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75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明芳见到电话是马文生打来的,心头一暖,便问道:“马科长,你还没有休息吗?”

  “王镇,你不也是一样没有休息吗?我想和你说一件事儿,上回我说将县城的旧房改造一下,再给那些先富起来的人划块地建房的事,你想的怎么样了?”马文生问道。他没注意前面一辆车正在风雪中滑行。
  那车轮在雪地里打着转儿,发动机嗡嗡作响,终于引起了马文生的注意。
  王明芳没敢说她的这个提议,拿到丨党丨委会上一说,当即遭到了书记金光明的否定。
  金光明表示,县里的房屋改造,需要得到县国土部门,规划部门的同意,也就是说,没有分管副县长的答应,这些事都是不能做,也做不了的。
  再说了,县城的财政盘子就这么大,兴修水利还是欠债进行的,现在哪有这么多的闲钱呢?
  “文生,有些事我想还是可以缓一缓的,”王明芳迟疑着说道。
  她这么一迟疑,马文生就明白了。他的提议,没有得到城关镇的重视。怎么办?他必须要将这个方案推进下去。

  只有推进下去,就会让城关镇先漂亮起来。城关镇是县里的脸面,这里一旦漂亮了,其他乡镇就会跟着动。到那个时候,就算农加国这个县长还想搞花架子工程,也由不得他了。
  马文生悟性很强,他对于国人跟风的事,越研究越是透。就拿街坊邻居孩子上学来说,也是一样的。有人说这个老师好,最后就算自己孩子没在这个老师手上,也禁不住地夸这个老师不错。
  口碑决定效应,而效应则是会产生连锁的反应。
  马文生并没有想到前面的那辆车里,坐的恰恰就是农加国。
  马文生见到那车打滑,便走了过去帮忙推。一走过去,就见到农加国坐在驾驶室里。
  “农县长,是您?您怎么?您的驾驶员呢?”马文生问道。

  农加国也是贪色之人。他在县招待所里有了一个相好的女服务员。这一天那个相好的服务员回家了,农加国一时没事,便支走了驾驶员,自己开起了车去接她。没想到车才出来没多一会儿,就下起了雪。
  “文生啊,帮我推一推车吧,推到旁边就行了,不能阻挡着道儿,”农加国先是没有看出来是马文生。等他看清了,农加国就叮嘱道。
  马文生应着,配合着推着车,不一会儿,俩人就将车推到了路旁。
  “今晚好冷,文生,从哪儿来呀?”农加国虽然不喜欢王谨的身边人,可是马文生今天也算解决了他的一个难题,他就随口问道。
  马文生在这个时候产生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将县城改造的事儿说一说。
  马文生说道:“我送朋友回家。对了,县长,您是不是觉得县城的夜晚太暗了?”
  马文生这么一说,可真是说到了农加国的心里去了。他正有此想法。省城的夜晚,比这里可是亮得多了。
  “是啊,县里太穷了。要不,搞点亮化工程,还是可行的,”农加国叹息了一声。
  “倒是可以拿出一块地来,卖给那些先富起来的人,让他们建房,县里得些收入,搞亮化工程就不难了。就是县里不搞,那些住户也有意见呢,”马文生提议道。其实县城的路灯没装几条路,早就被县城里的百姓们骂了。
  发达地区,早就这么干了。

  只是马文生在县委这边,又不参加县委常委会,他当然听不到。
  农加国默然许久,说道:“文生,你这个提议真不错。说真的,省城当年也是学了沿海一带的办法,就是用的这一招。就是县城的富户有没有这个意愿,这还是需要摸一摸底的。”
  马文生听到这话,就知道这件事有了希望。“县长,可以让县委办和政府办两边搞一个优秀私营企业主座谈会,把这个想法穿插进去,您看呢?”
  农加国忽然发现马文生是个想做事的人。上回大朗日报的文章,农加国也认真地看了。去城关镇的河堤,王谨在现场讲话,农加国也是亲耳听到的。王谨说得并没有像马文生文章那么透彻。如果有的话,他农加国也不会对兴修水利有这么大意见。
  “好,文生,我和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吧。到了津县这个地方,我真是有一种无处下手的感觉,这个县长做得很累。你说的,倒也不失为一个突破口,明天我再考虑,”农加国把话说到这里,也算是对马文生首肯了。
  俩人都不提王谨这一茬。马文生刚才的意见,如果是王谨想出来的,那么就是马文生向农加国通报县委这边的军情。如果不是王谨提出的,那马文生究竟想做什么?农加国想到了这一层,觉得这个马文生还真是不错。起码胆量不小。
  马文生刚才这一番话,在任何人看来,都是很犯忌讳的。
  离开省委办到大朗市津县来任职,推荐农加国的省委副秘书长强根生和他说过这样的一段话,“加国,凡事不与民争利;凡事不与上争高低;宁为前者,不为后者。唯上,正确得多;唯实,错误得少。两者相权,取前不取后。”

  强根生的话,直到上次为县人代会选举前的那个常委会后,才让农加国真正醒悟过来。
  是的,如果王谨真的和自己斗到底,谁输谁赢很难预料。王谨就像是一只捕捉猎物的老猎手,他虽然有自己的想法,却不急于实施。
  那么,农加国自己的角色呢?农加国忽然想到,王谨之所以能用这个书生气模样的马文生,难道不也是一种策略吗?既然王谨能将这个看似普通实则很有点实力的马文生,他农加国也可以委以马文生以重任,这样就能和王谨握手言欢。
  想到这里,农加国又一次向马文生说道:“文生,你刚才提的这个,我非常有兴趣。这样,等人代会结束之后,我会给你明确的意见。”
  俩人又聊了一会儿,这才各自离去。

  回到住处,马文生欢欣不已。县委掌握方向,政府负责实施。要是农加国真能像他晚上表态的这样,那么津县还真有希望发展起来。
  所谓发展一说,其实就是人无我有,人有我精;不管是什么路,走的人越少,路子越宽。
  就在马文生兴奋之际,远在省城学习的郭采妮来了电话,告诉他自己马上就要结束考察生活,即将返回到县里去了。
  “文生,你这个丨党丨委宣传委员做得还不错吧?”她娇声问道。
  “我呀?”马文生一直想给她惊喜,可是一直没有机会。这一次,他向郭采妮实话实说了。
  “我也到了县城了,”马文生答道。
  “真的?你来,是什么职位?”郭采妮听到这话,声音明显激动了。她正为自己要离开腾龙镇而烦恼。因为腾龙镇有了马文生,让她的生活没有那么枯寂了。可是,现在她所喜欢的人也到了县城,正好解决了她的相思之苦。
  “是王书记秘书,”马文生答道。
  郭采妮轻声笑道:“好啊,那我回来为你庆祝。说真的,我真得好想你了。”
  她这个话,说得马文生心头一漾,跟着他就问道:“采妮姐,你回来,怎么为我庆祝呢?还是我为你庆祝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