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81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王谨和马文生进来,她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这个人,年龄约摸在40岁左右,脸蛋很精致,白得耀眼,又是一张好看的瓜子脸儿。
  马文生在王谨一掠之下,也看了看房里的几个人。
  王谨好歹还认识一个陆子强,猜得出一个是水利厅副厅长,他就是双眼一抹黑,一个人也不认识了。
  陆子强见到王谨进来,微笑着站起身来道:“郑厅长,这位是我们津县的县委书记王谨同志。这一位是他的秘书。叫什么来着?”陆子强完全忘了王谨发来的短信中写过马文生的名字。
  “我叫马文生,”马文生躬身答道。
  他这么一答,几个人都没有说话。
  郑惠坐在那里没动身子,而是指着指旁边的一把椅子道:“王书记,坐下吧。我正和你们的陆书记扯龙门阵呢。”她比王谨的位置要高,当然不会主动向王谨介绍她身边的人。
  陆子强见到郑惠如此强势,也有些尴尬,不过那也只是一闪念间,跟着他就笑了起来,“郑厅长,大朗市明年抢抓机遇,根据您的指示,把水利兴修这一项工作继续做好,相信大朗会迎来发展的更好势头。”
  郑惠答道:“希望如此啊。陆书记,有些事不是说说就能解决得了问题的。大朗是朗西省的一个重要城市,虽然县区经济没有上来,可是大朗毕竟是个沿江城市,要做全省的表率,不管是发展经济,还是兴修水利。水患治好了,就是千秋万代的大好事。”

  王谨完全插不上话,陆子强也觉得这个场面有些难堪,他正想把话题往津县那边引,那个40来岁的女人忽然问道:“津县也是个贫困县吗?我看过地图,津县应该是个不错的地方。在大朗全市四个县中,津县的位置应该是最好的。”
  王谨也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身份,他赶紧站起身来答道:“是的。津县发展的确有些滞后了。”
  “发展要靠思路。思路提出来,让大伙儿议一议,就有了方向,津县要发展,具体思路是什么?”那个女人又问道。
  郑惠听到那女人连珠炮似的发问,笑道:“池薇,你可不要性子太急了。你让王书记慢慢说。”
  王谨答道:“我们对于县里的发展,思路是有的。主要是一靠资源,二靠引资。资源我们主要有腾龙镇的石矿资源。引资嘛,”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王谨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个叫池薇的女人就摇起头来,“石矿这个资源,全国各地多了去了。充其量能解决地方就业,而且安全事故多。我们管这个叫非煤矿山。引资也不靠谱。你有区位优势,交通却不方便。路又没修好,航运条件也差。没有优势,那些外资企业也不是瞎子,他凭什么把钱投到你们津县来?”
  王谨的脸上挂不住了。他有心辩解,可是哪里能有机会?倒是陆子强出来打圆场了,“领导们,我们还是吃饭,一边吃一边谈吧。”
  郑惠见到池薇问话时,她不置一词。如今听到吃饭,便点了点头,“也好,干工作,也得填肚子。我说,陆书记,晚上可要找些土特产品来吃一吃,光是大鱼大肉,那个真腻呀。”
  吃饭倒不是在房间里,而是来到了另一个雅厅。
  马文生刚才一直是站在那里听他们说话,心里着实为王谨鸣不平。可是他也知道,就按眼下这个情形,郑惠明天不见得去津县。就算去了,津县也捞不着什么好。
  就在出去的那一刹那,马文生注意到那个叫池薇的女人很是傲气地把头昂了起来。奇怪,她究竟是什么身份,她能在郑惠面前昂起头来,说明她的身份不一般。

  马文生在心里不自觉地将池薇与陆艳梅作了对比。一比之下,陆艳梅的气质都不如池薇那般高贵。陆艳梅已经是够贵气的了。
  而郑惠呢,则多少显得有些俗气。剩下的那个年轻的,应该和自己身份差不多,也是一个秘书。
  马文生想到这里,便有意地往池薇身边走近。等几个人入了席,那边小戴给马文生发来短信,说钱提好了,问什么时候送上来。
  马文生回复道:你先找个地方把肚子填饱。老板这边无异于打仗,你还是别过来凑这个热闹了。
  马文生发过短信,那边陆子强就催着要上菜。
  马文生抢先一步站起身来说道:“陆书记,我来去催一催。”

  陆子强微微点了点头。等马文生出去,陆子强再一次向王谨问道:“我想起来了,你这个秘书,是不是在《纵横》上写过一篇文章,谈农村发展的?”
  王谨赶紧答道:“是的,陆书记记忆力真好。”
  陆子强摆了摆手道:“不说我这个。你前段时间在水利兴修工地上的新闻稿,也是出自他的手笔?”
  王谨应了一声是的。
  “不错,这个年轻人有想法。淳风,你用人还是不错的,”陆子强夸道。

  池薇忽然问道:“王书记,这个人叫马文生?对了,那篇文章我也看过,的确写得很是符合我们朗西省农村的情况。”
  池薇把话说到这里,也不再往下说。等马文生转回来,池薇指了指身边的座位道:“马秘书,你就坐这边来吧。”
  马文生本来就有心结识这位气质高贵的女人,见到池薇主动叫他,也不知道是哪里忽然让他转了运了,便走了过去。
  “马秘书,你觉得津县,不,甚至说大朗市,乃至朗西省吧,农村农业和农民问题如何化解,如何解决好农民工就业问题?”池薇问道。

  马文生哪里敢回答这样的问题,他小心翼翼地向王谨看了一眼。
  王谨向陆子强投过征询的一瞥后,这才让人不易察觉地点了点头。
  马文生在《纵横》上的那篇文章,可能会成为今晚气氛的转机。
  马文生见到王谨点头,胆子也大了,于是说道:“领导,我姑妄言之。我知道自己的浅薄,各位领导就权当我这个话是饭前开胃小菜吧。”
  马文生这么谦虚的一说,就连郑惠的秘书都觉得这个话说得入情入理。
  “我们津县是个农业大县,又被津河所环绕。全县的土地,能容纳的种地农民数不超过三成中的一成。因此,把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是一个头等大事。农民增收,不仅仅指靠土地来增加收入。也可以指农民进城后,创造了效益,拿到了工资,增加家庭收入。这是破解农村农业和农民问题的目标,就是消化剩余劳动力。这里就有一个悖论,本地的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竞争力不强,吸纳不了剩余劳动力。在这种情况下,从全局的层面上提出招商引资,培育自己的经济增长点。作为一个县,要招商的话,与城市相比,竞争力差。这就需要我们以成熟的地块,熟练的工人,优惠的税收政策,和全方位的服务来为企业做配套,让他们来到这里投资,没有后顾之忧。甚至可以采用沿海地区兴建工业园区的方式,事先划好地块,等鸡下蛋,”马文生娓娓而谈。这是他想过好几年的问题,如今得到一个机会,当然和盘托出。

  马文生的想法,有很多是和王谨重合的地方。只是刚才王谨说的时候,被池薇打断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