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39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亚历山大不由分说,也堵上了他的嘴,胡光纳闷道:“你不是要问话么,怎么把嘴堵上?”
  亚历山大笑而不语,先把仇武拉过来按在地上,踩住肘关节,从腋下掏出沉重的斯捷奇金自动手枪,倒持枪管,比划了一下,狠狠砸下去,一声惨呼被憋在了喉咙里,仇武疼的满头汗,眼泪也出来了,因为他的一根手指已经被枪柄砸成了肉酱。
  “砰砰砰”又是一连几下,仇武的右手算是废了,额头上全是豆大的汗珠子,十指连心啊,指甲和碎肉连在一起,满地都是血,疼的钻心,偏偏又叫不出来,更加难熬。
  那边张精明吓得直往角落里缩,亚历山大没打算放过他,走过去如法炮制,将其右手五个手指全都砸平了,然后才扯开两人嘴里的棉纱,向胡光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两个倒霉蛋刚要哭嚎,胡光厉声喝道:“谁敢叫唤,把另一只手也砸了。”
  两人顿时不敢出声,胡光看了看刘子光,刘子光上前问道:“前天下午六点,你们在医科大东侧门绑架了一个女孩,我需要知道详细情况。”
  张精明有气无力的说:“大哥你搞错了,我们啥也没干。”
  刘子光一努嘴,亚历山大握着枪管又要上,旁边仇武破口大骂道:“怎么地,就是老子干的,你还能杀了我不成?”
  亚历山大二话不说,提起仇武的领子出了废船,走到江边,也不管地上的烂泥,径直将人丢进冰冷的江水里,用脚踩着头,不让他抬头呼吸。
  仇武拼命挣扎,可是无济于事,十几秒钟后,亚历山大松开了脚,让他抬头喘口气。如此往复数次才停止,将人拉回到废船上,仇武抬起头来,头发全湿了,脸上尽是泥浆,吓不过还挺硬气,坐在地上呼呼喘着粗气也不求饶,拿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亚历山大。
  胡光笑了:“毛子哥,他笑话你呢,这手段一点都不给力。”
  亚历山大从兜里掏出一把大号折刀,亮出刀刃在袖子上擦着,呜哩哇啦说了一阵俄语,刘子光翻译道:“他说刚才只是餐前甜点,还没正式开始,下面才是好戏。”
  仇武的双手已经用尼龙束缚带绑住,无法反抗,亚历山大使了个眼色,瓦西里从后面踹了一脚,将人踢翻在地,还没反应过来,亚历山大一脚踩在了胸口,锋利的刀子压在额头上割了起来……
  “这是在剥头皮,把头皮连着头发整个揭下来,不过人不会死。”刘子光解释道,被踩在地上的仇武厉声喊道:“***的,有种给我来个利索的!”
  刘子光打了个响指,亚历山大悻悻的停止了动作,但是仇武额上已经被割开了长长一条血口子,鲜血直流,甚是吓人。
  “装逼是吧,想要利索的是吧,一会儿他先把你头皮揭掉,然后再扒你身上的皮,挖你的眼,知道凌迟吧,这比凌迟还要痛苦,有种你就别吭声。”刘子光蹲下身子慢条斯理的说着,那人毛骨悚然,知道对方不是在虚张声势,终于妥协:“我说。”
  “谁让你干的?”刘子光问。

  “没谁,我看那个小妞挺俊的,想绑来玩玩。”仇武气喘吁吁的说。
  刘子光一摆手,亚历山大依旧用面纱将仇武的嘴堵上,用刀子割开一个环形口子,手指扣住往上一撕,真的将一张血淋淋的头皮揭了下来,王主任当场就吐了,张精明吓得乱抖,没等问他就慌道:“是夏总让我们干的!”
  “哪个夏总?”刘子光回头问道。
  “医药公司的夏总,他说有重要的东西在那个女孩手上,让我们去弄来。”
  “说具体点。”
  仇武已经昏迷不醒,人不人鬼不鬼的恐怖样子让张精明吓破了胆,哪还敢说瞎话,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个清清楚楚。

  这家医药公司是省内很有实力的企业,和卫生厅关系密切,利润及其丰厚,公司几个股东都是身家数千万的富豪,夏总叫夏修武,四十来岁,是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前段时间忽然找到张精明,让他帮自己办件事。
  张精明是医药公司的业务员,交际范围很广,人如其名,相当精明强干,又懂得揣摩领导的心理,夏总发话他自然满口答应,找来自己社会上的朋友仇武,准备了手铐、棍棒、匕首、头套、乙醚,把公司配给自己那辆名爵7拆了车牌,随时听候夏总的拆迁。
  前天下午五点多,夏总忽然打来一个电话,让他到医科大东侧门去抓一个人,把她手上的东西抢来,并且发来一张彩信照片,张精明伙同仇武驾车来到医科大侧门口,等了几分钟,目标出现,从出租车上下来,张精明开车冲过去,仇武迅速将女孩绑入车内,可是离开的时候被人发现,并且引发了一场大规模追捕行动。
  张精明和仇武都有些害怕,再加上那个女孩反抗极为激烈,把仇武的手都咬破了,情急之下,仇武将女孩推出汽车,趁着追兵忙乱之时仓皇逃窜。

  事发后,两人怀着侥幸心理并没有立刻逃离,而是找了一家相熟的汽修厂整修汽车,顺便在郊区躲事,他们有恃无恐的原因很简单,夏总有个哥哥叫夏修文,在省里工作,能量很大,一般的案子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两天张精明一直在看电视,关注事件的进展,奇怪的是电视上并未进行报道,他俩也就松了一口气,认为没出人命就不是大事,直到今天王主任打电话来说丨警丨察来查案子,他才紧张起来,用一张以前的照片糊弄了过去,本以为又没事了,哪知道没过多久人家就找上门了,而且来的不是丨警丨察,而是摸不清身份的一帮狠角色。
  事情大概弄清楚了,刘子光又问道:“你们抢了什么东西。”
  “就一个包,里面有手机钱包什么的,还有个优盘。”
  “东西怎么处理的?”
  “手机拆了卡卖了,钱包洗干净和包一起扔了,优盘给夏总了。”
  “夏总人呢?”
  刘子光的目光转向了王主任,王主任一哆嗦:“夏总家地址在天贵雅苑18号。”

  “很好,你跟我们走。”刘子光说。
  胡光指着地上两摊烂泥般的绑匪说:“怎么处置?”
  “打断四肢丢江里,能活算他们命大。”
  “好嘞。”胡光拿出了甩棍抖开,然后就听见一声声凄厉的惨叫,然后是重物落水的声音,干完这些的四个屠夫跳上汽车绝尘而去。
  两个被丢进浅水里的家伙被冰冷的江水刺激的苏醒了,艰难的爬了上来,鲜血染红了江水,惨不忍睹,江风呼啸,芦苇萧瑟,远处警笛声渐渐接近,两个人都哭了。
  又晚来一步的姬扬看到这惨绝人寰的一幕,当场就吐了。
  天贵雅苑是省城一个相当有名的高尚住宅区,全都是独栋别墅,坐落在风景优美的东郊山麓,小区管理相当严格,围墙上有红外报警器,大门口监控探头密布,保安更是一水的壮小伙子。
  汽车来到别墅区门口被拦住,保安很客气的问:“请问找哪一户?”

  “十八号,姓夏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