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71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机会说来就来了,许彩风把城关镇的两个冬修工段拿了下来,又宴请了城关镇的领导们。晚上才找到机会和马文生喝几。

  ,马文生答应了,定了个地点,又赶在下班前,给陈源打了个电话。
  “陈主任好,我是马文生,”马文生客气地叫道。
  陈源对马文生一肚子气,他听到马文生的声音,想不理睬,可又觉得不理睬马文生的话,传出去了对自己不好。于是他轻轻哼了一声。
  “是这样,我老家一个亲戚过来了,他在城关镇也做了点小业务,晚上想和我在一起吃个饭,您要是有空,赏个脸怎么样?”马文生这么说道。
  陈源先是一愣,跟着便觉得自己有些小家子气了。
  自己生气拍过桌子之后,陈源就后悔了。因为县委机关就这么大,什么事儿都搁不住。
  陈源忙不迭地说道:“好,好,我一定过来。”
  马文生便说了饭店名称,然后就笑道:“那我就恭迎大驾了。”
  陈源挂断了电话,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陈秋洋等三个人也没下班,见到陈源像是有饭局的样子,便凑过来起哄,说怎么说也要捎上自己几个吧。

  这事要搁在平时,陈源一准要带上他们三个。可是今晚不同,他不能带。一带,别人就知道他去赴马文生约去了。
  陈源板着脸道:“本来我是要带上你们几个的。可我临时推了那个场,回去赴家宴。家宴有老婆管着,没她发话,我不能请你们呀。”
  陈秋洋他们其实也有饭局,听到陈源这么说,他们也就散了。
  等陈源赶到马文生说的酒店时,冷不丁看到马文生迎在门口。
  “文生,在等人?”陈源不冷不热地问道。
  马文生笑着伸出手来,“陈主任,我的确在等人。可是等的人正是您呀。”

  许彩风其实也就站在马文生身后,见到马文生说话如此彬彬有礼,他更是觉得文生终于成长了。
  “迎我?哎呀,文生,你太客气了。对了,你老家的亲戚呢?”陈源问道。
  礼多人不怪,马文生这样做了,他再拿架子,那就是不识抬举了。
  马文生介绍了许彩风,三个人便走到了饭店里间。
  这一顿饭,许彩风弄得很是丰盛。马文生是酒量很大,许彩风是开饭店的家底儿,两个人热情地向陈源劝着酒,陈源哪里能招架得住,直喝得东倒西歪,嘴里却还在念着,“文生不错,文生人好。以后只要是你文生的事儿,向我,我这个哥哥通知一声,保证搞定。”
  马文生见到陈源也喝得差不多了,便向许彩风使了个眼色。
  许彩风会意,也不再劝酒,而是给陈源舀了碗热汤,给他灌了下去。
  饭吃过之后,马文生和许彩风便送陈源回去。

  冬夜的县城很是冷清,在这个时候归去的,多半是酒鬼。
  马文生正要叫辆的士,许彩风却拦道:“我来我来。”他一边说着,一边交给马文生一把车钥匙,“文生,我给你买了辆车,作为代步工具。车牌也上了好,就是那辆。”说着,许彩风悄悄地指了指停在饭店门前的黑色帕萨特轿车。
  马文生一愣,跟着拒绝道:“大哥,我们叫个车,把陈主任送回去,这事我们回来再说。”
  许彩风叫了辆车,自己搀着陈源坐了上去,却不肯让马文生上车。“你接下来去哪里,我管不着,我也不想管。这车你要爱不要。”
  马文生对许彩风这种野蛮的做派很恼火,他就算想要,也不会开吧?他见到许彩风坐了车就走,自己站在门前想了想,最终还是拨通了王明芳的电话。
  王明芳接电话很快,轻声问道:“马大秘,有事?”
  马文生知道了她的家庭情况了。王明芳的丈夫是县郊中学的一名教师,家也住在县郊。如今听到她这么问,他便猜着她应该是在家里。
  “王镇长,我哥的事,谢谢您呀,”马文生也很客气地说道。
  王明芳嗯着,“工钱我们只能结一半。剩下的,只有等到明年夏粮征收的时候。马大秘一定要理解我的困难啊。”

  原来工钱才结了一半,许彩风也真敢拿出手呀,随便就是送给自己一辆车了。他又看了一眼车,正要结束和王明芳的电话,那边却又问了句,“文生,有什么需要大姐帮忙的,尽管说。”
  马文生正要说什么,王明芳轻声叹了句,“我如今也是泥菩萨了。”她说到这里,抢先将电话挂断了。
  马文生傻傻地站在那里发了一会儿呆。
  听到王明芳说话这么柔,马文生想到了刘颖。刘颖就是这样柔柔的。他想给刘颖拨个电话,可是想想,还是作罢了。
  还有两天,他要随王谨去检查腾龙镇那边的冬修扫尾工作,到时候还是去一趟腾龙中学更好。
  这一晚马文生吃饭的饭店里,其实还有一桌是县广电局一帮人。
  县城就这么大,去哪里都有绕不开的熟人。广电局长兼电视台台长郭文芳正和县电视台的几个记者坐在一起吃饭。
  这顿饭,是记者们主动要求的。这段时间电视台记者们跑各个乡镇的水利兴修工地,都嚷嚷着说辛苦。
  上午正好又是农加国来了一趟电视台,夸奖了近期节目做得好,时效性和针对性都强。这让记者们正是雀跃。郭文芳便答应了这帮年青的男男女女。
  县电视台早已分成了两家,一个是县电视台,一个是有线电视台。不过两个台的人马和领导班子都一样,在县城单位里来说,也是油水丰厚的单位了。

  记者们难得和台长们坐在一起吃饭,自然拼命敬酒。
  郭文芳连续喝了八杯花雕后,终于说不行了,不能再喝了。
  欧阳宛儿俏皮地说道:“台长,您不喝了,我们也就没有劲头了。您尽管喝,晚上有我为您保驾护航,充当您的护花使者。”
  郭文芳看了一眼欧阳宛儿道:“你呀?得了吧。你还是正经找个男朋友,晚上把你抱回去才是正理。我们一个大台的台花,既不愿当主持人,又不要男朋友,这是怎么啦这是?”
  一个王姓的记者插话道:“局长,您老人家不知道,她呀,那个叫心高气也傲。”
  欧阳宛儿白了他一眼,然后笑着向郭文芳说道:“台长,您别听他的。他那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台长正靓丽着呢,他却说了一个老人家。我说,台长呀,就是这帮搞文字搞图像的,这样说起话来,手下的功夫能强得了吗?”
  欧阳宛儿一番伶牙俐齿,说得那个王记者做声不得。
  郭文芳也乐了,“你这一副牙尖嘴利的样子,估计他们当中哪个有幸娶了你,今后也是吃瘪的料儿。”
  一番嬉闹结束,大伙儿吃了饭,就散了。

  欧阳宛儿真的送郭文芳回家,“台长,反正县城就这样大,权当我们散步吧,也好在冷风里醒醒酒。”
  郭文芳听着,笑了笑,“你不嫌累,我也无所谓。”她是个挺照顾属下的领导,说话也亲和,这让这帮记者们自然胆子大。
  俩人结伴而行,自然落在了众人的后面。向前走了几步,便看到灯火的暗处,有个人正在拿着手机,欧阳宛儿只看了一眼,心里就有个地方响了一下。
  郭文芳也注意到了那个人,便回头向欧阳宛儿问道:“宛儿,这人你认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