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45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晓静说:“那算什么,一顿饱一顿饥的,人家办事处李主任的小舅子,整天宝马车开着,还不照样申请廉租房,真要挑理,先找他去。”
  周文不言语了,望着天花板出神,半晌翻了个身,轻轻拍着妻子说:“睡吧,不早了,明天还要回县里开元旦晚会。”

  第二天一早,周文洗漱完毕,穿戴一新,对刘晓静说:“我要赶去县里开会,你们娘俩要不要跟我下去转转。”
  刘晓静一撇嘴:“穷山恶水的破地方,谁稀罕去,我约了王大姐逛街。”
  周博睿不乐意了:“我想去玩。”
  刘晓静瞪起眼来:“小兔崽子你是想去实验小学看看吧,告诉你,别做转学的梦,老老实实在机关一小呆着。”
  被妈妈戳破了心事的周博睿再次嚎啕大哭起来,周文哭笑不得,蹲下身子替儿子整理着胳膊上的二道杠标志,温言抚慰:“乖儿子不哭,少先队中队长一定要坚强,不随便掉泪。”
  周博睿这才止住哭声,擦擦眼泪,眼巴巴的看着爸爸,周文知道儿子还在惦记着五道杠,便刮一刮他的小鼻子说:“好好学习,将来当比爸爸还要大的官,那才算真有出息。”
  说完拎着皮包出门了,刘晓静送他到门口,叮嘱了句早去早回就关上了门,周文下了楼,南泰县政府的黑色桑塔纳2000已经静静的停在楼下了,车身锃亮无比,司机小李见周县长下来了,赶忙从旁边单元门里出来,接过周文手中的公文包说道:“周县长新年好啊。”
  周文笑着说:“新年好,元旦辛苦了。”
  小李说:“应该的,反正我也没老婆。”
  周文呵呵笑起来,小李这个小伙子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退伍兵出身,军事素质驾驶技术都很过硬,在南泰县这样一个复杂的环境下,必须使用嫡系人马。
  路上的积雪已经化了,黑色桑塔纳一路疾驰向南泰县,一小时后抵达县城,却并未前往县政府,而是停在了县委招待所后墙边,一辆公丨安丨牌照的越野车已经停在路边,看到周县长的车到了,孙继海从车里出来,和周文简单握了握手,轻声道:“人在302,已经住了小半个月了。”

  周文不动声色:“我知道了。”
  孙继海把车钥匙递给周县长,点点头上了桑塔纳,小李迟疑道:“孙局,要不要等一下周县长。”
  “没关系,开车吧。”孙继海轻轻拍了拍小李的肩膀。
  桑塔纳悄然离去之后,周文从后门进了县委招待所,由于是元旦假日期间,招待所里空荡荡的,他直接上了三楼,敲响了302的房门。
  房门打开了,白娜一脸愕然的站在门内,随即反应过来,猛扑进周文的怀抱,周文慌忙看看走廊两头,所幸没人看到。
  “别这样,进去说话。”周文赶忙将白娜推进了房间。
  招待所的暖气烧的很足,白娜只穿了件低胸的t恤,傲人的身材一览无遗,尤其是不盈一握的小蛮腰,和刘晓静的水桶腰比起来简直是天渊之别,房间里很热,周文有些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倒是白娜很自然:“我就知道你会来。”
  周文讪讪道:“为什么这么说。”
  “哼,不告诉你。”白娜调皮的眨眨眼睛,看到周文一脸窘相,才幽幽的说:“我在南泰县住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等你。”
  周文默默的看着白娜足有一分钟,忽然鼻孔里冒出血来,吓得白娜一边找纸巾一边问道:“要不要紧,打电话叫救护车吧。”
  周文仰面朝天,摆手道:“不用,不严重,谁让你穿的这么惹火。”
  “还贫嘴,天干物燥,你这是上火了,我帮你擦擦。”白娜用纸巾帮周文擦着鼻子下的血迹,两个人的身体靠的很近,慢慢的,白娜的手停下了,时间也仿佛停滞了,两个人越靠越近,白娜的眼神越来越迷离,周文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突然,白娜推开了周文,奔到书桌旁拿出笔记本说:“我这段时间挖了不少新闻,其中有些是关于你的,都很有意思,时间还早,要不然咱们一起下去走走?”

  周文迟疑了一下,说道:“好吧,正好我开车来了。”
  两人出了招待所,上了越野车,向苦水井方向驶去,虽然城区的积雪已经清理干净,但乡下依然是白茫茫一片,道路上一片泥泞,幸亏这是一辆高底盘的四驱越野车,要不然指不定就趴窝了。
  在白娜的引领下,越野车越走越偏僻,最后居然来到下马坡村外的,一望无际白茫茫的雪地上,枯黄的草茎子迎风摆动,远处是一片土黄色的村庄,几缕炊烟稍显生机,前面有一道深沟,汽车开不过去,两人下了车,踩着到脚脖子的积雪走了过去,白娜穿着雪地靴和鲜红色的羽绒服,在雪地里如同欢快的小熊一样,穿着皮鞋西裤的周文可就遭了殃,裤子鞋子全湿了。
  深一脚浅一脚终于追上了白娜,周文愕然发现,面前是一座夯土建成的神龛,而神龛里供奉的不是菩萨佛祖,也不是土地爷,而是自己的照片。
  “这是怎么回事?”一向镇定自若的周文大为震惊,神龛里的自己身穿西装,表情肃穆,分明是一张从报纸上剪下来的新闻照片,上面还蒙了一层透明塑料纸,前面摆着香炉,几根没燃完的香插在香炉里,看来香火还挺旺盛。
  “嘻嘻,周文你成土地爷了。”白娜拿出了单反相机指挥道:“和你的神像合个影吧。”
  “胡闹。”周文伸手去扯神龛里的照片,白娜想拦已经来不及了,周文刚要把照片撕了,又意识到那是自己的照片,悻悻的放下,痛心疾首:“这不是搞个人崇拜么,被别有用心的人发现就糟了。”
  白娜说:“我看未必,这是老百姓对你的肯定和爱戴。”
  周文苦笑道:“这哪里是爱戴啊,分明是害我,难道这就是你发现的大新闻?”

  白娜说:“是啊,我准备写到内参里去呢。”
  “千万别,我还想多活两年呢。”正说着呢,一个老人从村庄方向走过来,看到两个陌生人站在神龛前,狐疑的打量了两眼,忽然惊叫道:“周县长,你是周县长!周青天!”
  白娜吃吃的笑起来,周文无可奈何的答道:“老人家,我就是周文,这个相片是您贴在这里的?”
  一番询问后得知,原来老人的儿子在阻挠玄武集团征地的冲突中打伤了人,被县公丨安丨局通缉,至今逃亡在外,眼瞅着就要过春节了,家里不能团圆,老人求告无门,只好供起了周青天的照片,初一十五前来上香祷告,指望周青天保佑,让儿子早日回家,让玄武集团的征地款能给的多一点,好让家里能吃上饭,不再受穷。
  周文心里很不是滋味,和白娜一起陪着老人进了村子,如今的下马坡村比上次陪叶老来的时候更加萧条了,村子里没点生机,连村口的狗都蔫了,夹着尾巴藏在柴火垛后面,看到陌生人进村也不再叫唤了。
  老人的家还是夯土的房子,又冷又暗,一张破木板床上躺着个奄奄一息的老头子,看不出原色的棉被烂的像渔网,屋里没有电灯,没有电视机,全部家当加在一起不会超过一百块钱。
  “周县长你坐,我给你烧茶去。”老太太刚要往锅屋走,被周文劝住:“老人家,我们不喝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