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82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这个想法好。县城也设立工业园区,的确是个主意。那么熟练的工人,来源又在哪里呢?”池薇继续问道。
  “针对市场需要,采取免费培训的方式。我了解过,我们津县的几个技校现在都招不到人,教师工资还是照发的。与其让人只拿钱不干活,倒不如让他们去各个乡镇开些技术讲座。乡镇政府组织人去听,去学,”马文生既然想了这些问题,他当然知道如何去解决。
  “好了好了,不说了,我们吃饭,”郑惠见到菜上来了,便制止了马文生。她不想听这些高谈阔论。这些话,应该说的地方是县里的人代会。刚才马文生说的时候,她之所以没制止,也只是看在池薇的面子上。

  “郑厅长,我们,喝点酒吧?”陆子强提议道。
  郑惠微微颔首,“也可以来点,不过要适可而止,”她毫不客气。
  酒上来了,却是两瓶五粮液。这是马文生刚才出去时安排的。他不但安排了白酒,也安排了红酒。
  池薇竟然也敢喝白酒,她在马文生替郑惠斟过酒后,她也要了一杯。要知道这一杯,可是有二两之多。
  王谨等陆子强说了祝酒词之后,就端起了杯子,向郑惠说道:“郑厅长,我们津县欢迎您莅临指导工作。这一杯,我敬您。”王谨说着,举起杯来一仰脖,就喝了下去。
  郑惠看了看陆子强道:“我说陆书记,你这个作风可是不太好。你先斩后奏,让王书记来的意思,真当我不知道吗?好,明天我就和池部长一道去看看。”

  池部长?王谨听到这话,心里猛吃了一惊。能让郑惠叫部长的,会是什么人?
  他向陆子强看了过去,陆子强也是一头雾水。因为自始至终,他也没听到郑惠介绍过池薇的职务。
  “大家不要看来看去了,我来介绍吧。今天我本来计划要走,就是因为池部长来了,要我陪她在大朗市看看,我这才没敢离开。池部长是半年前从京城下来,在省委组织部挂职的副部长,”郑惠介绍道,“陆书记,您可不要怪我呀。是池部长有言在先,她要先听听这里的情况,然后再让我透露她的身份的。”
  “池部长,失敬失敬,”陆子强也坐不住了,赶紧起身来敬酒。
  池薇也站起身来,她倒是没有郑惠那种傲气,不过喝酒,也只是随意地抿了抿。
  “明天去津县也好,王书记,你能拿一张津县的草图吗?我习惯去哪个地方的话,先看看地图,”池薇又等王谨敬了酒之后,忽然问道。

  王谨这个时候哪里有津县的地图呢。他茫然地看了一眼马文生。
  马文生再一次起身救主,“池部长,我来给您画一个,”马文生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中性笔,又拿起桌上的纸巾,摊开后迅速地画出了一张比例极小的津县地图,然后一一画圈标明乡镇位置。
  “好,好,”池薇深深地看了一眼马文生。
  省委组织部《纵横》刊物收到马文生稿件的时候,不敢签发,而是送到了组织部来。池薇因为是挂职干部,恰好分管这个刊物。她看了文章内容,便签了个“同意发”。
  那个时候,池薇很想和这个马文生见一面,但是最终她还是决定不惊动了。像她这个位置,一旦给县里去电话,很有可能会引发多重反应。这一点,池薇心知肚明。

  今天的马文生,给人的感觉就不再是纸上谈兵了。他还真有点本领,这样的人,应该放在做实事的位置上,而不应该只是一个县委书记的秘书。
  这顿饭吃到最后,气氛果然融洽得多了。等池薇和郑惠被陆子强和王谨一一送走,两个上下级也坐到了一起聊天,马文生则出去找小戴去了。因为他还要准备送礼。
  “王谨,你这个秘书很不错的,能力很强,”陆子强感慨道。
  王谨此时真说不清心里的滋味儿了。他既为马文生的表现而欣喜,又为马文生今晚抢占了风头而有些恼意。

  在领导面前大出风头,向来是弊大于利的。这也是马文生一再向王谨看的原因所在。
  尽管王谨同意了马文生高谈阔论,可最终他还是不痛快的。
  “是不错,我想过段时间给他出去锻炼锻炼,”王谨答道。在这一瞬间,他已经做了决定,马文生是不能再放到他的身边了。
  陆子强和王谨交往已久,他如何看不懂王谨的心思。
  王谨算是有雅量的人了,看来却不能容下马文生。
  既然如此,他也可以将马文生弄到市里来,替自己充当马前卒。

  这两个上下级虽然无话不谈,可在这一晚,他们心中的想法相左了。
  马文生去了小戴那里,拿来了现金和卡,等他回到王谨和陆子强所在的房间,王谨已经和陆子强在握手道别了。
  “回去做好准备,”陆子强叮嘱道。既然这次水利厅副厅长郑惠去津县的目标已经达到,那剩下的事就是王谨的了。津县水利兴修搞得好,哪怕这是一个巨大的谎言,王谨也得把这个谎言给圆好了。因为除去郑惠,还有一个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池薇。在组织部面前做假,那是活得腻歪了,想死早点。
  王谨见到马文生进来,便向陆子强问道:“给领导们准备点礼物,也给您准备了一份。”

  陆子强瞪了他一眼,“这个节骨眼儿上,别搞这一套,让人反感。等去了津县再说。”
  王谨知道这是陆子强有意这么说,当着马文生的面儿,陆子强不可能收下他王谨的任何东西。
  那两位,王谨也不熟悉,心里没底,贸然送礼,万一投错了方向,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王谨向陆子强道别,然后领着马文生往外走。马文生今晚其实也喝得不少,他有些兴奋,但是见到王谨很冷静的样子,他也没太敢多说话。

  王谨对马文生生了嫌恶之心,但他现在还不想把马文生从他身边撵走。
  不管怎么样,这次水利大检查,是马文生争取来的机会。明天的接待任务,还是要让马文生参加一下为好。
  日期:2018-11-12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