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83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做梦也想不到此时自己在王谨心目中已判了流放。他不是一个天真的人,县里镇上他都历练过了,懂得了察颜观色的马文生隐隐有事情要发生,却又不知道是什么事儿。
  回程的路上,王谨一直没有说话。
  小戴见到老板在车上,自然也不敢和马文生攀谈。
  于是一路上就是沉闷着,直到到了县城,王谨这才说了声不早了,文生,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明早还有事做。
  此时已是夜间的11点,马文生应着,他下了车,发现这里正是县城的第二个十字路口。他住的地方,位于第一个十字路口,然后朝东边一拐,这才能到达沿河路。
  马文生走回到自己的房子里,想到了陈景蕊和陆艳梅,他觉得心里有些失落。这一晚本来对他来说,有着省里领导的重视,应该是一个好的迹象。

  但马文生见到王谨的样子,心里有些凉凉了。
  他拿出手机,给陆艳梅打了一个电话,对方已关机。再给陈景蕊拨过去,也是一样关机。她们估计早睡了。
  马文生想到自己因为陈景蕊的缘故,和市工商联副主席郑昊一场大吵,心里更是哀伤。事实上,他已经得罪了不少人。
  正在马文生茫然不知所措时,手机上忽然来了一条短信。“回来了吗?”
  发来短信的,是查金芝。
  马文生回复了一条道:“刚刚回来。”
  查金芝紧跟着又来了一条短信,“你住在哪里?我来接你。”原来这一夜她也睡不着。她想着马文生,心里就像是有条虫在噬咬着一般。尽管她知道这很不应该,但是她就是忍不住。
  老夫少妻,本来对于查金芝来说,婚姻就是一种煎熬。
  马文生把自己的住处说了,跟着不到十多分钟,只见外面的车灯一闪,马文生便走了出去。
  查金芝是开车来的,她也没进来,而是让马文生上了车,“我们去信用社,”她轻轻地说道。信用社的楼上,有她的办公室。也有休息室。
  去了单位,比去自己家和在马文生这里都保险。
  车到了信用社门前,查金芝熄灭了车灯,等她打开卷帘门旁边的一个小门后,便引着马文生走了进去。
  他们朝里面走着,查金芝用手机照着亮。

  “你身上的酒味好浓,”她轻声说道。
  “嗯,我喝了一些,”马文生答道。
  查金芝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咯咯一笑,等他们来到位于三楼的办公室里。查金芝这才打开了一盏台灯。
  “文生,累了吧?我烧点水给你喝,”她说着,打开了饮水机的开关。
  马文生看她忙碌着,她晚上穿了件浅红棉袄,上面有着碎花,隐隐的,下面着一条黑色长裤。那身形丰满,臀部高耸,这让马文生不禁有了想法。
  “喝水吧,”查金芝将开水放到了他的手边,静静地看着他。
  马文生喝了一口,便拦腰揽住了她。
  “看你猴急的,”查金芝嗔了一下。不过她领他到这里来,目的是什么,也是不言而喻的。
  俩人事毕,马文生心里其实非常后悔。只是今晚,他不知道怎么了,鬼使神差的,心里烦闷至极。
  那边查金芝幽幽地说道:“韩万里要是个真男人,我也就心满意足了。文生,你在县里生了根,也要想着做点生意。你看看县里的干部,不是办实体,就是做买卖,你也要弄点,光靠工资收入,以后很难升得上去的。”
  马文生认真地点了点头,他把自己和李金发许彩风在一起搞挖机的事儿说了。
  查金芝笑了,“没想到你早就开始动手了啊。是不是上次你替他贷款的那个人?”
  “那就好,不过账目要弄清楚。你看,水利兴修都结束了,你的那两个伙伴到现在也没有来和你结账,这个不好,”查金芝这样说着,她仿佛就是马文生的妻子了,调教情人,也是一样的调教呢。
  马文生轻轻地说道:“我明白的。你放心,我会好好地把这个业务做大些。”他已经意识到钱的重要性。不说别的,就冲着王谨今晚去市里办事,让马文生跟财政局长要钱,就可以窥见一斑了。
  “我对县里的事,多少有些耳闻。你对王谨,也要提防些。小心他卸磨杀驴,”查金芝毕竟是信用社副主任,她对于县里的粮烟酒连锁店老板伍长华慢慢做大的原因,心知肚明。
  少了王谨的支持,伍长华能由一个小超市老板,建得起长华商业大厦吗?王谨为了替伍长华贷款,亲自到了信用社来协调过一回。
  马文生此时还没有想到王谨会对他不利,他摇了摇头道:“王书记在钱这一块还是干净的。他到县里来,据我观察,还是想做点事的。”
  查金芝听到马文生这么回答,心里便替他捏了一把冷汗。王谨想做事,这一点不假。难道想做事的领导就一定是个好领导吗?
  也合该这一晚出事。王谨回到了县迎宾宾馆之后,打电话叫来了郭文芳。
  他身体素质当然比不了马文生,盘桓了几分钟,就缴了。
  郭文芳看得出王谨心情不太好,便开始和他说话。
  说着说着,王谨就谈到了马文生。“有些人反应慢,不能干事,却很忠心,就像是陈源;有的人反应快,却不懂得审时度势,用了也不放心。”王谨说得隐晦。
  可郭文芳听懂了,她立即明白王谨对马文生生了疑心。

  等王谨起床去卫生间时,郭文芳乘了这个当儿给马文生发了一条短信,“文生,你要好好侍候着王书记。”
  发过了,她还在等着,看看马文生是不是回复。
  可就在这时,王谨上了卫生间回来了,郭金芳忙不迭地关手机。
  她要是若无其事还好,一紧张,就让王谨注意到了,他一把夺过郭文芳的手机,看了看通讯记录,那边郭文芳就想拿回手机了。
  王谨已经看到了短信的发件箱,最上面的那个,他打开一看,脸就扭曲了,甩手给了郭文芳一个大嘴巴。
  “叫你背叛我,”他恶狠狠地说道。在这个时候,他对马文生已动了弃意。放弃,立即放弃。
  马文生是在凌晨时分离开信用社的。他在查金芝的带领下,走出了侧门,朝着自己的住处而去。走在路上时,他打开了手机,不一会儿,就收到了郭文芳的短信。

  这条短信看似简单,可信息量很大。马文生立即感觉到出了问题。
  可能是王谨有什么话被郭文芳听到了,她这才给他发短信提醒他。
  马文生原本想给郭文芳去个电话,可是他见到天色尚黑,于是便忍住了。
  也算是马文生机警。如果这个时候他给郭金芳打电话,那恰恰就是害了他们自己。
  王谨这个人心细,做事向来不显山不露水,昨晚他打了郭文芳一个耳光后,郭文芳哀哀地哭,这让王谨心里有些不忍。
  也许是酒精作怪了,王谨暗暗想道。等他看到郭文芳脸上那隐隐的指印,心里更是懊悔。他静静地等着马文生给郭文芳来电话,如果马文生在这个时候给郭文芳来电话的话,那就是说明这二人搅到了一起。

  然而,一直到天色大亮时,马文生的电话也没有进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