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74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谨听到马文生管自己叫老板,先是愣了愣,然后笑了,“文生,你这个称呼学得也快呀。行,你就这么叫吧。天天叫王书记,你也累得慌。”
  俩人说了一番话,马文生又给王谨续了开水,正要退出去,王谨却说道:“我马上要去市里开个会。今天你就不用跟着我了,给点时间给你自己安排安排。明天我们去腾龙镇,那边有些不像话了。”
  王谨说的不像话,马文生也猜得到是什么原因。
  腾龙镇副镇长陈胜奇拉拢了一帮村干部,要在这次的镇人代会选举上,将丁大江轰下台。
  丁大江也不是一个弱角色,丁大江还想更进一步呢,怎么可能让权给陈胜奇?
  他估计向人武部长丁能远说过这个事儿。
  最近几天,丁能远连着三次来向王谨汇报工作,应该是向王谨说了些事儿。

  陈胜奇也有后台,那后台就是组织部副部长兼人事局长朱更生。
  朱更生想帮陈胜奇,一来二去,陈胜奇和丁大江的争斗,变成了丁能远和朱更生的争斗了。
  王谨要把握县委常委会的话语权,就不能不兼顾到丁能远。如何取舍,王谨看来是有了打算。
  王谨去了市区之后不久,马文生也出去转悠了。
  小戴的车送王谨走了,他便是步行。他正朝着沿河路走去,也不过走了几步,却见一辆车停在了他的身边,跟着一只手伸出车窗向他招着。

  马文生忙走了过去,一眼看到是郭文芳,他想到昨晚他和她之间的小动作,耳根就有些发热。
  马文生来到车边,郭文芳向他瞟了一眼道:“王书记出去开会,你就自由了?准备回去睡大觉吗?”
  马文生心说王谨去开会的事,她怎么知道了?这么一想,他便隐隐猜着了问题所在。这个女人,他可不能随便玩。上了她,要是被王谨知道了,可没有自己的好果子吃。
  郭文芳见到马文生没出声,心里就后悔了。她刚才那叫什么话?那不是摆明了说她知道王谨的去向了吗?
  “我在市委那边有熟人,知道今天一把手要去开会,”郭文芳又补了一句。
  马文生笑了笑,没吭声。
  郭文芳知道,再说什么也没意思了,于是就笑着向马文生道别,将车开走了。

  马文生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刚上了一会儿网,那边李田打来电话,说自己到了县城。
  马文生便把那个饭店地址告诉了他,又让李田过来取车钥匙。
  李田见到马文生,先是恭敬恭敬地叫了声叔叔好。
  马文生忙不迭地摆手道:“你可千万别这么叫。这么叫我真受不了。”
  李田是个实心眼的人,他答道:“可是我不叫,我爸非剥了我的皮不可。”
  马文生想了想,只好说道:“这样吧,你爸在我身边,你就不叫。你一个人见到我,就叫文生哥,不也挺好的吗?”
  李田见状,觉得自己叫着也别扭,也就答应了。
  马文生请李田吃了午饭,这才让他将车开回去。
  “二哥,这车还是你的呀,我替你开回去,”李田临走前说道。
  马文生恼道:“你小子别胡说,以后这车就归你开。我回去的时候,就让你来接。”
  李田见到马文生把这辆车送给了自己,一时间傻了眼了。他在外面打工好几年了,何尝见到有人如此待他?别说马文生只是名义上的哥,就是他真正的哥,也不会随便就说送辆车给自己吧?
  李田含着泪光,将车开回了腾龙镇。
  从这一天起,李田便真正将马文生当成了他亲生哥哥一般。
  送走了李田,马文生正要回去,却又接到了欧阳宛儿的电话。“文生,我把电影票买好了,晚上不来我可要生气哦,”欧阳宛儿娇声说道。这可是她在主动。
  她工作这几年,何尝对过一个男人如此主动呢。

  马文生答应着,表示自己一定会来。他结束了和欧阳宛儿的通话,又一次给刘颖拨去了电话。
  这一回,电话通了。许久却没有人说话。
  “刘颖,是你吗?”马文生有些激动了。他其实和刘颖并没有什么交往,交集的原因,还是郭采妮的侄子找家教,马文生让刘颖帮了忙。后来,刘颖又问马文生有些什么作品,她想看一看。
  这一看,马文生的一篇论文就上了省刊《纵横》。
  马文生对于这样默默地帮着自己的人,不可能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更何况,他喜欢刘颖这样类型的女人,静静的,柔柔的,却又不失韧性。哪怕她离了婚,他也喜欢。
  “马主任,我是刘颖,有事么?”她说话时,声音还是那样静静的。

  马文生忽然说道:“如果我说,我想你了,行吗?”
  刘颖这一次没有挂断电话,她告诉马文生,“我和前夫复婚了,我们没有可能了。你明白吗?”
  马文生离开了腾龙镇,对于她来说,真是一个解脱。这个时候的刘颖,总不能告诉马文生,她为了把马文生那篇文章弄到省委组织部的刊物上,找到了她的前夫帮忙吧?
  其实马文生对刘颖有好感,而刘颖,也很喜欢马文生的阳光。但是,她不想嫁给她,也不想和他在一起。
  爱一个人,就要给他一条生路,给他一个成长的空间。马文生能拥有今天这个样子,真的不容易。娶个离异的女人,会被人耻笑。再说了,她前夫家,也是有力量的,否则,又怎么能将一个默默无闻的乡镇小干部的文章拿到省刊发表呢?
  刘颖想到他到腾龙中学中午来买饭的模样,那是一个怎么样的朴实无华的人呢?

  刘颖不愿意接受他的爱情。有些人,有些事,能在脑子里能想一想,那就足够了。
  马文生不知道刘颖究竟是什么原因,又重新回到了前夫的怀抱,他觉得心里憋闷,又和她说了一会儿话,最终是因为话不投机了,便各自挂断。
  刘颖这么一着,恰恰是将马文生推向了欧阳宛儿。
  这天晚上,马文生和欧阳宛儿携手走进了县城的电影院,电影的确很精彩,马文生看着看着,那边欧阳宛儿就将头靠过了过来,倚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马文生心里一阵乱。他不能不承认今晚的欧阳宛儿打扮得的确是真靓。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羽绒服,却又系着一条湖蓝色的围巾,下面是一条牛仔裤,配上运动鞋,这让她看起来依然是干练,漂亮。
  他是不是应该接受欧阳宛儿的感情呢?
  他伸出手来,将她的小手攥进了自己的手里。她的手好烫,这是马文生的第一个反应。他握住她时,她颤了一下,却是乖乖地任他攥着。
  看过电影,俩人再出来,就已经是紧紧搂在了一起。
  马文生又一次将她送回到电视台的小区里,这一回,欧阳宛儿眼睛扑闪着,她有意将马文生迎进来,留住在这里。可最终因为是面子薄,没好意思说。
  马文生离开了小区,走到半路上,只见天上飘飘扬扬地下起了雪。那雪儿越下越大,渐渐地让这个夜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
  县城的面貌真该好好地改一改了。马文生想道。他下意识地掏出手机,又一次给王明芳去了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