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80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一会儿,就有一辆黑色的宝马车驶了过来。车停在县信用联社门前,走出来的人正是查金芝。
  张志良先是笑着说麻烦你了,然后就要介绍马文生,那边查金芝的眼睛已瞟过了马文生的脸,“张局,您别说了。这位我知道,是王书记的大秘马科呀。文生,怎么到了县城这么久,从来也不联系我呢?”
  查金芝大大方方地说着,向马文生伸过手来,和他握了握。
  马文生心道:“这女人演起戏来,可真是人鬼莫敌。”
  如今的马文生,也练就了一身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了,他握着查金芝那白皙的手,答道:“我不敢来见查主任的原因,是我那个老兄还欠您的钱呢。”
  查金芝灿烂地笑了,“知道欠了就好。不过也不用急,大不了给他把利息延一延。这样够意思吧?”

  俩人说着,查金芝松开了握紧马文生的那只手,随即打开了门。
  银行划账,本来就是一件轻松的事。
  查金芝很快办妥了,向马文生要了银行卡,跟着划了十万块钱到了马文生的卡上。那边张志良签了字办了手续,就向马文生说道:“马科,我马上送你回去。”
  查金芝听到这话,抬起眼睛朝张志良看了一眼道:“张局,你有事你先忙。送马科的机会让我吧。毕竟能送刘科一趟,这个机会难得。”
  张志良哈哈大笑道:“也好,也好。马科,你可小心点,别被查主任一口给吞了下去。”
  查金芝愤愤地冲着张志良啐了一口,见到张志良落荒而逃,她这才静下来,向马文生问道:“文生,你到这边来,工作还习惯吧?”
  马文生嗯了一声说挺好的。
  “其实我早就想去看看你,又怕耽误了你。怎么也得等到你安定了,位置稳了。这一下好了,等你明天回来,我给你做东,”女人这么说着,那眼睛里就写满了柔情。她本来对马文生就念念不忘。如今这个男人就近在眼前,她如何不感觉到开心呢。
  马文生也端详着她。此时已经入夜,外面一片漆黑。只是县信用联社里面亮着灯,照得大厅里一片通明。她穿着黑色的棉风衣,那脸儿就像是凝脂似的,粉粉的,嫩嫩的。

  “傻看什么?明天给你慢慢看,”她嗔了一声,跟着就和马文生从大厅里走了出来。她驾着车,将马文生送到了县委那边。
  马文生拿了钱,就不能再向王谨说去看那个医生了。他下了车,就在快进大楼时给陆艳梅打了个电话,说晚上去不了陈景蕊那里了。“王书记有安排,我走不开。”
  陆艳梅哦了一声,她有些失望。可是她没有说什么。
  马文生到了县里,凡事做得都挺让她放心,照这样下去,他很快就能放到乡镇去做一把手了。能得到王谨的信任,马文生的忙那是肯定的。
  马文生不敢去想陈景蕊,也不敢去想陆艳梅和陈景蕊见了面,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光景。这两个女人事实上都是为情所伤。最终移情到了马文生身上。如果她们都知道彼此和马文生有了纠葛,那她们的友谊还会持续下去吗?
  马文生想到这里,头皮一阵发麻。跟着他又想到了郭采妮。她明天就要回到县里来了,到时候他得和她在一起。可是半路上又杀出了一个查金芝,怎么办?

  马文生这下明白了女人多了不是好事。他就算想逃脱,也没那个本事了。他就像在几个女人中间走钢丝,稍有不慎,他就会身败名裂。
  王谨见到马文生苍白着脸色回来,有些诧异,“文生,办好了吗?”
  马文生点了点头道:“老板,办好了。我们什么时候走?”
  王谨又看了他一眼道:“你不是去看望医院的那个医生吗?”

  马文生摇了摇头道:“老板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是为老板服务的。医生那里,我再找时间去。”
  马文生这个话,让王谨听了舒心。他也不再训斥马文生这是拍马屁了,点了点头,就让马文生叫来小戴的车。
  三个人出发朝向市区,王谨告诉小戴,“直接去大朗皇家楼。”
  小戴应了一声。那边王谨拿出了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然后静静地等待着。直到他的手机滴的一声来了条回复,他面色紧张地看完了,这才轻吁了一口气。
  “文生,你记好了,在3888房,”王谨自然紧张。
  今天晚上他真的是为了公事请客,省里水利厅副厅长郑惠到了大朗市。昨天郑惠在市委书记陆子强和市长邓应君的陪同下,看了两个县的水利兴修工作,
  郑惠很不满意。今天本来就是要走了,可不知怎么的,傍晚时分,陆子强又给王谨来了电话,说郑副厅长没走。
  “你过来一趟,多说些好话,让她到你们县去看看。要是把她这一关搞好了,捧到省里的大奖杯是没有问题的,”陆子强既是给津县机会,也是想扳回一局。他听过王谨的汇报,说津县这边水利兴修搞得还不错。
  王谨对于搞接待这些,向来有他的一套。水利厅副厅长下来了,自然有秘书司机,再加上随行人员,少说了也有十多个人。每个人准备点礼物,就是数十万块钱。至于饭钱,王谨倒是没在意。
  到了市里来,在唯一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大朗皇家楼里请客,怎么也得让市里掏腰包。他们津县是个穷县,能省就省点。相信陆子强也不会和他较这个真。
  等小戴去把车停到了大朗皇家楼门前广场的停车场里,王谨就告诉马文生,今晚对于津县来说至关重要。等王谨把经过一说完,马文生就傻眼了。
  听王谨这个意思,这个叫郑惠的副厅长绝对是个强势的角色。她要是真到了津县,又怎么可能只看津县指定的两个乡镇呢?如果她不看指定的乡镇,到时候这个谎又该如何圆得住?
  看来的确是要把接待工作做好。马文生想道,他向王谨汇报了一下,赶紧让小戴拿着他的两张银行卡去提现,多跑几个取款机,反正有车。
  既然要送礼,就要让人家印象深刻。马文生想道。
  大朗皇家楼位于大朗市的中心地界,距离市委大楼,也不过一里地之遥。马文生随王谨进了楼,看着灯火辉煌的大厅,禁不住感叹他去过的上档次的地方还是太少了。不说别的,就光这里吊的灯饰,他都是从来没有见过。
  王谨今晚也有些紧张。但他在下属面前,又怎么可能表现出来。等马文生替他敲开了3888的房门,这才惊讶地发现里面仅坐了四个人。
  能让王谨感觉到惊讶的事,还真是不太多。可眼前这一幕,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因为这四个人中,只有一个是他所认识的,那就是市委书记陆子强。而另外三个,全是女性。一个要年轻一点,穿着粉色羊毛衫的,约摸30来岁,看她的眼神和表情,应该是个秘书。

  另外两个,一个在50岁左右,看上去很胖。那含着暗花的灰黑呢外套裹着一个臃肿的身子,这个看上去像是陆子强嘴里提到的水利厅副厅长郑惠。
  另一个呢,头微微地侧着,正听着陆子强和郑惠的聊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