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76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这话说得郭采妮心尖儿都颤了,“后天,我们一同庆祝。”她这么说着,恨不得马上能回到他的怀抱里。

  马文生算了算,郭采妮回来的时候,正好是他明天随王谨去腾龙镇之后。
  “采妮姐,路上风雪很大,你一路要小心,”他关切地说道。
  这个关切的话,说得女人心头一暖,她轻轻地应着,也向他说道:“你也要注意保暖。我给你在这边买了棉衣。”
  上午七点,马文生便和小戴一道去迎宾宾馆去迎接王谨。按照王谨的计划,今天要去腾龙镇检查工作。
  年底的检查多。县里更是如此。既要迎接上面的检查,又要开展对乡镇工作的检查。
  王谨虽然不需要事无巨细地过问,可是有一点他是记得牢牢的。今年全省的冬修设了奖,实行以奖代补。如果除去城关镇,再加上一个腾龙镇能扛得住检查,王谨的心里就有了底了。
  外面白雪皑皑,小戴出车自然小心谨慎,快到腾龙山时,小戴向马文生说了句:“马科,你最好也能学本驾照。以后出门也方便些。”
  王谨听到这话,点头道:“是啊,小戴回去后,就和驾校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安排一个教练教教你。不过时间要协调好。”
  这话是王谨说的,马文生当然连声应着。
  腾龙镇的书记王津生早就接到了马文生的电话,早早地迎在了腾龙山山口处。和他站在一起的,还有镇长丁大江,副镇长陈胜奇。

  丁大江是王津生叫来的,而陈胜奇则是自己过来的。
  陈胜奇这个人心机深,他对于要得到的东西,一经确定,就是志在必得。不管是官位,还是当初霸王硬上弓得到了杨兰,都是如此。
  今天要是得到了王谨的喜欢,他这个镇长也就当定了。陈胜奇想得很周到,他不信,王谨是个油盐不进的人,只要能和王书记搭上一点儿关系,就不怕后面他陈胜奇没机会送点钱物过去。
  王谨见到站在道路旁边的王津生等人,向马文生看了一眼道:“文生,以后不要让他们做这样的事。传出去不好听。”

  马文生答道:“老板,我并不是让他们来迎您。我只是叮嘱他们要对照县里的各个部门年终检查的要求,做好工作,王书记要来检查。不过他们迎到这里来,也是好的。”
  王谨听着马文生这近似于狡辩的话,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让马文生继续给王津生打电话,直接去镇政府,不要玩那些虚头滑脑的表面文章。
  王谨没有下车,王津生等人自然也上了车,急急地在前面引路。等几部车到了镇政府,那边政府办主任田二壮已经准备好了会议室,就连茶叶都放进了杯子里了。
  王谨听完了王津生和丁大江的工作汇报,又问了问他所感兴趣的冬修问题,这才说道:“我们还是去堤上看一看。我倒要看看文生天天在我耳边说你们这里做得不错到底不错在哪里?”
  原来王谨来到腾龙镇检查工作,是马文生劝说之下才成行的。
  王津生和丁大江对视了一眼,心说这个马文生真是不错,人离开了腾龙镇,对腾龙镇还是有感情的。
  到了圩堤一看,王谨就高兴起来了。
  原来这里的圩堤修得比城关镇只能说是更好,他指了指王津生和丁大江,“文生的话,还是不错的。这也是我欣赏他的原因所在。一个干部,要敢做,做了要敢说。你们的冬修工作,通过津县信息送到了我的案头,文生可是把那一页放在了前面。”
  马文生听着王谨的话,只是低着头,微微一笑。
  丁大江走在稍后的位置,他拉了拉马文生,轻声道:“文生,谢谢你。”
  马文生答道:“丁镇,您太客气了。您可是我的领导啊,不但是现在,以后也是一样。”
  丁大江知道现在的马文生非昔日吴下阿蒙了,字句之间都有深意,只是细细一想,便明白了马文生这是在向他递话。看来两天后的选举,他是没有问题的。
  陈胜奇迎来了王谨,却自始至终没有和王谨说上一句话。这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斗志,不理我是不是?不要紧,人民代表的权利你这个县委书记不能不认吧?只要我被选上了,我就不怕。
  从圩堤上回来,王谨向马文生说道:“文生,你知道我今天来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吗?”
  马文生摇了摇头道:“老板,您的心思我哪里能猜得到呀。”
  “大半年前,我在这里的会议室听过你的汇报,你还记得吗?你汇报中说过这样的话,我至今记忆犹新,那就是,腾龙镇比起县里来,距离市区更近。昨天在市里开会,陆书记有意将腾龙镇划入市区,虽然这要经过省里批复,但陆书记向来做事是先做后说,他能说出来,看来这事已经是十有**了,”王谨继续说道。
  “此次冬修,省里的检查组由大朗市一路过来,先到的点儿,应该就是腾龙镇,看完这里,再到县城,就是城关镇,应该说,你小子的想法还是想到了位了,”王谨夸道。

  马文生赶紧答道:“这里哪有我的事,都是老板您的深谋远虚。”
  王谨没再说什么,只是往后座椅上一靠,再也不说话了。
  这天中午,王谨竟然留在了腾龙镇没有离开。他在食堂吃过午饭,就和王津生谈了一个多小时的话,内容马文生是一无所知。
  马文生没有参加他们的谈话,他被田二壮叫过来,和原来的同事在一起又吃了顿饭,这顿饭还是在食堂。

  马文生没有喝酒,他以茶代酒,和昔日同事一一碰杯,心里却有一种近乎哭泣的感觉。那时候他在腾龙镇受过太多的委屈了。
  下午县纪委书记曹文雪和组织部陆艳梅一齐坐车赶到,跟着就由王津生通知陈胜奇,说上级来人,要对他进行诫免谈话。
  陈胜奇这才明白自己原来早就被王谨给惦记上了。人家哪里会留他到两天后的人代会选举呢。
  王谨临走前,和丁大江也谈了话,“再干一届吧,我可要看到真东西。不要再向我汇报腾龙采石厂了。”
  大冷天的,丁大江感觉额头的汗都流了出来。
  王谨的手段雷霆之快,委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今天是陈胜奇,下回难保不是他丁大江。
  马文生虽然和王谨一道回去了,可是他的心仍然记挂着腾龙镇。王谨也似乎在想着心思,一直没有说话。
  快到县城时,王谨忽然说道:“文生,你那几个朋友不错呀,既拿下了城关镇的水利兴修业务,又拿下了腾龙镇的水利兴修业务,看来实力还是不错的。”
  马文生一听这话,背后就开始冒汗。他看到了陈胜奇在转眼之间,就由一个副镇长被县纪委谈话,看来他今后还是要一步一步地走稳了。
  如今王谨是什么意思?马文生脑子里急速地转着,正想着说辞呢,王谨又笑了,“你不要有心理障碍。我也只是随口说说。”

  王谨说到这里,话中的敲打之意越是分明。
  马文生听得清楚,赶紧答道:“王书记,他就是春江饭店的小老板,借着腾龙镇的采石厂有些机械,小打小闹的。等老板哪天有空,我叫他们过来拜见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