑惠点点头,“津县做得不错。事实上,这一块有高要求,马上就要全面铺开,一举解决水患问题。津县等于把工作做到了前面,说真的,我对水利兴修这一块,管了好几年了,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富裕地区比落后地区做得肯定是要好。津县作为一个贫困县,能下这么大的力气来搞这项工作,我是很满意的。总的来说,工作是人干的。干得好与干得坏,那就要看是什么人在干。津县,在大朗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着实做了实事。”

  郑惠的高度评价,让王谨不由得热血沸腾。他知道,这次水利兴修奖杯,他是捧定了。
  “我这趟来,虽然是看水利兴修工作,但主要是陪同池部长来转转。下面在吃饭之前,请池部长讲几句,”郑惠说道。这就等于是开会了。
  池薇一路上看,很少说话,现在她终于开口了,一开口,就连陆子强也是非常吃惊,“省里从三讲到三代表再到三严实,深入开展整风工作,一次比一次深入,讲求党性修养,舆论导向和实现为民办实事。我作为省三严实的办公室主任,负责巡视大朗市和朗中市两个地方。朗中是省会,经济发展没得说,肯定是全省首屈一指。大朗呢,交通条件便利,水陆运输比朗中更有优势,可经济发展方面,却显得滞后。我建议,大朗市,包括津县,要在为民谋利益上多下功夫,要在先富带后富上多下功夫,要发展起来,真正地让人感觉到我们的领导是在做事,做真事。”

  池薇原来是省委巡视组的成员,陆子强到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
  郑惠检查水利兴修,池薇跟着一同来巡视,这样的招数,本省的领导肯定是不会用的。
  但池薇是京里下来锻炼的领导,当然风格和省里的领导迥异了。
  “请省委省政府领导放心,请池部长放心,大朗市一定会在强市富民这一块做出应有的贡献,”陆子强和邓应君都表态道。
  “对,千方百计地富起来,这是最最重要的。所谓改革,朴素地来说,就是要让人民过上好日子,”池薇点头道,“可以考虑设立一至两个经济区,多招商,招好商,奠基础,要让人民有工作,有饭吃,”池薇指示道。
  这一顿饭吃过,池薇和郑惠便上车离开了。马文生也吃过了饭,他夹在市县主要领导的身边,也为省领导送行。
  郑惠和池功薇开着玩笑道:“你钦点的那个发文章的小子,看样子你很欣赏呀,怎么没向他们提一提,用一用他?”
  池薇淡淡地笑道:“是金子终就会发光的。拔苗助长的事,我可不想做。”
  俩人说着,就离开了腾龙镇。
  市里的领导在津县获得了省里的夸奖,也非常高兴,在王谨的力邀下,便一同去了津县调研。
  所谓调研,其实也就是看一看,转一转。

  农加国今天却有些郁闷。水利兴修工作,本来他是指挥长。可是因为马文生发表在大朗日报上的一篇文章,让他没有了半点功劳。而且省里的领导,他多半熟悉,比如郑惠,他和郑副厅长早就相识了。可是今天郑惠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
  自己也该培养一个班底了。手下没有得力的人,自己一个人是打水不浑的。
  眼见着王谨掌控了津县的全局,以后他只能是王谨的一个大棋子,这样的局面,是农加国不愿意看到的。
  回到了县城,农加国和王谨陪着市里两个主要领导在迎宾宾馆打着牌,心里可谓五味杂陈。他现在已没有了和王谨叫板的底气。为今之计,就是等过了人代会选举这一关,再向省委副秘长书强根生汇报自己在这里的处境。

  当然,农加国由水利兴修这一块,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做事一定要做出一个亮点来。马文生上次替他在雪地里推车时说的改造县里的老旧小区,隐隐就有开发新城区的意思。这个项目,自己可得抓好了。
  马文生下午没有什么活儿做了,他记得今天是郭采妮回来的日子,便给郭采妮打了一个电话。郭采妮很快就接听了,“文生,我还没到县城。等我的电话啊。”
  俩人聊了一会儿,这才将电话挂断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